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Jun 28, 2014

    今日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271724488.html

        二零一四年

        六月二十八日记六月二十七日

        小记

    第一件事

        今天在给一本长期供稿的少儿读物写文章,节令,关于中秋,北京为此有拜兔爷的习惯,一种百变的、换装的吉祥“人”物,写完我猛然发觉,兔儿爷不是还有个意思么?所以我会再尝试写个成人版的。我不会低估孩子们的信息接受能力,也许他们比我这种死板、落时的人都熟悉。

    第二件事

        今天晚上从朝阳门上了地铁六号线回家,人不多,不过没有我的座位。

        站在车厢中间,人不多,所以书包可以背在身后,我就这样靠在管子上,把杨奎松的书拿出来:“读史札记”,蒋经国留苏的故事,还有张学良与西安事变。尤其蒋经国在苏联的这段故事很有趣,我以前都不知道他年轻时候这么“可爱”,难怪可以解释得通他后半生的作为。

        东四站停靠、开车。比较瘦的一位专门在地铁上卖报的老兄,刚刚一步踏入了大门,迟疑了一下,或者有丝无奈,仍然操着熟练的腔调:”报纸卖了,看报纸!“

        无人相应。

        以我的角度,完全的160度余光,当时的我在想:“这是我大概熟悉的一个人或者一类人,他们几个已经这样的方式十多年了吧?进门那刻,我觉得他是不是也很没信心?或者那种孤独,或者对过去的依恋,他们可能也曾很风光,可以说可能是非常赚钱的曾经,虽然要卖报,只是需要适当放下面子。朋友亲人看到会不会看不起?是不是不是在自己出生的城市就可以,还是适应了......我一个大学同学的舅舅小时候光荣地当了售货员......我这么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多少有一些职业有关的因科技发展多少添了点暮色下的悲情骑士的感受,这是罗伯特说的,廊桥遗梦里我怎么总记得这句话? 不管如何,如今报纸没人买了,他会很失落的.....他到底该怎么办?不做这个还能做什么?我还没想到。也许只先这样看看"

        在短短十秒内经过以上的思考后,我重新让看书变得不是“读”书,开始跟上了张学良的节奏。

        卖报人看到无人应答,准备尝试下一个车厢,他需要从我身前走过,因为我没有把书包按照很多人时候那样拿在手上,我很抱歉的使劲向后靠了一靠,对我来说真的会有“紧张”。

        因此,我没法完全听清到他经过时候确实很洪亮的说的话。只是似乎是——

        ”你真是好!竟然还有人真正看(这样的——但我肯定他看不到书名,所以我应该听错了)书呢!“

        不过坐在我面前那一排的一半的人却一致使劲看我的书名,我被我刚才的思考和心里那股同心,以及已经绝尘而去地已经到了下一个车厢的卖报人的话震动了下。单独来看都是平常,这样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我真的变成了平行思维下地同情了自己。原来还是很象呵呵,这回不是因为职业相关,这回是一个生活习惯。

        好吧,我继续开始仔细看蒋经国,引人入胜。

        因为在此前我很快思考了下,我好像只是一部分死板,总体来说未来的新奇玩意对我的吸引力和因此的行动力具强,不学习和更新自己似乎会有一点点无趣,至少在某些方面,没必要那么悲情,可以象孩子们多学习,向未来学习,或者就自己创作。岁月漫长,心从来都不曾老,就为了那些有趣的东西保有突破自己的决心吧。为此,我是共勉的,希望卖报人和每个人都可以听得到。

        未来是开心的。

    第三件事

        有一段打车的路程,我招到一辆的士,对面冲过来一位约莫近四十岁的年轻女士,说:“一起吧,方向一样吧?拼车吧!”

        我还是不太习惯,不过她很“开朗”,于是我们分别坐在了前后排。

        我没有回头,也没有礼貌地通过后视镜寻找她,便隔空与她简单讨论了一下(事实上我是有些耳背的,无法完全记述)。最后我跟司机说把她放在一段主路和辅路的出入口外,这样我可以在公主坟盘桥就回家了。

        司机师傅很冷淡没有说话,也许不习惯或者不爱说话。偶尔听到后排女士自己跟自己有声音的嘀咕,身上没多少钱了也。

        准备放下她前,她其实觉得与预期有一点点心理距离,当然,此情境下可等同目的地距离。她拿出十块钱,我没有要。不是因为她的嘀咕,按习惯,开始就没打算要。等她下了车,我才正视着这位近四十岁的年轻女士,很放松地笑了笑,让她也放松,这事再简单不过,远称不上“大方” 。

        到了下车前还有2分钟,这期间司机对我特别的客气,友好极了。

        想了想,司机开始是不喜欢和我说话;这“大方”实际上并没有补回--全体出租车司机刚刚缺少的那部分收入。所以,大家开心的来源在哪里呢?

    第四件事

        最后,在网上看到一个叫做“海”的网友说:

        "刚刚路过一个路口,正好俩交警交接班,我分明听到一个在对另一个说:“你看我一伸手车就停下来了,像不像万磁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