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Jun 8, 2013

    东印度熊猫

    东印度熊猫
    by Pico (邱嘉秋)

          富觉得大熊猫是一种珍稀的巨型招财猫,可是不过才一天,便发现对于在成都开幕的财富全球论坛,新浪和腾讯已齐出手,开拆。
          没拿到采访权,媒体们的抱怨有如祥林嫂附身,但稿子里的内容也许并非空穴来风。

          Fortune Global Forum这一次,针对媒体进行准入限制,对参会的500企业老总的沟通限定,也包括对公众的限制。

          腾讯这一篇标题耸人负面新闻——财富论坛成都观察:让人失望的开场(稿件已删除,看快照吧)——开篇就是:“'我们想多了。'6月5日,成都财富全球论坛开幕前夜,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的中国区公关负责人对腾讯财经这样表示”

     

         总结为:“从此次论坛开幕前夕的表现来看,在对媒体和企业的传播需求上,成都的开放性有所欠缺”

     

          次日,新浪抛出——成都市民眼中的财富论坛:遥远的500强

          主办方提到的——“'财富'选成都 超9成川人自豪”      新浪新闻写到——“财富全球论坛要谈什么,七成成都人都说不上来”

          主办方提到的——“中国新未来 世界看成都”      新浪新闻写到——“就是有几个老板儿来谈生意嘛” 、“成都市民眼中的财富论坛,像雾像雨又像风”

     

          很有趣的要数CHINADAILY,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在2013财富论坛的专题里,放了一篇12年前的稿子——由香港已死到活力之都——开篇就是:
          ”6 年前,《财富》杂志出版一篇以“THE DEATH OF HONGKONG (香港已死)为题的封面专题。事隔6年,第七届财富全球论坛在港召开,该文作者、FORTUNE编委会编辑LOUIS KRAAR又出现在香港。记者问香港现在的况如何?LOUIS KRAAR尴尬地回答:“so far so good (还算不错) “

     

           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交锋,完全出自被排挤在外的媒体们的泄愤么?我看,可能因为财富选择西部,这个信号,带给世界太多错觉。

           You,又想多了?

     

    注:旗为1707年至1801年的东印度公司旗帜 by pico

         可怜的大熊猫,躺枪。

         凑个热闹,《财经》和《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和哈佛同学会也在成都提前一天把全球企业家攒在一起来了个论坛,碰巧机会接触了这个论坛的主办方,了解后我对这个论坛的观察是:低调而实 在。(我可不是枪手,纯粹凑巧接触冷眼旁观)

        他们的吉祥物应该是狡黠、灵活的——小熊猫,虽然是配角,却可以安心在旁边踏踏实实吃到竹子。

        而高调的功夫熊猫本要借此机会戴上帽子扬帆出海,一展雄姿的;历经众多以为它会更开放地看世界,这次你,又想多了

        关于中国的开放,我想起前天的一席对话。马上七月份的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车比赛我受邀参与,在和一支欧洲参赛车队的负责人聊起中国赛事时,他给我讲了一则轶事:

        “ 说到环青海湖,环海南岛和环中国大家多少耳熟能详,不过其实落户中国级别最高的比赛是神秘的环北京赛,神秘并非因他是新生儿,比赛5天跨10个区、花费几亿元、UCI顶级赛事、环法赛车队全部参赛...可是为什么我们不知道?因为不让你看!赛道全部封闭,北京市政府组织了大批退休的老干部去观摩比赛。比赛结 束后采访来自美国的冠军马丁说到:“北京真棒,我特别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好像中国的自行车迷都年龄比较大...”

        "...... "

         怕毛啊

         功夫熊猫到底是如何炼成的?虽然它是尚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但其实这个孩子很有野心,走出去!纵横四海,称霸四方,这让我想到了这次来到蜀都的这500个跨国企业的先辈,历史上最早的全球跨国企业——东印度公司,曾经声名四起,恶名远扬。

    后一章 东印度公司与宝岛美食之旅

        个月又去了一趟宝岛,本来还会见见郭老师的同学,台湾工运领袖吴永毅,结果去的时候这7天老哥一直在台北绝食维权,没法联络上。台湾美食太多了,我终还是背道而驰。

         说说九份这边——

    坐下喝杯小酒 看山城夜景

          这个神隐少女的地盘,每天都有大量的日本人挤满,不夸张的说是挤满,九份的阶梯,但是晚上他们都会离开而不留宿,来是因为《天空之城》,走却不是因为《悲情城市》。

         金瓜石、金水公路、小粗坑、五番坑、七番坑、三瓜子坑...仅仅靠这些名字,生生猜到这里和金子有关。“金瓜石”、“金水公路“便并非因金得名,而因山型貌似台语名为“金瓜”的南瓜,也许发现金矿也许因为这名字招财;不过这些坑的确层填载财富与梦想,虽然听着有些甚人。 

         九份以前是一个只有九户人家的村子,对外交易得来东西都要分成九份而得名。后来日据时期发现金矿,这里成为“亚洲金都”,时由海上望九份山城,灯火犹星光璀灿,号称“小上海”、“小香港”。而后据说金矿枯竭,人口外流殆尽,《悲情城市》《天空之城》才让它重泛青春。

         回到这些日本人旅行团每天为何不留宿九份,当地人给的说法:日本人信鬼神,在淘金年代,这些坑就如他本来的功能一样的确也埋葬了无数华人矿工,听着甚人是没有错的。所以日本人怕这些矿工的冤魂夜里找来,于是均远远避开。   


    日本人爱猫 敬猫 

        而在太鲁阁一路跟一位退伍老兵的交谈中了解到,”其实,九份并非金矿枯竭,而且在花莲这些盛产矿石的地方也曾有可能成为富矿九份。

       其实这些地区仍然矿石储量丰厚,只不过技术限制了挖掘,无法继续向下开采。

       而表面已经解散的东印度公司便曾抛出橄榄枝,希望和台湾一起共同开发,享有不到50%的收益,台湾考虑再三,终究拒绝了这个提议” 老兵述说此段时充满自豪与悲怆,也许这就是亚细亚孤儿的尊严。

     

    港口眺望时 更多的是希望 还是愁

        对东印度公司的惧怕恐怕更多要来自东印度吧,即使如今2012年印度重推内向型经济向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即对外直接投资开放,比如是否准入500强沃尔玛,说是希望恢复外国在印度的殖民统治,这高度可比中国在大熊猫财富论坛上可要高得多。

        东印度公司,全称为 The Honourable East India Company —— 可敬的东印度公司,擦,都搞不清到底哪个是印度,确实可敬。

        不过东印度公司在波士顿因为茶叶引发了南北战争,造就了今天的美国,还是品一杯《财富》的中国茶冷静思考如何和中国朝廷伙伴一起更好地奴役全世界的其他阶级才是最聪明的阴谋家。

        总是讲奴役,可反抗的又有多少?

        最近两次去台湾,一次从南投入,走到大安溪的源头,走入了赛德克族地盘的西面,也是拍摄地;这次从花莲入,走太鲁阁走入赛德克族地盘的东侧。这东西夹攻,莫那鲁道首领还能有活命之旅?


    《赛德克·巴莱》


    上次的照片一时不知在何处 到底也没有总结 这是太鲁阁

        想必一郎他们的心情是一如既往的复杂,日本人统治给雾社带来了教育、医疗和眼界,可以说脱离了野蛮,可是赛德克人是要猎场的。对待外来的或敌或友,开放这个词到底该如何解释?

        说了宝岛美食之旅却只字未动,因为我不想胡扯,说了也吃不到,这感觉是我不爱看美食类节目的原因之一。不过这条鱼是例外,因为它看起来很特别,半透明的蓝色身躯,让这个在花莲的鱼摊显得...如何形容?便称为“很赞”吧。这个外来者跟其他本土小鱼得以和谐相处,因为他们都死掉了,结论之一,死掉便相安无事。


        台湾很知名的就是花莲的蔴糬,人们都以为这是花莲历史上的土特产,其实曾师傅这一家根本呢就是外来人,蔴糬的原材料也不是本地货,因为当时的港口很繁盛,曾家人就到了这里从南部带来蔴糬开始售卖,然后人口越来越多,才开始种植,后来慢慢大家就记住了“花莲曾师傅蔴糬,本地特产”

        这是外来妹的成功上位,不用像东印度公司一样废一兵一卒、开一枪一炮。

        反正无论赛德克人、曾家人、以前的汉人和现在的汉人,都是亚细亚孤儿!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爱的玩具,亲爱的孩子你为何哭泣 多少人在追寻那解不开的问题, 多少人在深夜里无奈地叹息, 多少人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 亲爱的母亲 这是什么道理 ——罗大佑

        荷兰人、西班牙人、葡萄牙、清朝、郑家、日本、蒋家轮番统治,好似最后这几家的统治着实为今天的台湾出力不少,可今天仍是荣民不荣,土民不甘,大陆如今和台湾越走越近,这个小岛的日月之心到底停靠何处呢?

    太鲁阁 邱嘉秋摄

         在分岔路前,面临选择?

    九份 邱嘉秋摄

        大陆我看就算了,这所谓的大熊猫式的开放还不如小熊猫式的清净,台湾是个美丽安静的地方,请不要打扰这方净土。

         不知道,淘金热刚刚过去的时候,这里什么样子。

         走,带你去看戏里夕阳

     

  • Jul 14, 2011

    与誓言武士重逢

     

      九十岁的李登辉昨天在一个和大学生们作的活动中说到,“我年纪大了,记忆力不好;我有很多病,最多也只能活两三年了”

      因为年龄及其所带来的疾病尤其是绝症而可怜乃至宽恕一个人是人们常有为之的事,不过这次我不选择可怜这位老人,而是不因此上所提而怀有敬意。

      最有一个分句并无语病却含有歧义。往往,不同视角来看,就是看到了不同。

      我的家在海岸线更长的一边;我决定不横加解释。 

      对他记忆如此深刻?高中,二十一世纪以前,忠诚于更长的那条海岸线,我曾用卡通版的李登辉形成了一张广告招贴,这也许可以算为我第一副招贴画作品,纯业余,纯的有趣。

     

      “血统上,我是中华民族炎黄子孙;身份上,我认同台湾,为台湾打拼,我是台湾人;国籍上,我是‘中华x民国国民’;而我也是‘中华x民国总统’”
      与在facebook上言出此语的马英九不同,李登辉可能更希望自己是个日本人。

      脱下日本军装,在国父的画像前成为誓言武士,如今辛亥革命百年了,也就是中华民国百年了。

     

      百年前中国社会也曾贫富悬殊、但同时还文盲遍地,民国的建立向人民许下均富与教育的承诺

      前些日子在台湾时,一边听着他们的官民一同大笑或愤慨地骂着政府,一边在听着一位绿营的中年男人这样对我说,马英九心怀宽广,他在国际舞台上为台湾赢得了尊严和尊重;一位年轻的女人这样对我说"正是因为李登辉,我们才能今天坐在这里大骂政府,他给我们民主,给了我们权力,他救了台湾就和蒋经国一样"

      不排除作为台湾人要表现给我的自豪感,而我一般习惯相信我亲眼见到和亲耳听到的。

     

      接着我却又选择了听信新闻,李登辉这次交流主要谈“我是谁”,对于生、死议题也不忌讳,李一现身大学生首先高喊“爱你”,发问时学生还以“阿公”称呼李登辉,李登辉虽然对学生演讲,但仍不忘批评马政府,认为失业问题、经济问题、香蕉盛产等问题,都显现马政府神经麻痹。

      李登辉表示,要当总统,要有自己的思想。第一要有信仰;第二要认知到权力是百姓的,卸任后要还权于民;第三是公私要分明;第四是大家不做的事情,领导者要捡来做;第五讲话要有一致性,不要昨天讲的和今天不一样,要对老百姓讲实在的话。选民要用选票选自己未来,不要选一些选举到了就听好听话的人。 

        轮到学生提问时,有学生询问李登辉若情绪不好,要怎么排解,李则笑说,“到我这个年纪,不用情绪不好,搞不好我回去晚上就……,我有很多病,心脏病、糖尿病等。”

      李登辉说,他现在只会急,例如要准备演讲的稿子,他前一天晚上会急,怕准备不及,如果不先事先写好文章,现场要说什么都会忘记。

      李辉也说,以前他年轻时心情不好,会祈祷、看圣经,他也奉劝在场学生,如果年轻人有问题,可以写文章、看看书、或是坐禅,不要让难过情绪一直持续,要找方法排解。

      李登辉演讲内容主要谈论“我是谁”,他强调,要先认识我是谁,才能超越我自己,超越以后才能进步,他引用尼采的著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人有三阶段,首先是骆驼,要先能吃苦,接着是狮子,变成动物就的王,最后才能“超人”。他呼吁同学要探测自我,也认识台湾主体性,当李登辉不是李登辉的李登辉,不是他自己后,才是无畏的真人。(星岛)

      从小平主席到江主席再到胡主席,感觉的确过了很久,可李登辉忽然这般回归到我的视线,

      又忽然地回到前几天看到并引发的思考,关于中国遇到的执政党失去其原有的精神气质和灵魂;一个革命党如今的革命对象消失并业已化为党的权力核心,曾经靠夺取政权和疾风暴雨式的统治方式赢得本身并无任何私有财产的人民的支持,如今该如何应对自身的挑战?革命党不相信改革,我有时也在各种工作中强调或者人或者这个地区或者这个民族灵魂的重要性,美貌或魅力、权力、财富都是靠不住的,只有信仰和灵魂,才能救自己

     

  •   中国崛起的经济看上去是可以改变世界,如何改变?

      贵族的彻底消失,世界的道德沦丧

      不管是踩在什么上面,中国这个巨人算是站起来了。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日本稳坐20多年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地位看似即将由中国取而代之。

     

      小时候觉得国破会家亡,国富会民强。国家强盛了人民就站起来了,所谓的家天下; 
      到后来看到一些在某些地方偶尔的事,曾有疑惑却慢慢说服自己,发展要付出代价,牺牲小我可以成就大业也是值得;

      再后来,看到曾经的一些发生的事变成了到处发生的、天天发生的事,大业到底是什么?(今天看来就如同hot fuzz里面邻里守望组织的人们在齐诵教旨)所有的人都在牺牲,那么成就出了什么?
      于是看到中国强盛了的今天,并未出现万人欢庆的盛景。尽管这也许是以前数代人的心中的梦想,也包含过去懵懂而纯真的我;尽管到今天仍相信今夜的曙光和明早的艳阳。

     

      还记得以前七八十年代的中日友好么?甚至九十年代也可以算黄金时期。
      可到了小泉时代反日狂潮忽然卷起,现在到安倍时代,多次民调显示,日本民众对中国的反感,超过中国民众对日本民众的反感。
      中国人的变化难道只跟参拜靖国神社有关么?而日本人变化只是根据中国人的变化而变化么?

      显然,包括食品安全问题等都只是触发事件,最主要的是个心理变化过程,七八十年代日本经济飞速发展,觉得中国太落后,是需要多来点怜悯的时候,但是如今,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这发展甚至是畸形的,且仅仅是经济的飞速发展,让日本民众完全无法立刻调整过来心态,尽管在事实面前,日本政府和西方政府面临经济危机中的中国选择了更亲近的方式,这也跟他以往的发展史相似,但日本民众的反应却不能像一个国家机器那么简单。

      其实,难道对于人的心理优越感来说,钱是最主要的么?一种自我歌颂着的领先的文明、素质,至少还是得由自己播撒给别人。就像国人对待土大款暴发户,虽然觉得对方有钱,但是仍可以把“土”字无限拉长着形容这群人来慰藉自己。

      最让西方人英雄们害怕的也许还不知是经济上的问题,其实这也不好就定性为“问题”——

      前些天,有朋友为Nokia办乐随享的演唱会,邀我去D-PARK看看,跟他聊完我就自己一人悠闲地看看节目,等着我想看的MC Hotdog,无意中遇到一幕:

      我座位前是一整排的小女孩,她们之间最多是和身边同来的伙伴相识。最左侧一个小胖姑娘拿着相机边欢呼边拍照,然后她忽然发现同排右侧不远处的女孩或是长得漂亮或是衣着得体(我并没有仔细看,但大体感觉相貌身材不出众),于是拿起相机在被摄女孩不知情的情况下拍了一张照片,接着,她等到了这曲结束,环境安静下来的时候特意走到她身边,边说道歉,边拿起相机给被摄女孩看拍得是否可以,并征求意见是否可以发到网上,能不能PS一下。

      这小小一幕,忽然让我感觉到确实有很多美妙的事情在发生着,在转变着。

      适时的,让欢快的我听到了MC Hotdog的出场。《差不多的先生》带着他四溢的激情,而台下观众的反应完全跟他在台北所感受的氛围不同,平静,异常的平静,和刚才的苏打绿、林宥嘉、萧敬腾、方大同的场面简直是天壤之别。

      一瞬间思绪被拉了回来,我还身处在北京。

      胡适到底还是去了台湾。

      发片之时,热狗说:「30岁有30岁的骂人方式」《差不多的先生》重返写实批判社会写况,戏谑毫不手软,全碟以十首歌曲来贯串现实生活中的点滴,抒发了不可或缺却与琐碎至极的情景。同名歌道出时下人们的生活心态,与胡适笔下、人人皆晓的「差不多先生」不无相同

      前两天看《我们台湾这些年》(并不推荐,中国开放这本书让民众看到绝不是逐渐开明这么简单,里面有深远的目的,这目的其实并非表象里一样对广大百姓最有利)再次想起来这段历史——1987至1989 台湾房价因游资炒作而涨, 市住民运动也首次在台湾出现.1989 五月「中华民国无住屋者团结组织」成 后成员急速扩张, 久就成 大型的「无住屋者自救委员会」,同(1989) 8月27日并由 幸长发起万人夜宿忠孝东 活动,即著名的住民活动「无壳蜗牛运动」这段历史。中国到底落后台湾多少年?用“无壳蜗牛”夜宿忠孝东路来作为坐标参照,那么就是不止20年。

      很多年以前看过这个事件心里还没有什么反应,今天看这本书再次掀起回忆.....引一下书中原文:

      “那一夜,全家至忠孝东路逛街,只见整个忠孝东路及附近几条街道已经全部被封闭了,密密麻麻的人或躺或坐,占据了整条路面,前面的舞台上唱着歌,演着舞台剧,放着烟火,还有一些高高的人也在一边舞动着。整个现场不像是在抗议,反倒弥漫着一种嘉年华的气氛。

      抗议地点所在的忠孝东路,就是动力火车那首《忠孝东路走九遍》里的忠孝东路,台北人习惯叫这一带"东区"。"东区"一直都算是台北市高档百货与精品店的所在地,因此选在这里办活动可说是非常有代表性。

      有别于那阵子杀气腾腾的抗议活动,这场"无壳蜗牛夜宿忠孝东路"是非常软性且带着一点儿幽默及讽刺气氛的。从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开始,台湾的房价突然开始狂飙,前一年可能还买得起房子,隔一年可能只买得起厕所了,财团及炒家疯狂炒房,导致许多年轻人买不起房子,成为"无壳蜗牛"。在这场活动之初,他们本来只是找一块地方作为抗议地点,没想到越来越多的民众自发地加入,结果整个忠孝东路都被占满了,最后那一夜,几万民众夜宿在全台地价最高的忠孝东路上。大家很平静地唱唱歌,看看表演,聊天,打牌,吃消夜,打发长夜。

      这是场议题本身比活动更吸引人的社会运动,过程非常和平。现在看来,这场第一次由民众自发而成的活动,对台湾公民社会意识的建立,有非常大的影响。

      我想,住宅是基本人权的一部分,不是商品,更不应该变成玩金钱游戏的筹码,那么多人风餐露宿为的就是要争一条改革的路。不过,18年前高房价让人走上街头,18年后房价依然居高不下;18年前那些人应该房贷都付得差不多了,但这一代年轻人买房子的问题恐怕依然没解决。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当年那场活动的愤青总领队李幸长,现在已经是横跨两岸的锅贴儿连锁店"四海游龙"的老板了。”

      对了,胡适最后去了美国。

      大家了解的美国人很爱管闲事,很多时候并非政府在说话,而真是美国人民在管闲事,他们为了远在非洲或者亚洲什么地方的一些他们觉得不公平的事情,就会自发地去组织游行、示威和抗议以督促美国政府采取行动,苏丹达富尔事件就是典型例子,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化身,记得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里面的现在是american time吧,还有我在南方某国在游船上看到的,有对美国夫妇在对溺水者施救的时候,对其他旁边同样在施救的人和旁人的物品采取的是极其粗鲁的态度,对英雄式的掌声的期待的欲望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生死面前其他都不重要,这是无法扳倒的事实,只有美国人可以拯救世界。不得不承认的是,许多时候人类都需要这样的人存在。

      这些闲事不论真相如何,直观看来大致都是偏向弱势群体。

      假想,一旦英雄们失去了优越感和优越,这样的行为还可以持续多久?

      前几天文涛说到很多人说挣够了钱的人,开始琢磨这些精神心灵的问题。释伽牟尼,是王子,可以厌弃了这些财富去寻求心灵。此种说法必然会得到反驳,然而,事实上不反驳的人也大有人在。

      而我要留下的只是SOHO 中国首席执行官张欣的话:其实你要是看真正的情况刚好是相反,就是我们说对信仰,很多人走不上信仰的道路,是因为他眼前有一个帷幕。什么东西是最容易,帷幕主要来自于什么呢?知识是一种帷幕,财富是一种帷幕。因为知识和财富都给了你很多的假象,你觉得你很富有,很有能力,你觉得你很有才华,其实这些东西都是阻碍你寻求真理的道路。像比如巴哈伊教,我现在信仰的这个教,它发展最好的是在非洲地区、南美地区和印度都是特别的草根。其实我觉得是更朴实一些的人,更容易追求信仰。

      又或者,全世界现在的脆弱的贵族们都会因不平衡而消失,而中国这头巨兽只是变强了的兽,全世界的文明会停滞不前么?

      其实,中国到底会把世界变成什么样子?都是差不多的。他是差不多的先生。

      

  • Apr 13, 2009

    郎静山

      十四年前的今天,有座山在台北倒下了

      而历史最喜欢记录勇于突破历史的人,或者一座山

      “摄影固属于科学,然亦具别有纪象以外之情趣,故其艺术必赖理法与技术之综合。窃以中国绘画艺术,有数千年之历史,而理法技术已达神妙之境。摄影为图画,绘画亦为图画,其工具虽异而构图之理则相同,尤以集锦之法,更能与画理相通”——集锦摄影创始人郎静山,应用国画于摄影,首人。"

      可能还忘记说了,这是他的摄影作品的局部.

  •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金庸笔下《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中一位名叫武三通的农民不?此农民不一般,南帝一灯大师四大弟子"渔樵耕读"中排行老三。
      在不一般,可其实古来汉民族并不尚武,如今呢,见到粗鲁无礼的人,喜欢说:“你丫这个农民!”可怜这位武三通壮士都给占了。
      大三通了,但是武了一下,而且武得很农民。

      跑题了,本来今天要上一节生物中医病理课——
      大家来看图,这是一只虫.
      一排的女同学不要吐,这是你祖宗。第二排的你笑什么,也是你祖宗。
      万物皆源于大同,归于大同,草履虫辈分再大也一样,终其道理,不过是属于世界、世界源于八卦、八卦从四象、思想出两仪、两仪乃自太极、太极之前自然就是“一”了;华夏文明五千年,缘何生生不息,便是洞察了世间道理,社会生活中流传下来的各个学科门类皆内在关联,中医属其一。而此学科的这句名言“痛则不通,通则不痛”正是我今天要讲的。
      医书有解经脉疏利,血液通畅,才能通体舒泰,据说人得病的时候由于气脉受阻按特定的穴位会痛. 这就说明那条经络的功能有些异常,有形或无形之邪阻滞经络. 可以采用按摸和针灸这两种方法解决. 我们且看图,这台北、台中和高雄三大穴位主导了此虫的生命脉络。
      其实呢,辩证看来,痛不一定全是因为不通。可是我知道,不通那一定得疼啊。

      海峡两岸直接“通邮、通航、通商”一直被这种虫子搞得重病不起,今天终于在“陈江会”上医治了,于是许多国人也可以过类似美国梦那种早上在纽约起来,中午去巴黎午餐、下午伦敦下午茶、晚上回去洛杉矶的早上台北、中午上海、下午北京、晚上回岛的生活了。不满足,仍不满足。

      围城呛声,蔡英文“负责”地搞了一场如此大的流血冲突。不如此,怎么证明这就是民进党,台湾农民组成的政党。在我看来,拥有高贵气质的国民党到了台湾本土受的气,跟在大陆被广大农民折磨其实是一样的。反正怎么折磨也是折磨,归顺过来换个口味算了。


    牵手护台湾 加入联合国

      痛则不通。可是有了这次事件,也成就了——通则痛
      这烂摊子不那么容易就收拾,也许能酿成更大的不稳定因素,这些是两方首脑始料未及的么?

      最后安慰一下香港,经济危机受伤严重,大三通更是雪上加霜,别人通,你是必然要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