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Nov 3, 2009

    理想主义的曲线救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50309792.html

      白昼,看不到耀眼的星辰;
      还有这许多许多的曲线始终萦绕在周围,给游弋在太平洋里左右徘徊的人捆绑与施救。

      尽管我从小就很是喜欢物理并保持了多年来众学科里最多的满分,家里着实还有不少由兴趣额外而致的实验模型与组装小发明留藏到了今天,但钱老更让我回忆起来饶有味道的却是他的理想主义精神,尤其在那个人世沉浮的年代,更带光彩;他的眼中不止是红色中国,而却又在两次与红色有关的大潮中活着走了下去——一个人一旦经过一次文革这辈子就应该不会再忘记,相同的错误也不会再犯。

      “奖金20元,原子弹10元,氢弹10元。”——邓稼先
      1985年,杨振宁看望身患癌症的邓稼先时,问起国家为两弹研发的有功人员颁发奖金的事情。邓稼先说:“奖金20元,原子弹10元,氢弹10元。”原来,由于国家经济困难,发给整个“两弹”科研队伍的奖金总数仅仅1万元钱,受奖机构自身又拿出一部分钱按照10元、5元、3元的级别分下去。邓稼先当时拿到了最高的奖励级别,但每一个“弹”只有10元钱

      “我姓钱,但我不爱钱。”——钱学森

      关于他们所为都仅仅用一腔不二的爱国热情就能解释么?没有那么简单吧?我们不是在看样板戏,这都是历史。

      “很幸运地在每一个选择的关头作了对自己人生最有利的选择。”——杨振宁

      这话到底该怎么理解?卑鄙、聪明或是句句箴言?  

      有群战士是用黑板上的曲线和公式来救国或救自己的。这是哪门子的曲线救国?在太平洋里或是在曲线之间游来游去早已让他疲惫,社会性保留的已经足够多了,人性(我指的是有关自私的人的本性)是时候应该好好爱抚一下了。
      三种命运的三个人,我们今天主要回忆的还是刚离去的——钱老钱学森

      他曾经历了五年软禁、诺兰的四个选择、三个国家、两次文革或者叫做两颗导弹和一颗星

      关于钱老的生平网上随便就可以搜到,不全面复述了,但是还是想尽可能地多回忆一些,与现在的非仅精英式出国留学不同,1950年以前,本身就已值钱的留学生钱老在美国学术与科研生涯一帆风顺,美国也给他提供了充分发挥其才能的空间。1949年,过去的民国已经不在,红色中国谁又能看得清楚,大批政界要人与学者纷纷迁往海外与台湾,钱学森正是此时顺理成章地加入了美国国籍,至少这里是目前最清晰熟悉的,而又是该最有所为能大展拳脚的地方。

      同样是华人,在西方世界往往能有举世之建树,除了最近才被追授的香港中文大学原校长科学家高锟以外,7位华裔诺贝尔奖获奖者是在西方获奖,或者还要说都是有台湾和香港或者民国教育背景的华人,尽管早有诺贝尔奖政治化这个说法,钱学森的理想主义本该就在这里一直开放下去的;无奈的是,一个选择被强加到了正春风得意的他的身上,1950-55年,麦卡锡主义盛行,力图以极右的形式来反对任何共产主义倾向。美国政府指控钱学森窃取机密企图运回中国和隐瞒在30年代加入共产党,与当时美共活动在湾区的一个党支部有关联,因而吊销他的机密工作许可证。由于钱学森那时的工作均涉及机密,所以他无法进行正常的科研。这时候他很快地反应便是离开,于是便有了之后的经典法庭辩论和之后的那五年生涯。(以下部分交待钱学森被扣押过程内容源引自WILLIAM RYAN和SAM SUMMERLIN所著《The China Cloud》http://www.gateway2china.com/report/qian/hong_suo.htm以及cctongbao.com/thread/1925745#c1925745,对以下内容以及钱学森生平的其他内容的真实性本人均不做绝对肯定,所用素材均来自中共官方文献及网络)

      在他托关系找到下面这位老朋友Kimball后,他告诉钱学森,”我不信你是共党“,并答应帮忙。但钱学森说了句 ”I'm Chinese, I don't want to build weapons to kill my countrymen. It's that simple.“。[很简单,我是中国人,我不想参与制造武器杀害同胞。]
      Kimball等钱一离开立刻去电国务院,”Under no circumstances, should Tsien be permitted to leave the United States.“。[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让钱学森离开美国。]
      还有就是那句 ”I'd rather shoot him than let him leave the country; he knows too much that's valuable to us; he's worth five divisions anywhere.“[我宁愿枪毙了他也不愿让他离开美国;他知道我们太多有价值的东西了;他在任何地方都顶的上五个师。]

      在洛杉矶机场,移民局的官员向钱学森传达了禁止离境的命令。由搬家公司运往香港的总重1800磅的行李被由八家执法机构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扣留。
      1950年9月6日,钱学森在家中被逮捕。罪名是[某组织成员,该组织致力于传播、宣传、教唆从事武力推翻美国政府的行为。]两星期后,以15000元取保候审,钱同学被释放回家。数周后,美国政府对钱学森一案开庭。下面就是这段著名的庭辩:

      "Do you owe your allegiance to Communist China?"
      [“你效忠于共产党中国吗?”]

      "I do not," Tsien replied.
      [“我不”,钱回答。]

      "To whom do you owe allegiance?"
      [“那你向谁效忠?”]

      "I owe allegiance to the people of China."
      [“我效忠于中国人民。”]

      Del Guercio sparred with Tsien for a moment and then demanded: "In the event of a conflict between this country and Red China, would you fight against Red China for the United States?"

      Tsien parried. The situation had not presented itself. There was no such war. Again, Tsien's lawyer protested. His client would need time to think about such a question.

      "We will wait here six months," Del Guercio snapped.

      But Tsien volunteered that it would take only moments. The room fell silent. Five minutes ticked by. Finally, Tsien said, "I can't answer the question now."

      "You can't or won't answer the question now?"

      "I can -- c-a-n -- answer the question now," replied Tsien, stung, "and the answer is as follows: I have already said that my essential allegiance is to the people of China, and if the war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ommunist China is for the good of the people of China, which I think is very likely to be, so then I will fight on the side of the United States. No question about that."
      [“我能--能--回答这个问题,现在就能回答你,我的回答就是:我已经说了我对中国人民效忠,所以美国若是为了中国人民的利益而对共产党中国发动战争的话,我想这(美国为中国人的利益而战)是非常有可能的,那么我将站在美国这一边战斗。这一点没有疑问。”]

      "But you will make the decision first? You will determine whether it is for the good of the Chinese people?".
      [“但是,你需要先做出战争是否有利于中国人民的判断之后,才会决定(是否站在美国这一边)?”]

      "That decision, yes, I would make."
      [“是的,我会做这样的判断。”]

      "You will not permit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make that decision for you?"
      [“你不愿意由美国政府来替你做判断么?”]

      "No, certainly not."
      [“不,绝对不行。”]

      1951年4月26日裁定[“钱是一个外国人,一个生于中国的中国公民,在美国任何地方,或者在进入美国时被发现,钱都应被驱逐出境。……(钱是)一个美国共产党的外籍党员。”] 钱学森被判递解出境,但考虑到美国的国家安全,钱学森被禁止离开他当时居住的洛杉矶县(COUNTY)。
      1955年司法部撤销了禁止钱同学外出的命令, 驱逐钱同学的判决立即生效。钱同学登上了开往香港的轮船。与此同时11名被扣押的美军飞行员跨过了罗湖桥进入香港。

      效忠于中国人民,我甚是喜爱钱老的这番言语;该是一位有理想、有智慧的人说出来的话。
      然而,这些带来的结果是这五年的软禁,美方认为钱学森所知的机密信息五年后就会失去作用。软禁虽不合理,但却比之后他经历的第二次或者说是真正的文革对本国知识分子的迫害要轻得多,而亦给他了一个能在日后保住性命的宝贵经验。

      《我的中国心》有期回顾郭永怀的节目曾借郭夫人之口为我们重现了当年的情景,许多人都把1956年到1966年的十年视为新中国建设的黄金时期,政策开明,科学研究的土壤肥沃,中国在一无资料,二无技术,经济基础薄弱,苏联专家突然撤走的情况下,克服困难,收获了大批成果。郭永怀也是此时回国,确实可以说是适得其时,人得其所,才得其用。
      郭永怀在《光明日报》发表的的一篇文章《我为什么回到祖国》写到“由于执行了百家争鸣的政策,对所有问题我们都空怀若谷,不经过讨论,就没有定论。对每一方面我们需要权威,但是权威绝不能专有真理。这点,我相信一年以来,已经是做到了。”此时的郭永怀是中科院力学所副所长,所长就是钱学森钱老,他们一人抓规划,一人抓落实,契合无间,后来科学界艳称为“冯·卡门学派兄弟搭档”。对了,这里提一句,钱老过世的第二天,11月1日,60年前的这天也是中科院成立的日子。

      我想,钱学森在当时他所理解的libertarian和populist直到left和right之间早已思索良多,在中国焕发春风而美国又让他失尽信心的情况下,游过了太平洋,我们今天也不能在一个角度下定论,他选择的是向freedom的正向或者什么方向迈出了决定性的步子。钱老说他的理想再次燃起在红色中国,而我看到他还是把自己的第一性确切定为了科学家。

      你会在诺兰曲线里选择什么方向?
      反正在文革中,你至少要明确立场。

      历史告诉我们,哪怕看起来最守恒的也是有细密的起伏组合而成,黄金期总将过去,真正的文革到来了。过去的经验告诉他如何活下来,这次不容许再犯错误,在这里的犯下的错误带来的后果,就如同那绝大部分知识分子的命运一样,绝不会像在太平洋那岸所带来的要轻松。因此,钱老也论证过“亩产万斤粮”,甚至说一亩地可以“收一百六十万斤蔬菜”。当年不是有人告他在民主社会钻研恩格斯的“反杜宁论”么?这回,钱学森彻底投身并发表文章声称要将马列主义毛思想作为科学研究的“最高”指导原则。其实,这些都不算错误,对么?

      他仍然是理想主义战士,他其实在想着曲线救国?谁知道呢。

      直到文革后大批人才逃离中国,是不是也借鉴的正是钱学森逃离美国的种种呢?

      在弥留之际,似乎后半身建树不多的钱老,仍然不忘道出心中的遗憾和对未来的期冀,“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当年他对苏联细分学科的不满由于政治环境问题没法抒发,后来环境好了他也讲出来了,为什么事情仍然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开去?这是一个理想主义科学家很难想象的广阔领域了。

      这一点,是不是杨振宁杨老理解的更深?这个在中美的实力曲线慢慢向交错走近时回到祖国,在82和28这个只是看似相似的数字中取得了两条曲线的交织,去抢夺李政道的名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在今天因为这此类的许多事得到世人众多诟病,且不说真实与否,他年轻时真的能看得如此清楚?


      看看我们的路线图,除了他们,绿色的降落伞我给的是敬爱的邓稼先。

      其实事情根本就没那么复杂,因为杨振宁是杜聿铭的女婿。但凡清醒的人来想想,放弃美利坚的沃土,就算回,杨振宁回的也该是台湾。

      换作你,你会如何选择,提着头送给伟大的红小兵们?人们本没有什么权利评判别人,尤其是在你不了解全部事实的前提的下。至少,杨振宁为人类作出了贡献。

      就像我们回到诺兰曲线看看,左派和右派的在百度百科的解释有相似相通的道理似的,

      右:自私贪婪一些就是右;
      左:无私高尚一点即为左.
      人性是自私的;社会性是无私的.
      自私太过违背社会性;无私太过绝人性.
      因此,人类注定要在左派与右派的纷争中获取进步.


    知道你们为什么不是被国家在历史前进中遗弃的废旧轮胎么?因为你们是研究可以飞向天空的物件的人

      然而——我又用了转折词了......
      “光前裕后”形容李政道是一个不那么舒服却很准确的说法,我们取了它的狭义含义,为了一个前人(比他大的人)增光彩,为后人添实惠。(有普遍说法表示,“宇称不守恒理论” 理论是由李政道首先提出,杨振宁补充使其完整)于是人们喜欢再送一个带光的词给他——光风霁月。

      而这个词,我想可以送给全中国的知识分子,全中国坚持下来的理想主义者。

      胸怀,是理想的大海

      这点,我们也可以看看最近的诺贝尔获得者高锟任中文大学校长时期的那些故事,如钱老所言,学子如果没有创新甚至连反抗精神也可以算上,那将如何进步?

      钱老,一路请您走好,并缅怀所有经历过那些困苦并为国家和世界作出贡献的先辈们。

    分享到:

    评论

  • 还是思考了,呵呵~~~

    BTW,今年,很多人都离开了~~~

    还剩下我们
    回复Akasha说:
    :)
    2009-11-10 00:43:49
  • 看不下去,太长了
    回复momo老婆说:
    ....有点
    2009-11-10 00:39:42
  • 先生太有官腔调...象在写报告总结.
    回复路过说:
    ......我以为我慢慢改了,没想到是加重了?
    确实写过好几年的政府公文....可是开始时候是刻意打压这种文风,没想到后来又出来了....难道已入肌里...
    不过即使带着官腔我也要反官僚!
    2009-11-10 00:4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