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Feb 19, 2015

    回眸甲午

        这是回归传统媒体后以新团队的伙伴们为主一起创作的新闻类作品 用在新年此时 回顾过去一年

        2014甲午年 我们经历 改变与选择; 有无奈 有沉思 ; 灾难过后 总有希望 ; 却一并 通通告别 ; 灵感过后.. 为我们所拥有的  点赞.

        2015乙未年 大家新春快乐

  • Jun 22, 2013

    no fifa

     

        雾霾的天色,让我不会前一晚哪怕只把酒店的窗帘拉开一条缝,虽然阴天也有一种美,但觉得不如睡个黑得踏实的懒觉。

        国足的比赛我有幸没有机会观看,既然身在intercontinental,那就更有理由看看远点的国际比赛吧。为了怀念sofitel,打开tv5,映入眼帘的是在大火中的巴西民众的“fifa go home”!!!是太过火了,fifa回到家乡了?....是fifa滚回家吧...

        晕,一样用纳税人的钱劳民伤财,可唯一不同就是,la hausse des prix du transport ,巴西非把公交涨价,于是民众们把近期遭遇各种贪污和社会压力下的抑郁一起抒发- plus pour les hôpitaux et les écoles ,if faudrait mettre moins pour le foot. 不如把钱给学校和医院,少一些给le foot吧。le foot可是伟大的世界杯啊,由巴西人说出来,不得不让人深思。还有一位青年为此丧生。

        不要本末倒置,世界杯这次便是手手相握而成,你打算握住自己的头还是手?人民希望踢走世界杯,不过要卡住你,实惠留给人民。还要跟北京学习,长远地深度剥削百姓才是长久之计,民族和国家之间矛盾不过尔尔,今天的仇人明天就可以抽着大烟围坐一起作摩如何坑穷人,阶级矛盾才是世界范围内始终的最终极矛盾,全世界人民的阶级x斗争是长期的革x命任务,请坚信马列主义毛x太祖思想。不过革命任务只是个副本,明天我就会坐着4毛钱的公共汽车开开心心地上班去了,管你什么5毛党呢,我比你便宜。

  •     LG,OM,PC,FRS这些头衔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

        我总是记得我在小学的某一次我认为很重要的“周记”,以撒切尔夫人为全部内容写完交给了老师;具体怎么回事记得不太清楚,只记得我拿着一本杂志,好像是?《世界军事》、《环球》或者《暸望》,总之是一期父亲单位的刊,顺便拿着回家的。黑白的内页,一身黑色“戎装”,不长的卷发这样的发型,象我的母亲。具体到底写的什么,记不清,刚查来似乎是Michael Heseltine崛起导致她退位的时候,心血来潮,连抄带评,交了作业。

        “I am in politics because of the conflict between good and evil, and I believe that in the end good will triumph. ”
        铁娘子的铁,在我们的年代绝对是褒义词,带着工人阶级的革命血性。不管如何,那时候不止青少年人都普遍是有过于明显的善恶观的,出口少,声音即是权威,于是撒切尔夫人这句话信的便也极快。后来才理解,有信的是会幸福。

        'I owe nothing to Women's Lib" 
        我喜欢曲解这句话,把Lib单纯地去掉。一个人会愿意说我不欠你什么,一定是有人发难在先。自始无愧于天下,其实我想说的却是:

        从1925年你投入政治后,经历风雨飘摇,到了退位后却觉得自己本应受到地爱戴和尊重远远远远达不到预期,生日的无人问津,举办活动的不买账,言论被批驳。而一切还是在继续,直到2013年生命的结束,才可以是这位铁娘子在政治长路上的结束。

        其实大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位心灵如雪花般洁净,也如冰晶般坚硬,或是脆弱的女子。其实对自己来说,是不是owe作为一个women,作为一个girl的本该有的生活。你欠的不是别的女人,是自己,这个女孩。当然撒切尔夫人不会后悔的,不列颠确实因她而美丽。

     

        珍珠项链、夹式耳环;宽阔垫肩、黑色箱型手袋;金发红唇、盔式发型;过膝筒裙、权力套装

        是不是很眼熟,这套装的风潮是由她而生,影响直至今日。这位撒切尔夫人

        I am extraordinarily patient, provided I get my own way in the end. 

        in the end,我们用各种方式记住你

     

  • Jan 18, 2012

    印尼 球很大

     

      昨天我看到这条新闻前,我一直无法确定选择大马还是印尼作为下个潜点。

      尝试过iphone上zombie smash的朋友们可以看真人版的了,这里我必须粗鲁一下,太牛b了——

      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处?用处很大,用来爆头的

      Railway staff in Indonesia have started hanging concrete balls above train tracks in a bid to prevent commuters from riding on carriage roofs. The first balls were installed just above carriage-height near a station outside the capital, Jakarta.印尼铁道部门在主要铁路干线上垂挂可以爆头的铁球,以防止车顶攀爬,第一批球在雅加达。

      亚非拉盛产Roof riders,铁部长常教导大家,看人家都在车顶上,中国不错了。纪录片导演June Bam-Hutchison拍了部此类题材的片子,讨论反种族隔离制度和南非如今停滞不前的民族变革,我觉得有必要多加点料儿了,如今这个就很重磅。

      我非常爱坐火车,浪漫的交通工具。印度有三列很豪华的豪华列车,而很不豪华的破车数量绝对可以把前者忽略掉。我猜认为坐在破车顶上很刺激的人绝对不止一个,可要让天天上下班的认可此观点也绝对很困难。尼西亚呢?荷兰殖民者留下了全国的错综复杂的小窄轨,几十年下来政府没有打算重新规划。

      在这里我收回前几天说出的一个想当然的错误——在全世界只有中国有这种大范围的集中人口迁移——显然事实并非如此,比如开斋节,定更是举国大迁移。

      所以,印尼每年因为车顶掉下来的人不计其数,伴有各种社会问题如盗窃和性骚扰,女士专用车厢粗鲁地解决了一下感觉汇报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于是,更粗鲁的就来了——还可以多汇报一个成果,全民武术水平的提升,以及优胜劣汰的人种培育计划。

      看看人家的应战宣言就知道我可不是空穴来风

      "I was really scared when I first heard about these balls,'' said Mulyanto, 27, who rides daily between his hometown of Bogor and Jakarta almost every day for work.

      "It sounds like it could be really dangerous. But I don't think it will last long. They have tried everything to keep us from riding... but in the end we always win.''

      其实印尼球很多,我不得不感叹,你们印尼人太猛了...

      这个球是用来堵火山口的!

      防止泥火山喷发...堵了这里,那压力何处释放?有个调查分析机构机构说it was a natural disaster resulting from increased seismic activity following a major earthquake two days before the mud began flowing。按他说法,好嘛,这回不光有火山还有地震了

      本来不想提,印尼的汉子们确实球大,曾经《金陵十三钗》里的惨烈场面你们在现代重演了好几遍,搭对手戏的仍旧是华人。打仗或者争斗,不跟真正的对手角逐,欺负手无寸铁的中立女子和孩子算本事?

      不说这个了,说回身边

      昨天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到快过年的时候,任哪里都是一片出奇的宁静。除了火车站是热闹的异常,鲜有迎来尽送往,为了少见些伤离别或让想强行拼命回家的人莫拼了命,便禁了比大铁球温柔的多的站台票这后来才有的发明。于是场外车水马龙,要送的终还是要送的,只是这次要远远地完成“终须一别”,而要归家的人也从未放弃希望,游荡在"人群"之外,游荡在社会边缘。

      插一句,其实我想把“美其名曰”这个成语放在我所有的句子前面,就这样,全文同。

      孟加拉国坐一百公里最便宜的车票要两元人民币,可是人们仍然坐不起。为什么roof riders听起来不觉得有悲情英雄的感觉?骑士跟他们没有关系,有产阶级哪怕落魄的才会有此称号,所以他们没有拥有过什么,哪怕这讽刺的称号。


    roof riders和大家最终会被铁球所替换,或者替换掉铁球么?

      从技术和强制规范能解决的了问题?没有哪个立场的人会从心里认同此说法。社会公平?相对的。权力阶级做再多的好事也是在永远高于对方这个前提下运作的,而公正的法律是不是也就是支配的工具?
      前天看到中央六播的关于在南美洲保护美洲豹的纪录片,白人环保战士孤身进入南美荒蛮地,跟当地政府和原住民周旋最终阻挠其当地经济农业扩张建立保护区的英勇故事。很正义对么?不同身份的人说道类似哥本哈根,发达国家作了恶要和发展中国家一起买账,牺牲别人的利益来完成自己已经无需考虑的需要。美洲豹是认同自然规律的,人,不是。工具和语言,都不如是否跪拜在自然脚下这点成为人与动物的最大区别。
      罗伯特 · 弗兰克的《达尔文经济学》我看这两天还有人讨论

       关于瞪羚应该在进化里更多提升速度,而犄角更多是为了群体内竞争而造成资源浪费。可对群体而言,一只瞪羚快了自然会有其他会因慢被吃,然后鼓励剩下的也快起来,于是和美洲豹之间的关系大家等于一起来浪费资源了,还不如都慢点,还不如联手。或者都快点,因为他也有他的敌人。所以演化就是相对,我们可以有很多种办法或者产生很多看似同时更物美更价廉的产品,但只是看似。所以人类觉得这些很无奈于是选择了做一个违背自然规律的物种?  

      怎么才是更好?这个问题太棘手了...通篇下来,如果只从字面来看,能确定的事情好像只有强奸是绝对错误的,其实我想说,就像对浪漫的趴火车一样,一切其实都是好的,因为我们本身就并非仅是个体,进化和演化在我们身后的世界也在持续,都看得到。一切都是缘份和命定的,只有世界存活,我们便存活。 

      火车的问题我想不明白,倒是忽然觉得在群体和次群体内的矛盾,比如环境保护和落后地区发展的矛盾问题,前些日子我看到的一个做法让我眼前一亮:厄瓜多尔发现原油,但是面临着破坏亚马逊的难题,这不光是对全人的责任,也是对自身发展的考虑,怎么让发达国家即闭嘴又掏钱?虚拟石油——挺聪明的,向境内外捐款者虚拟出售石油,预计每年筹集4个亿。不知道这套如果不是国家层面操作是不是也可以应用到各个差异地区。

      扯得好远,结语:

      印尼你可以弄个虚拟铁球么? 

      

  • Jan 18, 2012

    了不起的Mr.Kin...

     

      他们说Kim Jong-un生性残暴,因为他小时候虐杀过小动物。我想起了之前和几个朋友一起做过的小讨论,问谁小时候没有杀过小动物,答案比较残忍。

      于是后来,戴眼镜的帕内塔说Kim是个成不了气候的“Young Boy”,特别采访他的哥哥以证明一下,显然,弟弟一定会比哥哥小,而成熟的哥哥也不会特别强调这点。

      可怜的孩子,就是胖了点,人家常说胖子大多不是好人,这句话份量本身就太重了,我不敢去回应。

      作为一个年轻领导人,没人指望他成为旺楚克那么强大,哪怕侯赛因一世的英俊小金也都别指望了。

      Kim你是King,还是Kid?

      天生就被三个很厉害的农场主看着,尤其是BEAN,换作我也会喜欢他的苹果酒。

     

      乳鸽要比鸽子大,这是每个作为狐狸的人应该知道的常识。

      一个物种如果没有准确对应的拉丁名字一定会是变异产生么?答案显然。

      从美国情报机构对新华网头条颜色的深度分析我便失去了部分对他的信任度,博弈论为什么不碰东方哲学?强化亚太战略作为其经济复苏关键和外交事务的中心的Bean,用标普整整欧盟还是可以的,用三大来吸引吸引东方商人也是可以的,强盗和诈骗犯开拓的天地,你更深谙阴谋手段,但是也更自由,只是用更大的自由标签的游戏性很强的规则来奴役可爱的人们,麻烦的是,树洞里不通互联网,连手机都不通啊。不过他们的这条讯息:金正日不仅在上台前曾经历过几年的锻炼,而且在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去世后,金正日还经历了几年的过渡期才开始掌权。他有没有时间建立和培养依附于己的统治核心班子,这很重要。妹夫张成泽的角色谁也估计不好,外戚干政从中国来说是比较危险的。

      七月时候,李明博中止对朝无条件援助,平壤的反应又惹得三国和围朝鲜,那时觉得狐狸真的要被淹死了么?他才有九条命呢,而且他的确很聪明。反观,有产业的有产阶级就比较被动和尴尬了,尤其,今天美国的咄咄逼人,在夏威夷打造的不包括中国在内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越战后,美国首次太平洋军事扩张,更向菲律宾和印尼出售军舰和F-16,成功逼使各国开口谈并将触手伸向南海。航行自由,连欧盟都来搀和。很多人都觉得Mr.Fox和喜欢法律的獾都不是老大,谈吉他的那位才是,九年之前十六大提出与邻为伴,与邻为善,而这九年是中国周边环境日益恶化的九年,连Kim都管不住了。而所有人都都觉得,中国太厉害了。

      是啊,Bananas,中国官x僚体制让我们错误估计自己,其实人家一直更喜欢Banana这个词。

      不仅大国的外交一定是一个个性的外交,千万不能是一个见外的性x交,一定是大国意志的外交。所以,有的是地方可以学习。政治均为丑恶,有时还不如变成野兽——尤其在吃饭的时候。

      做个了不起的孩子,吃着小动物,唱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