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Aug 1, 2007

    Happy鸡与Happy志愿者 39°92′N 22°2′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7442822.html

    4444

     

      我告诉自己我要学会快快地写完一篇文章,因为时间很可贵;

      刚看了<性工作者十日谈>,香港电影;讲了讲Happy和不Happy的香港鸡和鸭、不鸡不鸭的人妖和为小姐们争夺鸡权的女青年的故事。
      我只讲里面的四个人物,其他人也很精彩不过与今天的主题关系不大,推荐大家看看这片,也算了解了解港岛色情业现状。

      Esile,性工作者权益工会(我去查了查,编出来的组织,而且貌似组织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干事,一个学生妹,香港小青年。一段关于她的对话:
      “性工作者和性工具有什么区别?”
      “性工作者是有尊严的,是靠自己的劳力谋生,而性工具只不过是被玩弄的物体。”
      “那性工作者是不是鸡?”
      “很多人都这样叫。”
      “那性工具不是鸡吗?”
      “……也是……”

      Happy,一个北姑给自己起的名字;“我做得最快乐,我呢讲专业,讲卫生,讲礼貌,讲文明呀。我最喜欢看佛洛伊德的书,一有时间,我就练气功,一晚来个十个八个的高潮对我来说是很容易的事”,她给自己的形容;
      最后,Happy的男朋友在家乡开了学校,她衣锦还乡回去要做副校长了。临走,她被人欺负时说:“妈的,我一出道就想做一个健康快乐的Happy鸡,七年来,我从不赌,不养小白脸,我不做不戴套的生意,我他妈的也不抽烟,不喝酒,不吸毒,我他妈的也从来不闹心情沮丧,谁做鸡做得有我这么意志坚强啊.”

      Nana,在白天出现在她世界中爱慕她的小男生那里她的身份是个护老院的公益志愿者(编造的),晚上呢是个与吸毒的亲姐姐相依为命却对工作充满不满的小姐。后来呢,纯情学生仔向她求婚,幸福和充满恐惧的Nana跑掉了,后来呢,她变成了Happy,快乐地工作,争取早日上岸。

      祖儿,一心攒钱去做变性手术的准人妖。他要好的仔仔男友问他做到真女人后干什么?她回答:“做鸡喽”为什么还要做鸡?“不做鸡怎么证明自己是女人呢?”

      下面讲第二个故事,前两天知道了地球公社组织的"我只能为你画一朵小花"公益活动,告诉Vivi后她和Brant去当志愿者了,我去姥姥家,下午等到看完姥姥去找Vivi,活动正好刚刚结束。我只见到了组织者和一些志愿者在做后续处理工作,另外还有些记者在采访.看完辛苦的宝贝和Brant后,我才仔细地来了解这个活动,结果与我的想象不同:

      这本是个让智障儿童与正常人一起画画的活动,组织者是群澳门大学的学生。一名操着满口港台腔(我表妹正巧也是澳门大学毕业的,上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她的同学中也有位港台腔极重的大陆籍女同学)的河南籍女同学在址高气昂地指挥大家工作同时不断刻意地在镜头前摆着pose亮相,两人领导组的另外一位男同学始终在跟记者们聊天,不时也与他那位搭档共同摆摆pose,那爱板脸的女同学只有见到记者和在镜头前会爆发出笑容,并非常灿烂。这些也还好。在清理现场时,他们是如此轻视活动最重要的产物——智障儿童画的画,
      “这个还要么?”
      “算了吧,画成这样”
      我第一次心里对我喜爱的公益志愿者们产生了愤怒,马上我想到这么形容也是不妥的,他们还需要成长,也许未来会成为志愿者,但现在还不能称得上。我没有爆发出我的愤怒,其实有点后悔。

      我不知道一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鸡难道不比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公益志愿者高尚么?

      先别指责我的对比,还有第三个故事(Chrio讲述).

      记者B问一个在网吧打了几天几夜魔兽世界的大学生:“你不去上课,在这打游戏,你觉得有意义吗?”小伙反问:“你玩过这个吗?”记者说没有。小伙说:“你没玩过你怎么知道我在做的事情没有意义? ”。

      故事已经讲完了,那么开个小会,大家请排成两队.

      今天文中出现的五位公益类人物,权称他们为A组:
      1,干事Esile  2,白天的Nana  3,公益活动的组织者  4,公益活动中应募而来的志愿者和参与者  5,记者B 
      再看看其他人物,暂归为B组:
      1,北姑Happy  2,晚上的Nana  3,一心想变女人的祖儿  4,智障少年  5,沉溺网游的大学生

      A组我们普通人一般会认为拥有相对高尚的职业,会赢得人们尊敬;
      B组我们普通人会觉得他们很可怜难以赢得尊敬、其中有一部分很可恨不会赢得尊敬;

      A组的人自己也在最初觉得自己很高尚,事情正是如他们所想,他们靠着这信仰去证明自己的想法;
      B组的人自己有自己的价值观,但需凭着更大的勇气和超呼常人的毅力去做他们认为对的事;

      A组的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目的,三个人目的与所做的事相同,两个人有偏差;
      B组的人心里也都有自己的目的,第一人是做好鸡,第二个人是做好鸡,第三个人是做只鸡,第四个人是绘出最美丽的画和美丽的生活,第五个人是杀龙;

      说说我的建议,
      A组的人也许都需要成长,去发现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并且真正有心的志愿着应该有责任去引导志愿活动走向正轨,不要让慈善活动变成作show,变成一个公关事件,那样可能得不偿失。Nana已经自我觉醒了.
      B组的人我想其他可能都没有权利去指指点点,但是我个人祝愿前三位;诚心愿意鼓励和帮助从未失去尊严的智障少年,他们会迎来光明,这要发挥我们所有人的智慧;劝戒网游少年玩可以,废寝忘食就算了,WOW,我从试测就玩过。

      当然,公益志愿者的行为无论如何是需要提倡的,有错误,改掉就好了,毕竟对全社会来说,这是好事,不能因为一点问题就否定全盘。澳门大学的学生们,希望你们能不断长大,了解自己曾经肩负的责任,更好地实现自己的理想;如果你的理想不在这里,那请你远离它。

      一件很重要的事,无关事情本身,我以后会记得要时刻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目标是什么?是否对得起自己的付出?
      记得那个公益活动,我除了和Vivi与Bran的对话外始终没说话,只是画了幅画,和一个小朋友的画合了张影。

    分享到:

    评论

  • 亲爱的我誓死支持胶片!

    而且我狂爱反转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