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Apr 29, 2010

    这是差不多的先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63226603.html

      中国崛起的经济看上去是可以改变世界,如何改变?

      贵族的彻底消失,世界的道德沦丧

      不管是踩在什么上面,中国这个巨人算是站起来了。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日本稳坐20多年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地位看似即将由中国取而代之。

     

      小时候觉得国破会家亡,国富会民强。国家强盛了人民就站起来了,所谓的家天下; 
      到后来看到一些在某些地方偶尔的事,曾有疑惑却慢慢说服自己,发展要付出代价,牺牲小我可以成就大业也是值得;

      再后来,看到曾经的一些发生的事变成了到处发生的、天天发生的事,大业到底是什么?(今天看来就如同hot fuzz里面邻里守望组织的人们在齐诵教旨)所有的人都在牺牲,那么成就出了什么?
      于是看到中国强盛了的今天,并未出现万人欢庆的盛景。尽管这也许是以前数代人的心中的梦想,也包含过去懵懂而纯真的我;尽管到今天仍相信今夜的曙光和明早的艳阳。

     

      还记得以前七八十年代的中日友好么?甚至九十年代也可以算黄金时期。
      可到了小泉时代反日狂潮忽然卷起,现在到安倍时代,多次民调显示,日本民众对中国的反感,超过中国民众对日本民众的反感。
      中国人的变化难道只跟参拜靖国神社有关么?而日本人变化只是根据中国人的变化而变化么?

      显然,包括食品安全问题等都只是触发事件,最主要的是个心理变化过程,七八十年代日本经济飞速发展,觉得中国太落后,是需要多来点怜悯的时候,但是如今,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这发展甚至是畸形的,且仅仅是经济的飞速发展,让日本民众完全无法立刻调整过来心态,尽管在事实面前,日本政府和西方政府面临经济危机中的中国选择了更亲近的方式,这也跟他以往的发展史相似,但日本民众的反应却不能像一个国家机器那么简单。

      其实,难道对于人的心理优越感来说,钱是最主要的么?一种自我歌颂着的领先的文明、素质,至少还是得由自己播撒给别人。就像国人对待土大款暴发户,虽然觉得对方有钱,但是仍可以把“土”字无限拉长着形容这群人来慰藉自己。

      最让西方人英雄们害怕的也许还不知是经济上的问题,其实这也不好就定性为“问题”——

      前些天,有朋友为Nokia办乐随享的演唱会,邀我去D-PARK看看,跟他聊完我就自己一人悠闲地看看节目,等着我想看的MC Hotdog,无意中遇到一幕:

      我座位前是一整排的小女孩,她们之间最多是和身边同来的伙伴相识。最左侧一个小胖姑娘拿着相机边欢呼边拍照,然后她忽然发现同排右侧不远处的女孩或是长得漂亮或是衣着得体(我并没有仔细看,但大体感觉相貌身材不出众),于是拿起相机在被摄女孩不知情的情况下拍了一张照片,接着,她等到了这曲结束,环境安静下来的时候特意走到她身边,边说道歉,边拿起相机给被摄女孩看拍得是否可以,并征求意见是否可以发到网上,能不能PS一下。

      这小小一幕,忽然让我感觉到确实有很多美妙的事情在发生着,在转变着。

      适时的,让欢快的我听到了MC Hotdog的出场。《差不多的先生》带着他四溢的激情,而台下观众的反应完全跟他在台北所感受的氛围不同,平静,异常的平静,和刚才的苏打绿、林宥嘉、萧敬腾、方大同的场面简直是天壤之别。

      一瞬间思绪被拉了回来,我还身处在北京。

      胡适到底还是去了台湾。

      发片之时,热狗说:「30岁有30岁的骂人方式」《差不多的先生》重返写实批判社会写况,戏谑毫不手软,全碟以十首歌曲来贯串现实生活中的点滴,抒发了不可或缺却与琐碎至极的情景。同名歌道出时下人们的生活心态,与胡适笔下、人人皆晓的「差不多先生」不无相同

      前两天看《我们台湾这些年》(并不推荐,中国开放这本书让民众看到绝不是逐渐开明这么简单,里面有深远的目的,这目的其实并非表象里一样对广大百姓最有利)再次想起来这段历史——1987至1989 台湾房价因游资炒作而涨, 市住民运动也首次在台湾出现.1989 五月「中华民国无住屋者团结组织」成 后成员急速扩张, 久就成 大型的「无住屋者自救委员会」,同(1989) 8月27日并由 幸长发起万人夜宿忠孝东 活动,即著名的住民活动「无壳蜗牛运动」这段历史。中国到底落后台湾多少年?用“无壳蜗牛”夜宿忠孝东路来作为坐标参照,那么就是不止20年。

      很多年以前看过这个事件心里还没有什么反应,今天看这本书再次掀起回忆.....引一下书中原文:

      “那一夜,全家至忠孝东路逛街,只见整个忠孝东路及附近几条街道已经全部被封闭了,密密麻麻的人或躺或坐,占据了整条路面,前面的舞台上唱着歌,演着舞台剧,放着烟火,还有一些高高的人也在一边舞动着。整个现场不像是在抗议,反倒弥漫着一种嘉年华的气氛。

      抗议地点所在的忠孝东路,就是动力火车那首《忠孝东路走九遍》里的忠孝东路,台北人习惯叫这一带"东区"。"东区"一直都算是台北市高档百货与精品店的所在地,因此选在这里办活动可说是非常有代表性。

      有别于那阵子杀气腾腾的抗议活动,这场"无壳蜗牛夜宿忠孝东路"是非常软性且带着一点儿幽默及讽刺气氛的。从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开始,台湾的房价突然开始狂飙,前一年可能还买得起房子,隔一年可能只买得起厕所了,财团及炒家疯狂炒房,导致许多年轻人买不起房子,成为"无壳蜗牛"。在这场活动之初,他们本来只是找一块地方作为抗议地点,没想到越来越多的民众自发地加入,结果整个忠孝东路都被占满了,最后那一夜,几万民众夜宿在全台地价最高的忠孝东路上。大家很平静地唱唱歌,看看表演,聊天,打牌,吃消夜,打发长夜。

      这是场议题本身比活动更吸引人的社会运动,过程非常和平。现在看来,这场第一次由民众自发而成的活动,对台湾公民社会意识的建立,有非常大的影响。

      我想,住宅是基本人权的一部分,不是商品,更不应该变成玩金钱游戏的筹码,那么多人风餐露宿为的就是要争一条改革的路。不过,18年前高房价让人走上街头,18年后房价依然居高不下;18年前那些人应该房贷都付得差不多了,但这一代年轻人买房子的问题恐怕依然没解决。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当年那场活动的愤青总领队李幸长,现在已经是横跨两岸的锅贴儿连锁店"四海游龙"的老板了。”

      对了,胡适最后去了美国。

      大家了解的美国人很爱管闲事,很多时候并非政府在说话,而真是美国人民在管闲事,他们为了远在非洲或者亚洲什么地方的一些他们觉得不公平的事情,就会自发地去组织游行、示威和抗议以督促美国政府采取行动,苏丹达富尔事件就是典型例子,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化身,记得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里面的现在是american time吧,还有我在南方某国在游船上看到的,有对美国夫妇在对溺水者施救的时候,对其他旁边同样在施救的人和旁人的物品采取的是极其粗鲁的态度,对英雄式的掌声的期待的欲望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生死面前其他都不重要,这是无法扳倒的事实,只有美国人可以拯救世界。不得不承认的是,许多时候人类都需要这样的人存在。

      这些闲事不论真相如何,直观看来大致都是偏向弱势群体。

      假想,一旦英雄们失去了优越感和优越,这样的行为还可以持续多久?

      前几天文涛说到很多人说挣够了钱的人,开始琢磨这些精神心灵的问题。释伽牟尼,是王子,可以厌弃了这些财富去寻求心灵。此种说法必然会得到反驳,然而,事实上不反驳的人也大有人在。

      而我要留下的只是SOHO 中国首席执行官张欣的话:其实你要是看真正的情况刚好是相反,就是我们说对信仰,很多人走不上信仰的道路,是因为他眼前有一个帷幕。什么东西是最容易,帷幕主要来自于什么呢?知识是一种帷幕,财富是一种帷幕。因为知识和财富都给了你很多的假象,你觉得你很富有,很有能力,你觉得你很有才华,其实这些东西都是阻碍你寻求真理的道路。像比如巴哈伊教,我现在信仰的这个教,它发展最好的是在非洲地区、南美地区和印度都是特别的草根。其实我觉得是更朴实一些的人,更容易追求信仰。

      又或者,全世界现在的脆弱的贵族们都会因不平衡而消失,而中国这头巨兽只是变强了的兽,全世界的文明会停滞不前么?

      其实,中国到底会把世界变成什么样子?都是差不多的。他是差不多的先生。

      

    分享到:

    评论

  • 天,你越来越形而上
  • 信仰只留给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