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Aug 30, 2009

    乾隆爷驾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45534051.html

     

      乾隆二百七十四年,
      边南狼烟复起,
      皆乃十全武功未尽之矢;
      十全老人复瞰江山,
      方今若为时机尝尽遗恨,
      则何如?

      乾隆爷还是戏说起来离我们更近些,他老人家沉睡了两百年,今儿被两声比红衣大炮还响的洋枪声给扰了,搞不好十全老人又要准备挥师南下,完成这十全武功。

      何谓十全武功?
      所谓"武功",指开疆拓土的大征伐,敌人是武力强悍的异国或境内其他民族。乾隆五十七年十月,以允准廓尔喀(尼泊尔)国王修贡、停兵、议和之请,乾隆皇帝亲撰《十全记》,第一次提出了在位六十年的"十全武功",就是"平准噶尔为二,定回部为一,扫金川为二,靖台湾为一,降缅甸、安南各一,即今二次(解围锡金)受廓尔喀降,合为十"。这即是“十全武功”,而自己便也自称为“十全老人”。

      也难怪国防部长梁光烈这两天特意到成都军区去主持动员会,这两天中国西南疆冲突不断,在缅甸掸邦北部第一特区果敢地区的华人领袖彭家声在缅甸政府军先出手动他后暂避出境,有消息说他昨日已计划与2800人正在山上准备反攻,尚且不知道战果如何,另一个少数民族佤邦联合军(UWSA)加入果敢军进行,其他同政府军达成停火协议的少数民族组织也可能加入战围,缅甸有可能全面爆发内战。
      同时,随着冲突升级,除流弹落入国境内造成伤亡外,大量果敢难民(华人)涌入中国,初期大部分被遣返,而大陆方面也没有作出与缅甸政府军强硬交涉的迹象,毕竟两家是友好邻邦,关系非同寻常,制约印度他的作用太大了。


    传奇彭家声

      人们猜测是之前美国参议员韦伯之前访问缅甸时提出了丰厚条件,当然除此之外各个国家尤其日本更是在缅甸投资甚多,而缅甸人也对日本人很好,记得我今年去云南缅甸时,了解到当地人都给日本人立碑,因为日本人是把他们从英国殖民和印度间接殖民中解放出来并对当地人如对满洲一样,当成自己的国土般照顾。但是除了经济,政治上国际社会多次制裁中国为他撑腰,而军人政府的军资有多少都是大陆提供,所以这次针对华人的事变确实是给大陆个措手不及,是外来利益驱使?还是内在经济矛盾?
      上次我那个小越境不能算真正意义入缅,而且入的是克钦邦,而舅舅一个朋友上次一起吃饭时说他之前经常去果敢所在的掸邦,那里的人如今的状况是,不种罂粟后,人民的生活水平日趋下降,经济出现矛盾,社会结构开始变化,我想也该是这次事件的内在因素。

      无论什么原因,反正自古“大国”周围的小国便有打不过请降,还占点便宜平安无事了解的作法。无论是拥有上国尊严的旧中国,或一向喜欢打肿脸充胖子援助人家的解放后的中国都喜欢无私地照顾周边这些尽管的确有其重要战略意义的国家,就如同大饥荒的61年,援外支出接近偿还外债的支出,62年以后援外更超过了偿债,都是铁证。
      同时,无论对果敢还是缅甸军人政府本身,中国其实都可以让步,因为利益有大小之分啊—为了大国利益,牺牲小国的利益,这是残酷且真实的政治法则。所以就还有一个同样的正在发生事件的地区:

      印度多家媒体28日援引印度国防部一名高级官员的话称,印度和中国军队自周二(8月25日)夜间起,在锡金边境发生小规模交火。但这个消息随后立刻遭到了印度国防部的否认。
      《环球时报》报道,综合《印度斯坦时报》和CNN-IBN消息,印度国防部一名高级官员说,交火发生在锡金首府甘托克以东54公里的乃堆拉山口。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交火在周三(8月26日)凌晨加剧,但没有任何死亡或严重受伤的报告。”

      锡金,这个在中国人耳边悄无声息消失的国度,尽管他的纳穆加尔王朝十三世国王旺楚克·滕辛·纳姆加尔仍在向世界声明拒绝承认印度对锡金的拥有,尽管他的父亲帕尔登·顿杜普·纳姆加尔,锡金的末代国王,曾经一个人在新德里的街市上,哭着跪着请求国际还他王国的公道。但是,随着2003年印度承认台湾为中国一部分的同时,作为世界上最后一个承认锡金王国的中国也在下发的文件说把中国接壤的国家由15个变为了14个——“山顶之国”,如此便消失了。
      如今,这个被人强行遗忘的地方又响起了枪声(当然,我不能完全确定),对了,现在这个地方叫做印度之锡金邦。在中国和印度(锡金)的边境,也就是手指地带,当年锡金国王流亡西藏时的暂时封地—亚东—之间的天然的使印度洋的暖湿气流进入青藏高原的喜玛拉雅山的缺口—乃堆拉山口—起的冲突让我再次想到了乾隆爷。


    乃堆拉山口

      1700年尼泊尔的廓尔喀军队入侵锡金,攻占首都拉达孜(Rabdentse),锡金国王越境逃亡到西藏,在热日宗的春丕谷(亚东)避难,作为宗主的达赖喇嘛将此地赐给他使用。廓尔喀军队继续向西藏推进,一度占领整个后藏并洗劫班禅喇嘛的驻锡地扎什伦布寺,结果达赖与班禅向清政府请求援军。
      当时乾隆先后两次用兵,最后由福康安和海兰察于1791年将廓尔喀人(尼泊尔)全部逐出西藏,并越境追击到加德满都。廓尔喀在挫败清军前锋获得小胜后请降,成为中国的藩属,这是乾隆“十全武功”的最后一件。

      这就是我为什么想到了乾隆爷的十全武功,其中有三今天正在发生,给乾隆爷的回归找个理由吧?
      其实《周礼》有言:"十全为上,十失一次之"。“十”是个中国人讲究的数字,乾隆两次平定天山以北准噶尔蒙古的战争和平定天山南麓回部(维吾尔族)上层叛乱,为统一奠定坚实基础;两次廓尔喀之役,也是完全正义的反侵略的自卫战争,加强了朝廷对藏地的控制。这些早已足够,而把不应列入所谓"武功"的侵略性的台湾之役、得失悬殊的两次金川之役,和几至全军覆没的缅甸、安南之役也算上,难免不“十全十美”。
      乾隆爷心存遗憾,今番终于想想趁着两个故地再起战事,来尝还个心愿?这个我看行。
      其实呢,中国自古就吃“大国”这个大帽子的亏,你看人家,小打小闹请个降就占了很多实实在在的便宜,乾隆爷是不是也想改改方针,这该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遗憾并未尽之事了吧?不能光耳朵听得好听,否则就成了毛泽东曾斥之为“蠢猪”的“仁义”宋襄公。其实呢,由此也看得出来,其实中国如宋襄公一样的仁义之师并不容易吃的开,中国人在战场上往往是不讲规矩的,也许是因为,生性文弱的汉人一旦拿起刀枪,那么这些人都相信战争是生与死的竞赛,并不是生与死的游戏。

      乾隆爷驾到,请起立,看十全武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緬甸的北邊原來的都是中國故地。1960年全送緬甸了。
    回复應子说:
    这2,300年中国真是做了不少这种事
    2009-09-10 17:1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