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May 4, 2009

    中缅的遗失地 一 这些太清晰的地方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38891943.html

     

      我们的先祖为了寻找火,曾经在早已被遗忘的大地上露体狂奔,冰冷的逆向而来的风中,他们依靠光与热的无尽欲望为自己取暖,那蒙昧的时代的回忆,只有在类似什么液体打入身体时才能循见支离的踪迹...... 

      用这段有点扯的话作开头,是为了后面不扯:)说明这不是Jean的电影,只是一次简单的出行

      其实这次来云南是有具体目的的,一是想亲眼看看发生在中缅边境的森林大火,二是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完成小学课本或是中学课本里当时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中国的一条分界线,漠河—腾冲线,漠河很早去过了,还缺一半;而在长沙停留的几天里,得到的消息是大火已被扑灭了。不过,已经在路上,让脚步停歇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回头,就更难了;似乎许多事都是这样的。

      那就从到之前说起吧?

      去云南,无例外的首先需要在昆明驻足。清晨到、夜晚走,较好地证明了自己确实是个过客。走遍了城里的几个古塔后,在我已经忘记名字的公园(我的记忆力减退的程度和速度真的已经让自己害怕了),好好地读了读墙壁上昆明城的历史,并听着老者的胡琴声在长廊的座椅上几近睡着。

      妈的,我竟然把那条十里飘香的小吃街的名字也忘了。
      临走前,我曾承诺我会等再回昆明时再回这家好吃的座落在我忘记名字的街道上的也忘记了名字的店吃午餐或者晚餐,不过我食言了;我为什么会如此随意地许下诺言,让我的话变得无足轻重,就如同我无足轻重的记忆一样,像一坨狗屎。

      算了,就这样,一夜的双层火车,我到了段公子的家乡——大理

      就跟我猜想的一样,不折不扣的现代化古镇,商业化的程度让我不太能接受。所以当天早上我就决定不去西北那个更有名的城市了。
      好在我还是算能较好自我调节的人,臆想些古代的场景,想象富足的大理国王如何在云的南边悠然自得地跟我一起远观洱海、踏入喜洲、骑马登苍山顶。我在这一切之后,就开始习惯这里的节奏了,其实住的我觉得还不错,就是他妈的也忘了宾馆的名字了,我挑选的房间前台小姐告诉我杨丽萍之前也住过。行,云南特色,加分。

       
      就是这个房间,被我砍价砍到自己也不太相信了,呵呵,不过仍然是我这趟旅程里最贵的,我是可以住很简单很狭小的地方的,不过我觉得这个宾馆环境太好了,我窗外就是全大理城最安静的大理博物馆,特别好看。

      有一点跟其他古镇很像,夜晚的大理很舒服,对我印象深刻的还有宾馆门口那个夜里才出来的烧烤摊,美味并一点不坑外乡人;这里我没有食言,第二个夜晚我再次光顾了,而且还是来回两次。
      不过,到我乘上去往陇川的长途车时,我发现大理对我来说不过是个过客,我宁愿不去深深地了解它,以好让我心里那侠光剑影的古时的梦不要那么清晰。嘿,延庆太子,看我凌波微步,腾冲见!

      
      我的坐骑,辛苦了


    喜洲,是白族人的天下

     

    分享到:

    评论

  • 恩,很想问下作者你的相机是用单反相机拍的,还是用胶卷机拍的呢,谢谢
    回复爱上蓝色耳环说:
    不谢,这次用的单反,但是我喜欢胶片,条件允许(主要考虑负重和背包容量等原因)会带
    2009-11-14 00:09:26
  • 找驴友~听很多朋友介绍过你,认识一下,短信你了
  • 想起曾经在某地买扎染的织物,前些天在收拾柜子时,失去脑体的把它丢弃,事后并无愧疚...那是价值的低贱,还是毫无情感的交换呢...
    回复纨卿说:
    失去脑体~
    这个词形容的
    也许本身并不代表什么
    2009-05-07 20:4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