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May 14, 2007

    黛玉葬花 39°92′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5447069.html

    葬花吟

    花谢花飞花满天 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 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 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闺 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 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 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 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 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 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 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 阶前闷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 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 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 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 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 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 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 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 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 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 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 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 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 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 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 花落人亡两不知

      本想自己写首词,后来觉得对红楼梦的体会太过肤浅,无法领会那层含义,所以作罢。

      其实可能让我印象更深刻、让我感触更多的是现实中的林黛玉,我对陈晓旭的现实生活非常感兴趣,对她的想法觉得很是喜欢,尤其在她出家后。

      我执拗的将陈晓旭留在了39.92度,留在了经年已久的京城大宅子里。我想,她哪也没去,不曾走出过宅子那扇大门。


    分享到:

    评论

  • 沉痛悼念陈晓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