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Nov 28, 2009

    南方周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52469328.html

      这篇日志发出来第二天就被封了,当然blogbus也是无奈,尽管我认为还不至于吧,最终大改了一下,删减了很多内容,如果想知道详细情况可以邮件给我。如果再封我就没话说了。

      S:真的,我把这点给忘了。

      他们会有调味品的,当然要有盐、橄榄、乳酪,还有乡间常煮吃的洋葱、蔬菜。

      我们还会给他们甜食——无花果、鹰嘴豆、豌豆,还会让他们在火上烤爱神木果、橡子吃,适可而止地喝上一点酒,就这样让他们身体健康,太太平平度过一生,然后无病而终,并把这种同样的生活再传给他们的下一代。

      G:如果你是在建立一个猪的城邦,除了上面这些东西而外,你还给点什么别的饲料吗?

      S:格劳孔,你还想要什么?

      G:还要一些能使生活稍微舒服一点的东西。

      我想,他们要有让人斜靠的睡椅,免得太累,还要有几张餐桌几个碟子和甜食等等。

      就象现在大家都有的那些。

      S:哦,我明白了。

      看来我们正在考虑的不单是一个城邦的成长,而且是一个繁华城邦的成长。

      这倒不见得是个坏主意。

      我们观察这种城邦,也许就可以看到在一个国家里,正义和不正义是怎么成长起来的。

      我认为真正的国家,乃是我们前面所讲述的那样——可以叫做健康的国家。

      如果你想研究一个发高烧的城邦也未始不可。

                                 ——柏拉图 《理想国》第二卷
                              
    S_苏格拉底 G_格劳孔 阿里斯同之子 

      这段话到底在说国家的健康还是人的健康?
      昨天身处在那个什么什么事件的人们是从自己的健康开始考虑,然后再考虑到了发高烧的理想国。

      南方最近事情真多,刚有南方周末开了天窗,南方这个周一那边的人民又开始了,昨天聊天跟我说到,常说不是说南方人不如北方人关心Politics么?为什么是南方报业集团挑起来这杆大旗?我说当然北方曾经有过很多敢于说话的媒体,不过早就倒下了。

      记得曾参加过一个陈院长举办的不到差不多三十人的小聚会,来场的人有坐过牢的,有被开除的,有被黑社会正在悬赏追杀的,这其中就有原来南周被撤的主编,跟他对面喝酒时感觉他很少言甚至很“怯”,是的,真实情况就是这个词,如同受过很多折磨。而当然我是作为与他们的对立机构的成员的绝对异类,碰上特殊的机缘参与进来的。所接触过的他们每个人对我的反应和讨论的话题我就暂时不说了呵呵。

      尽管当时年少不更事,却也明白,这三十人中可能有大部分都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有胆识的人,而这里众多北方的的媒体的遗孤早在多年前便曾想扛起这面大旗,无奈天高皇帝近,先行者先行倒下。

      我还想摘段《理想国》——

      苏格拉底:接下来让我们把受过教育的人与没受过教育的人的本质比作下述情形。

      让我们想象一个洞穴式的地下室,它有一长长通道通向外面,可让和洞穴一样宽的一路亮光照进来。有一些人从小就住在这洞穴里,头颈和腿脚都绑着,不能走动也不能转头,只能向前看着洞穴后壁。

      让我们再想象在他们背后远处高些的地方有东西燃烧着发出火光。在火光和这些被囚禁者之间,在洞外上面有一条路。

      沿着路边已筑有一带矮墙。矮墙的作用象傀儡戏演员在自己和观众之间设的一道屏障,他们把木偶举到屏障上头去表演。

      格劳孔:我看见了。

      苏格拉底:接下来让我们想象有一些人拿着各种器物举过墙头,从墙后面走过,有的还举着用木料、石料或其它材料制作的假人和假兽。而这些过路人,你可以料到有的在说话,有的不在说话。

      格劳孔:你说的是一个奇特的比喻和一些奇特的囚徒。

      苏格拉底:不,他们是一些和我们一样的人。你且说说看,你认为这些囚徒除了火光投射到他们对面洞壁上的阴影而外,他们还能看到自己的或同伴们的什么呢?

      格劳孔:如果他们一辈子头颈被限制了不能转动,他们又怎样能看到别的什么呢?

      苏格拉底:那么,后面路上人举着过去的东西,除了它们的阴影而外,囚徒们能看到它们别的什么吗?

      格劳孔:当然不能。

      苏格拉底:那么,如果囚徒们能彼此交谈,你不认为,他们会断定,他们在讲自己所看到的阴影时是在讲真物本身吗?

      格劳孔:必定如此。

                                 ——柏拉图 《理想国》第七卷

      这段就很著名了,我想大家可能很多人都听过,旧话重提:
      我们所看到的阴影时是在讲真物本身吗?
      从哲学上来解释:这是永远无法证明的,而我们只能假设我们所处的世界是真实的。
      如今这也许虚幻的世界有那么许多力量想让这假设的真实下再假设一层真实,而他们想要做上帝,虚幻世界的上帝,也许称为克洛诺斯更合适?

      德米忒耳,赫拉,赫丝堤,哈得斯和波塞冬们已经克洛诺斯被吃在肚子里了,曾经这个愿意为盖亚砍掉父亲生殖器的英勇的小儿子,如今也面临着歌颂过的民x国时期的开天窗的英勇媒体的如出一辙的英勇行为。南周会追随宙斯么?这个其实尚且不能肯定,除了生命脆弱和内部血液被更换外,往最难听的来说,因为我所见过的确实有媒体的领导人是文化军阀,“要想做高官,杀人放火受招安”的思想在今天就是扩大影响赚取Political资本。

      所以,此段删除,最后八个字是无关其他无可厚非。  

    分享到:

    评论

  • 家乡现在也要建垃圾焚烧发电厂,很担忧……

    我一直很反对……
    回复Catalium说:
    这个说法不一,只要不太近好像就还好,选址是个很需要仔细分析研究的事情。
    2009-12-07 19:25:57
  • 中国总是害怕老百姓的声音,我不知道,一个号称伟大的政党为何害怕民众的声音呢? 但愿我的留言不至于让这篇博文被封
    回复Mr.M说:
    心虚者害怕,胸怀不够宽广者不能容纳
    2009-12-07 19:26:55
  • 在天朝,只需要不多于三个字便可以轻易的触到ZF的G点。
    回复竹木刀说:
    尽在不言中
    2009-12-03 23:3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