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Sep 2, 2007

    神农架 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8053823.html

      “神农架有多险恶?我还没有见到它的真貌,不过与天与地,只要不与人斗都好”,这是我对我在从宜昌市到木鱼镇的路上认识的神农架保护区机关的陆俊峰同志说的话。

    谈人 

      对大自然,我从来都是怀着赤诚的敬畏之心。这也使我每次走近它都心思坦荡,未来会发生的事呢,都是符合规律的,不要担心,不需担心。 除非,有人类这个动物,出来打乱。

      这次出来,面对“绝不可以/可能独自穿越神农架”的定论,我也踌躇并且希望可以在当地碰到同行的旅行者共同进山。人是不能躲避了,并且还需要我主动去接触。

      以前就知道,湖北人都是九头鸟,我的担心不能说没来由的。不过,经过第一天与这些朋友接触,我发觉事情远没那么糟(尽管我终究没有遇上同行的伙伴),至少不孤单。要按顺序来介绍他们:

      现在才开始回顾行程

      毕竟不能光乱拽,我得给大家些有用的地理资料,给现在正在咨询我的几位也准备去的朋友特别瞧瞧

    下午2点从北京西乘坐K49次列车出发,次日将近11点共20小时到达湖北省宜昌市

      注意这车是不经过武汉的,而是途径湖北中部的襄樊、荆门两个历史名城。最后到达的宜昌市同样大有可玩,因为三峡大坝、葛洲坝在这里,在宜昌可以坐2角或许是5角的渡船过江,去对岸江边吃点江鱼、喝点啤酒。我过去的理由是到了宜昌只有一趟直达神农架景区木鱼镇的中巴车,要下午1点半才开车,时间尽管珍贵但是我着急也没有用,所以干脆去享受一番,你说呢?

      坐上了宜昌到木鱼的中巴车,才算是真正地开始走入神农架。也许因为我去的时候在修路,所以感到这根本就不是路,这么短距离开车疯狂颠了将十个小时,司机还告诉大家很幸运,赶在今天安全到木鱼了。我靠,怎么着,还有可能到不了啊跑别的地方啊,到了后颇让我感到惊讶。

      俊峰其人

      回到开始提到的陆俊峰同志。

      他对我这趟旅途给予了莫大的帮助,这次你来北京玩我也没机会招待你,很是遗憾。

      回想开来,得到他人帮助自己首先要做得值得让人帮助,这也是旅行在外需要遵循的一项重要法则——与人为善,避与争斗

      其实,刚上车我一直关注自己那没有地方只能被放在过道的大包,希望不要被踩坏或踩脏——后来发现我当时这个想法有多愚蠢。后来慢慢放松下来,却也闲来无事。没带沉重易损的PSP,只带了没法插电源的IPOD,所以只是随便听了听就收好等着过后再用。我终于开始主动攀谈(出去时就不能太内向了),问东问西着半截,有人下车了,我左边靠窗的位置空了出来。这时,后面的一位男同志,六七十岁的模样,看似不太舒服,那我很直接就把这个好位置让他过来坐了。

      也许就是这个举动,引起了陆俊峰过来的搭话,开始主动给我介绍了许多神农架的情况。因为修路,大家不得不下车等候,我给同车的几位老同志和他照了相,上面就是他了,过几天我就要把照片都寄出去,完成我的小承诺。

      他是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在热情的介绍后,他主动要求帮我联系进山许可,因为象我这样单独一个人是不允许进保护区的,禁区更是不可能。(这点我没有透露,我不是禁区还不去呢,出来玩每次都要越越界,才会满足)

      夜里11点到达了木鱼镇,路上虽没机会饱览风景,确是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