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Jan 18, 2009

    下一站凉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34159883.html

      前两天在收件箱中,小桔灯的季同学群发给大家的邮件——南方人物周刊一则新闻《四川凉山的彝族艾滋孤儿们》——忽的跃入眼帘,让我凝视了几秒。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尽管我从未踏足,却远在一年之前便跟我有了关系。事实上,这关系并不直接,也不深刻,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是几乎断开了。

      出现在我的Blog中,有很大的几率这里是个我希望或者已经自己去旅游探秘的地方,你看,它具备了这么有力的理由。用些文章里的话:
      深蓝色、白色的察尔瓦给人留下的感觉是神秘和静谧。
      ……
      群山环绕,白云飘渺。据说在更远更高的山里面,也还是有人家住的。据说,大凉山最好的彝族歌手,都是住在大山之后,难以寻访。这是一个气质忧郁的民族,他们善歌,悠长宛转的“多洛荷”、“高腔”,充满了难以言说的苍凉,令人动容。
      ……
      凉山是高寒之地,位于青藏高原东缘的横断山脉北段,地处四川盆地与云贵高原之间,是云南和西藏的交通要道。其东、西、南三面被金沙江环绕,北以大渡河为界,因为地势陡峭,河流湍急,凉山形成一个封闭的地理单元。
      ……
      自古以来,凉山彝族在当地割地称雄。凉山彝族作为彝族人最大的一支,顽强地保持了自己独特的文化气质。“家支” 作为凉山彝族基层社会的组织形式,以及等级制、“习惯法”、毕摩信仰的存在,使凉山彝族的社会制度和传统,与周边地区形成强烈反差。

      或者去网上看看资料吧?凉山http://baike.baidu.com/view/150691.html?wtp=tt

      然而,并不是。
      记忆回转,早在一年前,在与从加拿大学习社工专业硕士毕业归国的小凯同学几番接触后,我把我之前的经历和想法与她讨论与分享;她则将我的信息反馈给了一些海外基金会负责的项目,并表达了我对边区支援的意向。
    历经周折,在四川大凉山彝族自治州的支援幼儿教育的项目终于对我开启了大门。为什么如此艰难,关键的问题就是:时间。
      如果你是个衣食无忧想体验生活的人,我想奉劝,就不要害人了。如果你不能一口气在那里呆上至少整整的一个学期,而又没有其他聪明的方法来应对中间发生的事情,那么你将没有资格成为支教的一员。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样的先例无比之多,甚至有人去了就撒下一大堆玩具就拍屁股走人了。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耽误了孩子的无法重来的重要的学业与时光,对单纯无力的孩子们来说,无论是学习本身还是心理上,用两个字来总结那就是——创伤。

      我又扯远了。
      我基本上做好了心理准备,并把这边的事情都托付好;当然,有事我会回来并有办法妥善处理两地的事。
      一切都因为藏独事件而停止。由于安全问题,基金会停止了那个地区的许多项目并撤回了许多外方人员。在焦虑中等待时,地震接着发生了。所有有关的校舍似乎都倒塌了,所有的准同事好像都受伤了……

      一直到了今天,用耿耿于怀这词形容我的心情并不为过。
      四川凉山因毒品泛滥产生近8000名艾滋孤儿。据悉,2007年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吸毒人口高达1.3万,检测出HIV感染者已超6000例。专家认为,凉山的艾滋儿童问题,要比河南严重得多
      据说,今天凉山州由于地理、风俗传统等诸多原因,艾滋病已经到达了无法控制的阶段,一个古老种族如今面临的无比严峻的考验。

      我此时可以做什么?我首先给小桔灯回了一封信,说我以前就该去的,所以今年我会去。还是按我一贯的想法,能力有限的我没法给自己定一个宏伟的目标,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尽力而为,其他就安天命了。
      而季同学,给我了加了油:)

      怎么说呢?去那里的一切对我来说也许还是很未知,也许也会做很多错事。这让我想起几天前跟朋友吃饭说起来的一件事:
      三天前与三个朋友吃晚餐,说起这话题,我照旧搬出了之前的想法希望他们一对一捐助,果不其然如我所期;事实上,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人拒绝过。让我很是欣慰的同时,他们也提出了许多自己的建议和想法。讨论到尽管共同不信任的大型慈善机构,财务、执行等等都不透明;但是,像我这样做,是不是力度太小解决问题效果太不显著?成型的大型国内公益机构确实存在弊病。但是,有,总归是好事。比如听说最近招行还携手壹基金出了个壹基金爱心信用卡,是个类似集合办卡用户进行按月捐款的形式。虽然我自己不一定会去办,但是总觉得李连杰成立壹基金是在用心。
      记得,我以前在凤凰卫视第一次看到李连杰用他沙哑的嗓音,为壹基金拼命喊出一句句宣传口号,希望得到人们支持时,心底真的升起一分感动。我当时想,的确,做远比不做好。况且,我感觉他会做得好。

      不过总之,目前的我还是不想搀和任何其他形式或组织,我想用我自己的眼睛尽量去看看真实情况,不受媒体或者其他不明出处的声音的干扰,我需要真实的世界并同样用真实的双手去抚摸它。正是因为这一则新闻,牵动了一段记忆,我想去凉山贡献点微薄之力并给朋友们带回真实的消息,也希望得到大家的建议和帮助。
      尽管自己力量薄弱,但是我并没有宏伟的目标,我想慢慢来,希望与朋友们共同努力作些缘分所及的事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印尼 球很大 Jan 18, 2012

    评论

  • 这种精神很打动我。。记得学校有组织去凉山做教育方面的调查,对艾滋儿童的事也听过一些~虽说当地也有政策,但是还是感觉外界关注太少。。也不够确切~
    捐助的问题也确实很麻烦,信任危机毕竟还是存在得很明显。。
    再次向这个精神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