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Jan 29, 2010

    liar's hist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57433971.html

      打开邮箱,收到了一封信,也许在你的垃圾箱里司空见惯,碰巧今天我来了兴致,打开拜读了一番——

      发件人叫Sveta,可他/她使用的竟是我自己的邮箱.
      标题:You do not call, do not write, I do not know what to think!
      正文:Hello sun - you forgot about me already?
         I want to be with you again, write me or call, come with me to the page - there all my contact details.
         
    Click here

      好,我第一反应就是,中国很强大,影响很巨大.....

      记得那些盛行的骗子短信吧——

      爸妈我出事了,警察在抓我,我现在身无分文,请尽快速汇8000元到6221885620005304374许琳,为了安全暂时不要找我。
      爸,我在路上,东西钱包被人偷了,这是我朋友张望民手机。下班前请汇伍百元钱到工行卡622202131000746张望民,他会转我,急用。
      还有先不提钱,只是佯装手机丢了报个新号,让你把号码存下来,过几天再发信息管你要钱...

      自古呢,吃喝嫖赌抽 坑蒙拐骗偷,我总觉得坑蒙拐骗大可都归到——骗——里去
      可见,骗在黑恶势力阵营里的影响力之大;同时,许多时候,骗,不会受到法律约束。

      老外本性本就粗鲁且不纯良,但这些年经过原始资本掠夺后建立起来的高素质文明社会让他们大有收敛;如今中国强大了,中国市场的吸引力也大了,人们再次聚来这个古老城邦,并且渐渐发现了曾遗落在东方的生存技能并渐渐自我唤醒了起来,为了比一比到底谁配得上做骗子的祖宗。

      其实如果物质富足或者仅仅精神富足,刨除那些天生有瘾的,怎么如今会有这么多欺诈存于我们身边,并愈演愈烈?

      乌鸦嘴甘道夫,骠骑国不欢迎你。
      这两天我的心思在火星上,没想到写到这里时,我才发现,塞林格27日去世了。

     


    麦田的守望者
    THE CATCHER IN THE RYE

      I'm the most terrific liar you ever saw in your life.
      我特别会骗人,我是一个几乎没有一句真话的人,我靠撒谎过日子.....
                               ——《麦田的守望者》

      这不是塞林格么?这是霍尔顿,麦田的守望者,一个影响了数代人的骗子。

      塞林格,这个比自己笔下的霍尔顿还要早的反叛青年,离群索居五十年,变成了反叛的老年人然后变成了反叛的死人。 

      塞林格他其实告诉了我们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欺诈在我们身边,记得 <在床榻之上>里那位塞林格的弟弟耶茨曾用长大后的霍尔顿来表述过,美国的五、六十年代那个垮掉的年代与今天的中国有什么不同么?揭示答案的嬉皮士们都已经不在了。


    杰罗姆·大卫·塞林格
    Jerome David Salinger

      为了这句话Lorene Drive似乎还作了一首歌?
      北京也有拨麦田守望者,是我那时很喜爱的乐队,记得在大学前那个假期我在画室里还可以一下午或者一上午听着《Please》《Ok?!》《时间潜艇》《英雄》《迷》
      那时的天空很辽远,我穿行在顶着“拆”字的胡同里,后来那里成为了金融街购物中心和丽思卡尔顿酒店,一个个“拆”字成为了GUCCI,LV,OMEGA,ZEGNA,DIOR。可喜的是,依然能保持平静。

      Save As  
      Ok?!   
      Oh?!   
      电子祝福   
      Game   
      当你在哭   
      时间潜艇   
      你   
      Please   
      英雄   
      Km/h   
      失宠   
      迷

      《Save as......》,那应该是我高三的时候;是的,《麦田守望者》并不是我第一张和最喜欢的一张专辑,甚至这首经这几个小伙子演绎而得与真正的塞林格的《麦田的守望者》一起代表美国五、六十年代这垮掉的一代精神的小说《在路上》同名的歌曲《在路上》也是我后来才听到的。
      就像高旗与超载《魔幻蓝天》一样,我很喜欢第一次拥有的,我会把他们当作最好的。任人们再跟我说他们的代表作其实是最早的什么什么,我也始终认为我所第一次见到的就是最好的。
      所以无论有什么过往,对我来说都并不重要,因为遇到我的那天才是生命的开始,最美丽的开始。

      这几个“小伙子”都喜欢《麦田的守望者》,他们最早地触碰到了中国的焦虑时代(the Age of Anxiety of China)的边缘,于是他们写下了我今天选用的《在路上》

      诗《嚎叫》、小说《在路上》、嬉皮士、迷幻摇滚,大麻与性解放这些都可以代表这个垮掉的年代。
      凯鲁亚克《在路上》给我们写下——
      “我旅游生活中堪称最伟大的一次经历即将开始。一辆后部拖有平板挂车的货车上,躺着约摸六七个小伙子……我跑上前去问道:‘有空位吗?’他们说:‘有,快上车,上车的人都有座。’还不等我在车厢里坐好,货车便开了。我的身子摇晃着,一个乘客扶着我,我趁机坐下。有人递给我一瓶劣质威士忌酒……内布拉斯加的天空中的细雨,一直不停地下着,然而别有一番诗意,我猛地将酒喝完。‘啊哈,咱们又上路了!’一个头戴棒球帽的小伙子叫起来……他们说这个夏天要搭车走遍美国。‘我们现在去洛杉矶。’......‘去干吗?’‘干吗?我们也说不准,这不用操心。’.....

      中国的小伙子们《在路上》唱出的这首歌
      “也许我要得太多,都不想你难过
      也许应该简单活着,快乐痛苦不说

      我们没有理想,流浪没有方向
      只是梦中的麦田,守着一片金黄

      想的美,美梦也无常
      那永远到不了的远方
      在路上和我唱这一首歌

      总是梦中麦田,守着每一片金黄
      丧失我的理想,用生命把它埋葬”

      许多人都在路上,为什么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地球的六十年代那么特别呢?读到那里我首先想到的是鲍勃·迪伦(Bob Dylan)与记录他的《我不在那儿》(I'm Not There)

      确实,一个人和一首歌根本怎能说清一个时代?
      用六个人演绎一个人,绝顶聪明的做法。而且演绎那个年代确实需要许多人在一起,因为有群交,就如《制造伍德斯托克》(Taking Woodstock)——这着实让我不得不斜眼来看,有没有道德底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做让一切都变得不再珍贵。我不是说电影,里面并没有什么,我只是在说群交。

      从骗子邮件到群交,显然又扯远了,这都怪《麦田的守望者》的那句I'm the most terrific liar you ever saw in your life。

      一直觉得《逮香蕉鱼的最佳日子》与《革命之路》很像,大家都在问,是什么理由让人们在路上,或者活下去。
      然而我从来都不同意:“一个不成熟的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的男子的标志使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
      我们又不是“一种钻到洞里吃饱了就出不来的鱼”
      我们也不都是“骗子”

      因为空虚就一定要行骗,因为富足就一定满足?人从来都没那么简单过。

      

    分享到:

    评论

  • 好久没来了 这里的音乐总是让人觉得博主你好有品味啊 哈哈
    回复佩楚说:
    谢谢:)
    过奖了,虎年快乐,虎虎生威
    2010-02-14 04:10:07
  • 博主真是个特别的人,终于知道为什么喜欢看你的文章了,有那么一 种内心特别的力量。我们都缺乏的呵呵呵
    回复Letat说:
    谢谢,我们都有的,恭贺新春
    2010-02-14 04:09:38
  • 您很有研究精神啊!我沒回收到他們的信或者郵件都會非常高興地去看,然後哈哈一笑就置之不理了……

    今天在您這裡受教了!
    回复woocool说:
    别这么客气啊:)
    也碰巧了
    2010-02-03 20:06:07
  •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说:I'm the most terrific liar you ever saw in your life.
    回复我不是momo说:
    ....
    2010-02-03 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