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Apr 25, 2009

    詹妮弗,我们驶过卡桑德拉大桥了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38538000.html

      疟疾,离我们有多远?

      昨早上看到President Barack Obama is committed to making the United States a global leader in ending the nearly 1 million deaths annually from malaria by 2015, the U.S. ambassador to the United Nations says.
      这个身负全世界血统的美利坚总统正在行动,应对——世界上每天有3000人死于疟疾

      很巧的最近不止一拨朋友邀我去非洲,而那里便是疟疾的天堂。其实当然不止,看下面的图,我喜欢的“南南”国家似乎无一幸免,而26日将是中国的疟疾防治日——疟疾始终未完全出走他方
      尽管,我们的药早已走出了:昨天赞比亚提交的报告,该国疟疾死亡人数下降了66%,并重要依赖于青蒿素,这个来自中国的发明者的曾与诺贝尔错身的机会。

      小时侯听大人们说来自美国的那种大花斑蚊有毒,能把人叮死,是美帝国主义为了搞破坏特意运送到中国。现在想来,轰炸机本身无毒,除非肚子里装了“小男孩”。
      疟疾就是“小男孩”,还有蚊式轰炸机.

      如果有天我呼吁说让大家来保护蚊子这个物种,一定会被穿上连体衣胸前交叉个十字固定住双臂,再扑的给一针"重水",打包扔到安定医院去。
      人类对待传染病历史来说使用最多的办法显然不是治疗而是切断传染渠道,让“传染病”变成“不传染的病”;隔离切割人或者隔离切割其他物种,迫于压力,多数人还是会倾向于选择后者。比隔离并让感染的人类自生自灭更显得简单有效而减少非议的方式是杀掉传播的非人类物种。因此,人类团结一致,在历史上不断打响了无数次物种阻击战。

      公元6世纪的查土丁尼鼠疫、吸血鬼家族的狂犬病、14世纪的黑死病......离我们最近的果子狸带来的非典也是要杀果子狸的.
      在我国传染病分类里,非典、爱滋、疟疾都是乙类传染病,而最近的手足口病和流感一样同属于丙类,甲类只有鼠疫和霍乱。

      记得公元14世纪(1346-1665年),欧亚大陆和非洲北海岸,黑鼠们带来了新的鼠疫:欧洲死亡2500万人,占当时欧洲人口1/4;意大利和英国死者达人口半数。
      当时伦敦人行道上到处是腐烂发臭的死猫和死狗,人们把它们当作传播瘟疫的祸首给打死了;然而,没了猫,鼠疫的真正传染源——老鼠,就越发横行无忌了。直到几个月后的伦敦大火灾,烧毁了伦敦的大部分建筑,老鼠也销声匿迹,鼠疫流行随之平息。这次事件史称“黑死病”

      黑死病的流行是否可以归结于对轰炸机的判断错误? 


    历史上著名的瘟疫

      暂时先回到现代. 

      这几天我想很多中国观众会关注火箭的比赛,对开拓者的第二场输赢尚且其次,可是穆大叔这个NBA年龄最大的球员的因伤退役可能更让人记忆深刻,他同时也得到了J·沃尔特·肯尼迪公民奖。这是第二次,奖项创立34年来的唯一一个两次获奖的人,前一次是因为这个来自刚果的男人在家乡捐资修筑的专攻疟疾的医院和持之以恒的努力对抗疟疾传播的行动。
      今天在体育场或者8英里的舞台上,黑人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其背后的一切过于艰辛;这也可以解释他们中许多人暴富后的任意妄为和不守信用,因为从小他们便知道自己的命并不值钱,所以生者便不要错失任何机会。

      切尔西队的加纳小子埃辛如今星光闪耀。全家关注疟疾防治的他说过:小时候,在他们的窝棚附近有一个灌木林地,雨季那里会变成一个池塘,那里变成了他们理想中的球场。当然,那里也是传播疟疾的蚊子,最喜欢栖息的地方。而一切的星光闪耀便是起始于这片疟疾的温床。

      这些未忘记过去卑微的生命的人,在寻找生命的同时也在寻找尊严.全世界的人正在编织一张大蚊帐,蚊子到底在里面还是外面,许多人在让它变清晰。

      再次回到过去,说说麻风病

      西方中世纪时代的基督教国家,隔离病人的麻风病院曾达近两万间,至十五世纪,多数麻风病院已空无一人。然而,麻风病从西方世界消失之时,却出现了放逐精神错乱者的“愚人船”。
      人类从排斥与恐惧疾病导致的心理变化,使隔离仍旧在继续,精神病患、贫苦流民、罪犯,这些弱势以及边缘者,对他们的进化后的“隔离”即使到今天也仍未停止。
      我们暂且庆幸他们没有被归为“蚊子”一类而进行大规模绞杀吧。

      疟疾可怕,比病菌更可怕的是什么?
      是卡桑德拉大桥么?

      我发现在写东西上我是很能拖沓的,因为有事这两天,24日开始写,写到今天竟然连猪流感都爆发了,我才收笔!猪流感这个事,马上会引起全球反应的,初期控制难度可真是不小,肯定已经到处早都潜伏下危机了,但是高度传染性疾病虽理论上可能造成广大流行但扩散能力却也因此受到局限,如果应对妥当增加国际间配合还是可以控制的。

    分享到:

    评论

  • 转头即忘。
    回复水果刀说:
    猪流感终于来了
    2009-05-11 19:57:27
  • 有这些数据的存在,亦察觉自己是存在的...只不过可以带着相对泰然的注视,直到侵袭自己,或许这也是它们存在的意义吧...
    回复纨卿说:
    侵袭时自己更清晰的存在?

    2009-04-28 22:51:34
  • 一直不敢看这方面的报道,觉得我生活在象牙塔里就好,为啥非要让我接受这些……
    回复苏女侠说:
    其实离我们也不远了~
    比如现在SWINE FLU已经被世卫提高到4级了,已经很严重了
    2009-04-28 13:41:47
  • 一大早的,看完,打了个冷战,麻风病甚至比非典更让我凄凄然.可能是源于他在中国的时间漫长.象个幽灵徘徊在这个村落和那个村落之间.
    对于那些离我相对遥远的,我看到的竟然是-因为从小他们便知道自己的命并不值钱,所以生者便不要错失任何机会。一切的苦难,战争,疾病,在这些外在环境里煎熬的人们,有多少逃出生天,飞黄腾达了?上天给了他们多少后福甚至作恶的机会呢?所以,才会有人说, 不要规规矩矩做事,做人.规矩的都流于平庸.
    回复danielle说:
    麻风病真的如你所说那种感觉跟sars不同
    嗯,真的,有时候命运必须用生命去拼,并不一定能拼得回来
    2009-04-28 13: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