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Jan 18, 2012

    印尼 球很大

     

      昨天我看到这条新闻前,我一直无法确定选择大马还是印尼作为下个潜点。

      尝试过iphone上zombie smash的朋友们可以看真人版的了,这里我必须粗鲁一下,太牛b了——

      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处?用处很大,用来爆头的

      Railway staff in Indonesia have started hanging concrete balls above train tracks in a bid to prevent commuters from riding on carriage roofs. The first balls were installed just above carriage-height near a station outside the capital, Jakarta.印尼铁道部门在主要铁路干线上垂挂可以爆头的铁球,以防止车顶攀爬,第一批球在雅加达。

      亚非拉盛产Roof riders,铁部长常教导大家,看人家都在车顶上,中国不错了。纪录片导演June Bam-Hutchison拍了部此类题材的片子,讨论反种族隔离制度和南非如今停滞不前的民族变革,我觉得有必要多加点料儿了,如今这个就很重磅。

      我非常爱坐火车,浪漫的交通工具。印度有三列很豪华的豪华列车,而很不豪华的破车数量绝对可以把前者忽略掉。我猜认为坐在破车顶上很刺激的人绝对不止一个,可要让天天上下班的认可此观点也绝对很困难。尼西亚呢?荷兰殖民者留下了全国的错综复杂的小窄轨,几十年下来政府没有打算重新规划。

      在这里我收回前几天说出的一个想当然的错误——在全世界只有中国有这种大范围的集中人口迁移——显然事实并非如此,比如开斋节,定更是举国大迁移。

      所以,印尼每年因为车顶掉下来的人不计其数,伴有各种社会问题如盗窃和性骚扰,女士专用车厢粗鲁地解决了一下感觉汇报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于是,更粗鲁的就来了——还可以多汇报一个成果,全民武术水平的提升,以及优胜劣汰的人种培育计划。

      看看人家的应战宣言就知道我可不是空穴来风

      "I was really scared when I first heard about these balls,'' said Mulyanto, 27, who rides daily between his hometown of Bogor and Jakarta almost every day for work.

      "It sounds like it could be really dangerous. But I don't think it will last long. They have tried everything to keep us from riding... but in the end we always win.''

      其实印尼球很多,我不得不感叹,你们印尼人太猛了...

      这个球是用来堵火山口的!

      防止泥火山喷发...堵了这里,那压力何处释放?有个调查分析机构机构说it was a natural disaster resulting from increased seismic activity following a major earthquake two days before the mud began flowing。按他说法,好嘛,这回不光有火山还有地震了

      本来不想提,印尼的汉子们确实球大,曾经《金陵十三钗》里的惨烈场面你们在现代重演了好几遍,搭对手戏的仍旧是华人。打仗或者争斗,不跟真正的对手角逐,欺负手无寸铁的中立女子和孩子算本事?

      不说这个了,说回身边

      昨天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到快过年的时候,任哪里都是一片出奇的宁静。除了火车站是热闹的异常,鲜有迎来尽送往,为了少见些伤离别或让想强行拼命回家的人莫拼了命,便禁了比大铁球温柔的多的站台票这后来才有的发明。于是场外车水马龙,要送的终还是要送的,只是这次要远远地完成“终须一别”,而要归家的人也从未放弃希望,游荡在"人群"之外,游荡在社会边缘。

      插一句,其实我想把“美其名曰”这个成语放在我所有的句子前面,就这样,全文同。

      孟加拉国坐一百公里最便宜的车票要两元人民币,可是人们仍然坐不起。为什么roof riders听起来不觉得有悲情英雄的感觉?骑士跟他们没有关系,有产阶级哪怕落魄的才会有此称号,所以他们没有拥有过什么,哪怕这讽刺的称号。


    roof riders和大家最终会被铁球所替换,或者替换掉铁球么?

      从技术和强制规范能解决的了问题?没有哪个立场的人会从心里认同此说法。社会公平?相对的。权力阶级做再多的好事也是在永远高于对方这个前提下运作的,而公正的法律是不是也就是支配的工具?
      前天看到中央六播的关于在南美洲保护美洲豹的纪录片,白人环保战士孤身进入南美荒蛮地,跟当地政府和原住民周旋最终阻挠其当地经济农业扩张建立保护区的英勇故事。很正义对么?不同身份的人说道类似哥本哈根,发达国家作了恶要和发展中国家一起买账,牺牲别人的利益来完成自己已经无需考虑的需要。美洲豹是认同自然规律的,人,不是。工具和语言,都不如是否跪拜在自然脚下这点成为人与动物的最大区别。
      罗伯特 · 弗兰克的《达尔文经济学》我看这两天还有人讨论

       关于瞪羚应该在进化里更多提升速度,而犄角更多是为了群体内竞争而造成资源浪费。可对群体而言,一只瞪羚快了自然会有其他会因慢被吃,然后鼓励剩下的也快起来,于是和美洲豹之间的关系大家等于一起来浪费资源了,还不如都慢点,还不如联手。或者都快点,因为他也有他的敌人。所以演化就是相对,我们可以有很多种办法或者产生很多看似同时更物美更价廉的产品,但只是看似。所以人类觉得这些很无奈于是选择了做一个违背自然规律的物种?  

      怎么才是更好?这个问题太棘手了...通篇下来,如果只从字面来看,能确定的事情好像只有强奸是绝对错误的,其实我想说,就像对浪漫的趴火车一样,一切其实都是好的,因为我们本身就并非仅是个体,进化和演化在我们身后的世界也在持续,都看得到。一切都是缘份和命定的,只有世界存活,我们便存活。 

      火车的问题我想不明白,倒是忽然觉得在群体和次群体内的矛盾,比如环境保护和落后地区发展的矛盾问题,前些日子我看到的一个做法让我眼前一亮:厄瓜多尔发现原油,但是面临着破坏亚马逊的难题,这不光是对全人的责任,也是对自身发展的考虑,怎么让发达国家即闭嘴又掏钱?虚拟石油——挺聪明的,向境内外捐款者虚拟出售石油,预计每年筹集4个亿。不知道这套如果不是国家层面操作是不是也可以应用到各个差异地区。

      扯得好远,结语:

      印尼你可以弄个虚拟铁球么? 

      

  •   纳富提,阳光最早照耀到的首都,她属于图瓦卢,被预测将第一个被沉入海底的那个岛--国。

      昨天看到Two idyllic South Pacific islands are facing a water crisis; they're running out of it, and fast.The island nations Tuvalu and Tokelau have declared states of emergency after six months of little or no rainfall.

      于是便是,美丽的图瓦卢在被预测成为第一个沉没的岛屿后现在又严重缺水。

      在Tuvalu人们能歌善舞,少用乐器,常以击掌伴奏。他们想过,换成拳头也没有用。

      这个世界第四小的国家,慢慢被淹了后就会有可能变成第一小。

     

      其实岛国居民还是很欢迎外来宾客的,上个月去palawan,我第一次下飞机遇到鼓乐队欢迎。
      如今在Tuvalu,洗澡都成了问题,还是不要出汗了。

      那早上,在Miniloc island旁边的我不知道名字的很小的岛上,wangwang坐上皮筏,把所有的东西带上就划水走了,这时,我便真正的一个人站在远离陆地的无人小岛上了,那时我忽然意识到,如果jose过几个小时不过来,我连水都没得喝。

      没有游船经过,更没有人,之前我曾很想这样,尤其晕船前。
      两只从别的小岛游过来的小狗,一直在吃着我省下的冷炙,看得到远处崖壁上的燕子在徘徊,于是几天后在小镇我去喝了几碗燕窝。 

      大海报上面的椰子就是被我拿着砍刀胡乱砍了几十刀后的结果,旁边那瓶baracay自从我seasick后就开始躲着它,其实非常的好喝,味道像百丽甜,又多一些酒精,很合适的搭配。

      这是我剩下的两种淡水。

      图瓦卢以前靠降水收集淡水,可最近The island nation relies almost exclusively on rainwater collected from the roofs of homes and government buildings to supply a population of 10,000. However, three dry spells over the last three years has gradually drained the community's water supplies.

      记得我看过一本书上介绍希腊的一个小穷岛上的成为世界典范的低成本淡水处理,但显然我不清楚是否挖地洞方法一样适合在Tuvalu。

      美国的连线杂志提到有人想把南极冰川拽过来放在非洲,如果这个不靠谱,中国科学家发明了水上行走相当于390只水黾重量的机器人,原理也是学水黾。

     

      尴尬的寄居蟹,有或没有水,都会死。

      Tuvalu也是。

      能看出画面里的寄居蟹在哪么?之前是这样的。

      在这个海滩上,我坐这只小家伙旁边呆了挺长的时间,直到后来,觉得它好累,于是我也累了。

      金三角的中国船员们遇害,明显是因为万能的中国商人搞的赌场再次抢了异乡本地人的生意,其实呢,是不是在大湄公河上这些恩怨已经流转了百年千年?

      澜沧江江如其名,故事很多,泰国的大水是不是我们淹过去的?
      每个大坝的修筑似乎都和旱涝分不开了关系。

      关于三峡大坝的一众丑事早已昭然,而澜沧江的大坝有人说,湄南河上游发源泰国山区,但澜沧江大坝工程,影响湄公河等周边支流,中国有计划控制泄洪,让泰国洪水雪上加霜。当地居民说,去年湄公河旱灾,当时已有传闻澜沧江大坝让湄公河水位减退,酿成旱灾。

      上面所说还有直指人为,可这次长江中下游的大旱确不可能自己故意为之。有人说三峡工程曾经被责为地震、云南干旱的导因之一,这次人说三峡大坝阻断了暖湿气流下行导致降水减少、蓄水导致下游湖泊水面缩小……

      尼罗河注入地中海前经过10个国家,上游的苏丹、埃塞俄比亚威胁要关上“水龙头”,埃及反映强烈。印度也曾建大坝引起巴基斯坦不满。中国在雅鲁藏布江水坝也让印度不满。全球最长的20条河流上都建有大型水坝。 

      而前几天电视演到莱茵河的治理,其实他们也是经过一个蒙昧的工业化发展时期,让一切糟糕到底,上下游国家也曾针锋相对,但最后能够整合这么多国家之力,让纯净重新注入,确实可以成为欧洲人的骄傲。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转折点因为灾难而成就。我想中国人既然有前车之鉴这句成语,还是未雨绸缪要来的更好些。

      水,确是生命之源

      没也不是,多也不是,脏,也不要为好


    我在烤鱼

     


    我在钓鱼

     


    潜水到他们之间


    夜的大海,宁静

     


    我门前的暮色

       



  •   我这算给BP做广告么?Blog对我来说的优点之一就是,有的时候可以说话有选择的”不负责任“。

      BP说过他不仅贡献石油,被油点喷溅到的游来游去的海洋生物们算么?又或者那片海域只剩下油了,其他的就消失而成空白了。

      BP(英国石油公司)曾经的一个风力发电广告给我印象很深刻,尽管我找不到了,但是它疯狂输出环保理念的形象确实已经奏效。

      记得这个视频没?Imagination/whale 

      墨西哥湾的“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爆炸事故已经过去了多日,BP也承认,它对清理自己的一座钻井平台爆炸所造成的油污负有“绝对的责任”,可是泄露的原油却远远没有散去,看看这个弥散的图形,是不是像一幅画,跟这只孩子画的需要保护的鲸鱼一样,过程相似,结果相似——

      清污要花数十亿美元,但是金钱无法挽救的事实更多。

      看看BP的广告,这是许多靠原始积累后的大型企业在发展到一定时候都需要做的一件事:

    符号篇
    能源多样化孕育能源安全

      在地下和海上各有一个黄金城;在金本位时代,人们并不了解石油,于是后代一直歌颂的财富代言人还是黄金,而每个人也都知道如今踩在上面粘糊糊的黑色脚印却更有城主风范。

      BP是城主手下的一员大将,在城主也上微博的权力制衡的年代,大将犯法如不能立刻与庶民同罪,是混不下去的。他的及时反应理所应当,承诺也是理所应当。为了更多的利益,要辨清眼前的利益。

    • 2007年11月 装载4700吨重油的俄罗斯油轮“伏尔加石油139”号在刻赤海峡遭遇狂风,解体沉没,3000多吨重油泄漏,致出事海域遭严重污染。 
    • 2002年11月 利比里亚籍油轮“威望”号在西班牙西北部海域解体沉没,至少6.3万吨重油泄漏。法国、西班牙及葡萄牙共计数千公里海岸受污染,数万只海鸟死亡。 
    • 1999年12月 马耳他籍油轮“埃里卡”号在法国西北部海域遭遇风暴,断裂沉没,泄漏1万多吨重油,沿海400公里区域受到污染。 
    • 1996年2月 利比里亚油轮“海上女王”号在英国西部威尔士圣安角附近触礁,14.7万吨原油泄漏,致死超过2.5万只水鸟。 
    • 1992年12月 希腊油轮“爱琴海”号在西班牙西北部拉科鲁尼亚港附近触礁搁浅,后在狂风巨浪冲击下断为两截,至少6万多吨原油泄漏,污染加利西亚沿岸200公里区域。 
    • 1991年1月 海湾战争期间,伊拉克军队撤出科威特前点燃科威特境内油井,多达100万吨石油泄漏,污染沙特阿拉伯西北部沿海500公里区域。 
    • 1989年3月 美国埃克森公司“瓦尔德斯”号油轮在阿拉斯加州威廉王子湾搁浅,泄漏5万吨原油。沿海1300公里区域受到污染,当地鲑鱼和鲱鱼近于灭绝,数十家企业破产或濒临倒闭。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海洋污染事故。 
    • 1979年6月 墨西哥湾一处油井发生爆炸,100万吨石油流入墨西哥湾,产生大面积浮油。 
    • 1978年3月 利比里亚油轮“阿莫科·加的斯”号在法国西部布列塔尼附近海域沉没,23万吨原油泄漏,沿海400公里区域受到污染。 
    • 1967年3月 利比里亚油轮“托雷峡谷”号在英国锡利群岛附近海域沉没,12万吨原油倾入大海,浮油漂至法国海岸。 

      这些个黑色脚印是不是把人类文明发展曲线慢慢拽了下来?

      所幸,这事发生在死活推卸责任不签署京都议定书却社会力量强大的美国,如果BP反应的不够快,他会比被原油污染的海洋生物死的更快。并且,和哥本哈根对待环保截然不同的情势是,《集体行动的逻辑》的黑暗一面没有机会显现,因为BP是明显的承担责任的一方,唯一一方。
      而且还有个印象,在应对全球变暖时,这个专门产污的公司BP,在没有政府“威胁”的情况下,和其他几个公司共同发起“行动呼吁”,主动给自己的企业排污设限。

      为什么同样敌对国德法到今天可以如此和睦的相处,而中日却不可以,原因很多很复杂;只抽取其中之一可以说是由于日耳曼人非常敢于直面、承认并全力弥补自己在战争中的罪行。并不是说这可以抵消一切,而这样的做法实际确实促成了之后的共同繁荣,这就是一个民族的智慧,也可以是一个企业的智慧。

      BP,希望你可以贡献更多,对象不仅是黄金城主,也不仅是人类。

  •   这是一片蔚蓝的海,我曾有梦在此升腾,如今与之一起下沉的还有瑙鲁、纽埃、基里巴斯、帕劳、萨摩亚、汤加、图瓦卢、瓦卢阿图、马耳他、圭亚那、苏里南、佛得角、科摩罗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这些再也等不及的小岛们。

      一个明确的梦想并不好提出并不容易不被改变,所幸我保有一个——归依海岛,做个渔民

      梦想如是,而对于等等等等无关轻重的小岛之国民,事关的是生存——“生存是不可谈判的”——于是这成为在哥本哈根小岛国联盟(Alliance of Small Island States)的谈判立场。在这个雅尔塔会议后又一举足轻重事关全球的会议上,又有谁将被出卖?

      小岛国联盟,乍一听多梦幻多可爱的联盟啊,多脆弱的联盟啊,在大海中漂浮,在风浪中搏击。我带着强烈的私心与他们站在一起,并想说这也会是其他人的未来。

      于是UNFCCC、京都议定书、巴厘岛路线后,我们到了丹麦。

      More chaos and disagreement !混乱与分歧,我们都是这么形容2009在哥本哈根这“拯救世界的最后机会”的:
      遵从祖父原则的美欧为首发达国家,中印为首高碳排放发展中国家,小岛国联盟和77国集团的三足鼎立且不说;因为世界比以前民主了,分歧中的观点更不会像在雅尔塔时以大国意志强加于人了。
      其实,在三国鼎立前格局本是OECD国家(JUSSCANNZ伞型集团、欧洲联盟),77国集团与中国(G77+China)、岛国联盟,不具影响力的石油输出国家OPEC、中美洲国家集团和非洲国家集团,结果目前各阵营内部出现问题,77国集团与中印产生分歧,OECD国家内部分歧也加大,小岛国联盟尽管不想却走向了不具影响力国家,各大企业财团内部也是各自有自己的算盘,这也许事关他们几十年的生意,NGOs和协会s还有更多个人也在利用这个机会,
      其实,独裁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也代表着高效率。

      再有,老外其实也应该明白开会哲学啊?好好学学非一人独裁的中国人——先小会再大会,定调子再扩大。小会开不好,大会只有扯皮,皮扯完了只能就扯蛋了。

      也许他们还就真没有那么傻,在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邮件被窃前就有许多声音提到CO2不是全球变暖的直接原因,这是一场扩大调子的Show,也就是深刻领悟中国式会议哲学后所开的邀请192个国家一起来参加的一场Show,政府与非政府组织、企业、研究机构、媒体、个人中的许多的个都希望从中得到名与利。这是阴谋论么?至少这趋之若鹜的劲头,真有点四川地震时候的部分机构与人的影子。

      大家想必在普天的报道中已经心里很有数了,大会开到今天,许多人已经不指望它能拯救世界了,非洲国家集团77国集团放话要退出讨论指责发达国家推卸责任,即使不完全遵守grandfather law的发达国家甚至包括其他发展中国家也称小岛国控温目标不现实,美国抵制双轨制也没有下领导全球气候政策的政治决心,发展中国家似乎承担的减量的动作有限,气候制度框架的公平正义的标准跟阿富汗战争是否为正义战争一样概念模糊甚至混乱,连准备逐利的企业家们也懈怠了下来。因家园即将沉没而流浪在斐济的小岛国居民图瓦卢人MitianaTrevor说出“地球上60亿人都应该向我们说抱歉。”后,普世博爱人们不得不选择了沉默!看着它们沉没!

      老子虽然戒酒了暂时,但是我不想看到等我身体好了能开瓶红酒庆祝之时,法国、加州、西班牙和智利的葡萄酒庄园已经沦陷为吸血鬼的藏身之所;《杯酒人生》好在已经赶茬拍出来了,否则男主角将比片中更悲惨,那真没得救了。
      其实,关于这个大会的争论和一切种种我们说什么并没有什么用似乎。而我也不会把自己掐死而为了少排多少吨二氧化碳。在涉及切身利益面前,绅士都会变回土匪。我就像已经到了我梦想的小岛上变成一个说话无足轻重的海龟,说话无足轻重。

      

      美丽的小岛们,在共生的人类最终被迫离开而即将沉没时,骨脊才在蔚蓝的大海中显现出来;我是说沉默寡言的巨石与珊瑚礁也有想要说的话!
      此时也不再需要道歉,替梦想被也一起下沉的我说一句——

      FUCK

  •   在印度海德拉巴,这名妇女收集的这些罐子是用来挑水用的,而印度北部地区的地下水降幅大大高于预期,这已经不能称之为"隐患"了。
      哪怕内里空空的罐子仍然会把扁担压弯,因为这是人类已不能承受之重,地球已不能承受之伤。

      哪怕用罐头存储生命,也不能用来偷吃.

      更何况,我们的生命当孕育于循环往复的地球,而生生不息。如今的地球慢慢在失去自理能力,靠着最后一口气保存在终究会变质的罐头里的水与生命,也被偷吃了。

       这种景象我并不止在这里看到,前些日子去南五环搜集些材料,路过一片由废旧厂房和大片简陋平房组成的外来农民工聚集地时,也发现了许多这种桶,在93%自来水普及率的北京,这显然不会影响到什么,而我所知,北京其实早已是世界上淡水最缺乏的城市之一;其实,海德拉巴也不是因为这位妇女的这些瓶子才缺水并造成地质破坏的,到底是谁偷吃了罐头?我想,对于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世界上发展最迅猛"的大国来说,答案从来都没有藏在罐头里。

      第一次订廉价航空很是让我觉得有趣,于是准备在这次南亚之行中把海德拉巴也加进去,看看强盛的印度如今到底是什么样子

      才看到星岛的一个跟印度有关的消息:印度为了控制本国日益增长的人口数量而推行一项令人颇为“惊喜”的计划生育政策——力争全印家家都通电,这样人们就能在闲暇时光选择观看电视节目而非只有“造人”活动。
      美国“人口调查局”日前公布的《2009年度世界人口数据》显示,到2011年,全球人口将超过70亿;到2050年,印度人口将达到17.48亿,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