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Jun 26, 2009

    月球,安宁之旅,回程之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41584074.html

      流行乐明星的意义在哪里?
      尽管从专注摇滚的年代中走来,我却从来也不避讳和我那些沉迷摇滚鄙视流行的最不错的朋友们说起,我很喜欢流行乐。
      原因,有自己的,也有可能是大家的。

      最近被圈在封闭的剧组、之后的琐碎以及闷热的大气层中,让我没有太多机会上网、接电话和睡觉。不过,此时还是到电脑前希望能说几句,为了回到月球的迈扣(这么算是音译吧)。
      可能是战争离我们太远,所以今天当我上着互联网看着战争和贫穷中饱受痛苦和磨难的人们之时我在想,他们才不会在乎迈扣是谁、迈扣今天如何了。人生来就有自己的命,命起于童年。

      

      (说起童年,以下的不少内容是个人的回忆,也许看起来对你来说也会很无聊的)
      我对Michael的回忆全都是来自于<Dangerous>,那时我是小学最后的日子吧?我也记不太清确切的时间。这盘危险之旅的磁带,如此华丽,那些小英文字我是需要用显微镜才可以看个大概——因为设计师似乎没想让人看清其中的某些小字;心气的不止这些,里面的曲子也是我以往不熟悉的,小时候的我好清静,以前的磁带都是如理查德克莱德曼、卡拉扬,当迈扣摇摆着走来之时,我尚且不是那么容易就把他接受。可以清楚地记得,我喜欢A面的最后一首歌,整体相比起来,更喜欢B面;而Dangerous和Give in to me是我尝试学唱的两首歌。

      到了初中,Michael以我想象之外的方式频繁地进入了我的视线,比如,在课堂上,我的老师用了很多节课来放他的MTV和那部经典的《月球漫步》。这是老师特意从美国带回来的录像带,据她说国内肯定买不到。我看着《月球漫步》,是忽然地觉得,妈的,这才叫做想象力。

      所有这些记忆并不是我翻到了那盘卡带才被唤醒,而是我开着Sogou音乐而让一切历历在目。

      尽管Michael唱了我特别喜欢的Heal the world,想要救人于苦难,但相对于我,流行乐明星给带来的其实仍就是一份向往安逸的幸福,宁静且梦幻,不能说叫逃避,可以是种心灵慰藉,来自异星的。
      流行乐明星的意义是不是在这里呢?有的人愿意接受他人的万众瞩目、星光闪耀,安心的欣赏并享受。

      总结迈扣的一生是不太容易的,至少曾经有过极致的快乐,理当没有什么遗憾了。踏着太空步,慢慢向黄色的月球走去,这是我心中对他的最后一个画面;对,是背影,假使他能转过身,我想,肯定像下面一样,是个笑脸。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Dangerous也是我最喜欢滴~~他已经白了
    回复小金鱼说:
    2009-07-22 03:36:13
  • 到处都是缅怀的小画面和细语
    好吧
    这次我也人云亦云下了
    算是对生的负责吧
    回复纨卿说:
    嗯,我特意回来写的
    2009-06-30 22:40:12
  • 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有人戏称的说天才就是天妒英才,在5月26号,我有点相信,这是真的。
    回复Akasha说:
    真的么?
    2009-06-30 22:38:06
  • 估计你是会说点什么的
    关于迈扣,我是属于只有片段记忆的那类人
    最近电视里都是他各种制作精良的MTV
    印象深的的是他晚年的负面新闻
    成名太早,已成负累
    回复danielle说:
    晚年给我印象深的就是那个鼻子
    2009-06-30 22:3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