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Nov 7, 2009

    昂山素季,爱向恨别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50573280.html

      就在今天仍有这么个女人在全世界有着无数像追随格瓦拉精神一般的拥戴者;有着如当年的曼德拉一样的国内国际影响;同时却也像今天的达赖一样在祖国引来当前执政者的疑惑与不能容忍;甚至有说法将他与全斗焕、萨达姆、塔利班相比而言到,这些与美国有或曾有着密不可分利益的人既需要美国的支持,又想保持自己从一开始就失去的自尊,是为可悲;最后还有人说,她是缅甸最温柔漂亮的女人。
      政治就是这样,生有千面而面面皆不同。怪不得这女人说她一点都不喜欢政治,而是喜欢回到温暖的家里,并希望做个文学家。但命运决定了一切,是不是都因为她身上流着昂山家的血,人们都叫她缅甸国父之女——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

      自从去过次缅甸,还真对这里倍感兴趣。
      这两天(11月4日),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访问缅甸,在奈比多会见了总理登盛和软禁期间的昂山素季,这是14年来美国政府高级官员首次访问缅甸,军政府前所未有的批准昂山素季在软禁寓所以外与美国高官私下对话,也是昂山素季03年遭新一轮软禁以来首次在软禁寓所以外地点亮相媒体。
      面对镜头已经64岁的全国民主联盟总书记昂山素季的第一句话是:“我笑起来漂亮吗?”

      这个女人。呵呵。

      在果敢事件前美国民主党参议员韦布访缅,会见了缅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主席丹瑞大将和昂山素季,带走了被缅判刑的偷偷潜入昂山素季家留宿两夜的美国公民耶托,那时便已经放出了友好的信号而同时我也相信他们一定达成了许多暂且不得人知的协议。而这次的更加亲近的会见更带有历史意义——调整对缅政策,接触与制裁并重

      谈话选择在了新都奈比多,4年前的今天(11月6日)正是那突然迁都的日子,这很有趣,因为当年,缅甸军政府正是因为害怕将缅甸列为“暴政前哨”,对缅甸的经济制裁逐年加码并已然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后的美国对较难防御的旧都仰光进行攻击同时利于控制全缅而做出的决定。


     大海报的封面图片的左侧正也是昂山将军

      奈比多在缅语里的意思是“皇家首都”,原为缅甸第三大城市原名彬马那,同时恰恰也曾是昂山素季的父亲缅甸民族英雄国父昂山将军发动独立战争的军事要冲及共产游击队大本营,亦是仰光与北方大城曼德勒之间的一个山区贸易城镇。缅甸军政府在事前毫无征兆下,突下令多个政府部门在2005年11月6日一天内搬移。资讯部长觉山将军翌日才对外证实已经迁都。

      所以,选择在这个日子附近来进行解冻的尝试,谁知道是不是成心。

      在经历了果敢和美缅接触后,也不知道中国这个老大哥现在有何想法?对了,是不是还有不少朋友对昂山素季不太熟悉?
      这很正常。我知道昂山素季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因为昂山素季女士政治立场是亲美的,我国不会想在这个战略要冲出现一个亲美政权,自然会从各方面来压制昂山素季。

      那么我们简单来回忆回忆她?或者你去维基和百度也可以。我其实只最想说说她的爱情,作为一个理想主义政治家,无论政见你我是否认同,或者从来没有实际掌权的她是否真的能让缅甸人民生活过的更好都未知,但情感与内心,尤其是有关爱或冒险精神的真而执著的那份情感,多是发光发亮吸引你我的,如同格瓦拉、甘地、特雷莎、加里波第等。

      

      于是知道我为什么用这首英伦组合献唱的歌曲more than us来配乐了吧,我只是觉得很像昂山素季的丈夫英国学者Michael Aris给她的话。看,多甜美的一对,你可以从他们眼中看到沉重么?

      昂山素季在牛津大学学习,获得哲学、政治学、经济学学士,同样在那里,她与Aris订下婚姻盟誓。婚前的8个月,昂山素姬写了187封信给阿里斯细诉衷情,行文间常表忧虑,担心缅甸人民会误解两人的婚姻,以为她已离弃他们。但她内心明白,当人民需要她,她必会毫不犹豫付出自己。
      婚后十余年,她随Aris在牛津静静过日子,当家庭主妇,让Aris专心学术研究,对他们来说这是段最美好祥和的时光。 直至1988年3月,昂山素姬赶返缅甸侍母,想不到与丈夫和两个儿子此一别,却是天涯断肠之始。

      昂山素姬回国正赶上缅甸学生运动爆发,她被推举为民运领袖,领导全国民主联盟在大选中赢得压倒性胜利,并迎来了军政府的无止境的软禁。此后,Aris多次要求到缅甸探妻,均遭军政府拒绝。几经争取,几年间两人只短暂会面五次,比牛郎织女会面的次数还少。

      无奈的时刻,在岔路口,爱情与国家之间,虔诚的佛教徒昂山素姬选择了后者。——我们今天也不能随意评断这是为大义牺牲小我还是一种绝情绝义,至少我知道这份选择必然让她痛苦万分,那份爱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消失。也许......一会我要说到格瓦拉。

      夫妻最后一聚是在95年底,谁能知道这是最后一别?是否这是Aris甜蜜的回忆?这之后他便不再获准进入缅甸。
      99年3月,Aris因癌症在牛津逝世,在军政府阻挠下昂山素姬终也未能赴英奔丧。

      “我永远不会站在你和你的祖国之间。”当年Aris这句爱的承诺,最后通过死亡来体现。

      一个伟大的女人背后也会有一个伟大的男人,家庭,来自于父母亲友的爱,都是一个人生活在世上需要无比珍惜的东西。尽管有时,有的人的命运就合该孤独,这孤独之后便也同样成了你密不可分的伙伴,相依为命的至亲。

      现在的中国流行着成功者哲学,看来悲情主义的价值选取慢慢没有立足之地了,只能残喘着存在于与现代人无关的历史中,汉高祖刘邦与楚霸王项羽你会更喜欢谁?人们怕的是霸王义气尽,贱妾何聊生!如果你还在选坑杀万人、不纳贤言的暴虐的失败者项羽,我不评价,只想因为选择一致而和你握握手,这是一种傻逼的选择,但世界因傻逼而美丽。更何况,你喜欢的只是一个人的一方面,是不是终究还是觉得他比刘邦更有爱?
      我想选项羽的不太容易成为霸王,沾上关系的顶多是虞姬。

      作家克里斯托弗·希金斯这样总结格瓦拉的神话:“切的偶像地位因他的失败得到了保证。他的故事充满失败和孤独,这是它如此诱人的原因。如果他还活着,他的神话早就烟消云散了。”

      我并不同意他所说的更并不会潜意识去迎合,我们生活在现实中,并不是为了身后的故事和虚名而活着。

      为了你所珍视的爱而活着而奋斗,这就是美丽的故事。

      文章太长了,最后一个问题,让昂山素季来问:

      我笑起来漂亮么?

    分享到:

    评论

  • rice替她写了首歌,貌似叫unplayed piano,因为她很爱弹钢琴,但被软禁的那个地方的钢琴坏了。她是个伟大的女人。东南亚很多这种伟大的女人啊。
    ps,你文章写得真好。
    回复zane说:
    原来还有这个故事,得去听听:)
    可能是偏热带都是女人主家干活,男人休息,所以早就了很多能干的女人,而伟大的女人也从中诞生了。
    谢谢!
    2009-11-14 00:14:46
  • 我认为,女人年龄越大越有魅力,真正有魅力的女人年龄越大就越能真正地理解生命释放生命之美丽,那种美丽,是浅薄的小女生如何也装不来的。心一定放开,离开世俗的挤压,你在走向舞台的制高点,为什么一定受普通人眼光的影响,要相信自己,这是事实。许多例子都业已存在。不止我同意这个观点。
  • 好伟大的一夜
    好久没来了 没想到博主还身体有恙
    要保重
    为我们写更多的好文章!
    回复佩楚说:
    谢谢!
    如今身体正在痊愈了
    我会继续创作:)
    2009-11-10 17:08:56
  • 每次读到这个女性的新闻,都觉得她异常伟大。
    回复说:
    抛却其他色彩,这个词可以形容她
    2009-11-10 00:44:55
  • 去了英国才知道这个女人的故事,我倒从来没想过把她和dalai相提并论,但是仔细想想还是有很多相似处的。
    回复an说:
    甚至信仰
    2009-11-10 00:42:51
  • 很漂亮。难得的是,经过这么多,她看上去没有沧桑的眼神。
    回复大梅子说:
    她心中有佛
    2009-11-10 00:4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