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Aug 6, 2007

    打板出局 31°26° 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7548941.html

    三民主義,吾党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
    咨爾多士,為民前鋒;夙夜匪懈,主義是從.
    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貫徹始終.

    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炎黃世胄,東亞稱雄。
    毋自暴自棄,毋故步自封,光我民族,促進大同。
    創業維艱,緬懷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務近功。
    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

      我不是反革命,我其实是御用文人!
      为什么把《中华民国国歌》和《中华民国国旗歌》的歌词搁这儿,我想大家应该也有耳闻:日本国在亚洲男篮锦标赛中奏了首不该奏的曲子,事后“诚恳”的认错了。

      明朝和后来的那些事儿 
      最近我很没出息地读了《明朝那些事儿》(无聊所致),今天正看到擅长武装斗争的朱棣当老大的永乐年间,其他周边国家都很安分,日本国却不断滋事,朝贡团倒卖军火,骚扰中国边境不断,在被朱棣痛斥后迅速认错又迅速犯错,搞得永乐皇帝也没啥脾气。——传统之所以被称为传统,那自然是历来而养成的。

      刚看了不多几页的8月号《读书》就着台湾和日本一顿猛说:
      《三十年后反思乡土文学运动》,台湾淡江大学中文系教授吕正惠(周杰伦是淡江中学毕业的,去看过《不能说的秘密》我才知道,这个片子也不错吧对首次自己搞片子的JAY来说,虽然演得还是有点那啥)说要绕着远点来分析,“如果觉得我这个‘出发点’太离谱,不想看,我也不能强求于人”。还有呢,赵京华的《殖民历史的叙述与文化政治》、钟乔的《冷战封锁下的民众文化》、聂华苓的《废址》。
      我算是明白过来了,汪晖临走之前把算卦的能力给了他的《读书》,把日本和台湾的文化(文体不分家嘛)政治讲给我们,作为这场比赛的背景材料。
      按着吕教授所说的,我也绕着圈子说这事儿:

      科索沃
      科索沃要独立了。我们记忆中的科索沃就这么消失了,现在的塞尔维亚青年人已经不最关心历史带给他们的荣誉和伤害,他们关心的是如何能过上更好的日子。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生活对个人来说是最重要的。为了加入欧盟,我们不想为了科索沃与某些国家兵戎相见,尽管我们仍旧不希望科索沃就这么独立——塞尔维亚人的民意调查90%的人认为他们不会拿起武器捍卫科索沃。
      台湾评论界不敢把科索沃拿来当事说,因为不是一码事。究其根本,独立不独立,看的还是绝大部分民众的意愿,违背大部分民众意愿的事情是做起来异常困难的。从昨天到今天的台湾,一直都很乱。

      日本的台湾记忆和台湾的日本记忆
      台独派总拿“乡土文学”说事;日本人呢总谈台湾人民的"主体性接纳",说台湾的民族意识是日据时代"国语(日语)"所促成。其实呢,我看他们都太看重“乡”、“土”了,以至于最后不知道哪里是“乡”哪里又是“土”了。
      50年,对谁来说都确实可以称得上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但是,不要忘记,不是母亲养了孩子50年。这段行为,我们俗称“殖民”。而且,台湾的“母亲”太多了,都是后妈! 
      有些台湾人总是很激动,他们觉得自己在场内独领风骚,殊不知,自己就是个球,被后妈们在国际赛场上打来打去,看似你在场内,其实影子扎扎实实地落在外面,早已出局。 

      怎么说呢,从永乐年间就知道,日本其实是什么都清楚的,他的台湾记忆早已写进了他的大和史观。他对自己的种种做法总是谦虚地说成是自己幼稚,像个犯错的孩子,并成为自己屡错屡犯的理由;

      台独的这些朋友呢?总是标榜自己有思想。其实呢,许多青年人并没有去了解中国,没有中国史观,或者说没有历史观,对过去,靠的仅仅是“记忆”。没有历史观,怎么能认清现实呢?你们才是孩子,亲妈深爱着的孩子。

      我的兄弟姐妹们,“乡土”在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