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Feb 5, 2013

    白雪原·黄旗海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231028003.html

    白雪原·黄旗海

    邱嘉秋

    原文刊载 《生命时报》

        视线所及满是白皑皑,伴着“咯吱”声,踏在地上一步一陷,回首望去,留下一路辨得清的足迹,想必这些都算得上是人们喜欢下雪的理由。

        眼前这番景象,一瞬间我只想到的是,雪下得还不够大。

        其实这里不是白雪原,这里叫做黄旗海。

        吴敬梓在形容水花时说到,“那江里的白头浪茫茫一片,就如煎盐迭雪的一般。”那与晶莹雪花同名的唯有这玉砌的盐粒了。如果在冬日里一、二月份到了黄旗海,可能你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漫天雪白,分不清哪些是雪,哪些是盐。



        自驾旅行如今越来越得到城市人的响应,尤其对上班族有限的假期,大家也想避开人流,说到底旅行终究是为了去体验一种不同的生活状态,自由决定出行路线可以更大程度远离喧闹。从所在城市出发,开车五六个小时基本算是休闲游的极限了,拿出一个周末其实前后也够了。

        回忆这次简短出行,选择目的地最初是从谷歌地图上搜索以北京为圆心的五小时车程外的位置,发现了这片很大的蓝色,地图标明:黄旗海,曾以盛产体肥肉美的“官村鲫鱼”闻名京津一带,并运往北京作为国宴佳肴。心里说,以前还真未曾知道离北京这么近有如此大一片内陆湖。于是,怀着对美景和美食的期盼与家人一起驱车上路。


        黄旗海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前旗。从北京出发要上京藏高速,路经美酒之乡怀来、河北张家口,最终到达内蒙古乌兰察布市。

        从集宁南出口出高速下来进入市区第一眼看到一座灯火辉煌凯旋门似的大门,后来才只知这是内蒙古最好的中学 “万人中学”集宁一中;如果周五出发可以选择在市内住宿一晚,市区里很大的乌兰察布宾馆,如果实在遇上客满,套间价格也仅三百。

        到此为止,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次日午餐后正式的旅程才过了不到十分之一,自驾游最不愿遇到的尴尬情况之一出现了,我们的车却突然出了故障,卡在路中央如何也启动不了,在本地也没有对应的4S店进行救援。二十分钟后,出现了四个年轻人,其中一位女孩子叫做乌兰。素不相识的蒙古小伙儿和姑娘们帮着我一起把车推过了两条街,到达了一家很小的修理厂。最终,淳朴的内蒙修车师傅以一百元完成了可能几千元的修理和可能失去的时间和心情。

        攀谈中,四位蒙古朋友得知我们的目的地时的回答让我不得不惊愕——

        黄旗海几年前就干涸了——怪不得出高速时路政员回应我的问询时说没有听说过黄旗海——如今是一片荒漠!

        太阳此时已经从头顶移步了很远,留下了彼此的联系方式约了晚餐烤全羊,我还是上了路,接连的出乎意料,怎么也要见一见这过去的塞外明珠。

     

        路上搜罗资料,第一行映入眼帘的便是:

        黄旗海是国家湿地保护区,在国家湿地保护名录中,黄旗海的类别为湖泊与鱼类。

        其实,蒙语为「昂盖淖尔」的「黄旗海」这个名字最后是因清代在八旗之首正黄旗辖境内而得名。此地是察哈尔蒙古族的主聚居地,北魏时称南池;辽代称白水泺;明代叫集宁海子或圪儿海。 

        关于湖与海的称呼,游牧民族称湖泊为海,蒙古人为北京的中南海、北海和什刹海等七海起的名字我看来更是显得小了些。

        确切描述黄旗海是个内陆微咸水湖,形状像个半月牙。曾经的黄旗海水面浩荡,水产丰富,盛产鲫,鲤,草鱼等,供应着周边市场及京津地区,连呼和浩特在5,60年代市场上也常见到黄旗海的水产品。夏天湖面上撒网捕鱼的小船星星点点,冬天渔民们凿冰下网,由多匹马拉着网,有时一网可捕鱼上万斤。后来成立了国营渔场,禁止村民捕鱼,湖边的村民只要手提筐子,沿湖边的水草里捞鱼只需半天光景就可满筐而归。当时的野生鱼一斤卖4,5分钱。

        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久,70年代末,由于湖面缩小,湖水迅速浓缩而碱化,由于各种类型的污染,湖里的淡水鱼已全部死光。黄旗海是自然湖泊,“存活”全靠雨水补给和上游的季节性河流填补,连年的气候干旱,黄旗海也失去了主要水源七金河和纳林河的补充。2005年,黄旗海彻底干涸。

        此时回想起来五十年代的罗布泊还是一片汪洋,湖里可以捕到一米多长的罗布鱼,但到七十年代末,罗布泊就从地图上消失了。

     

        不觉间驶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忽然觉察到是不是错过了?忙得开进了土贵乌拉这个村子,此时我发现,远处一片朦胧,让人看不真切。

        遇到了一位据土贵乌拉老人想问一下路,老人抬手一指远方,那是有一抹粉蓝色,临走时他说黄旗海以前水大时两个人骑马相背要走一整天才能碰头。

       


        终于踏上这片白雪原。这层雪白的盐碱垫,松软,特别的松软,双脚掷地无声。远方,还是如远观时一般呈现着粉蓝色。

        水,这的确是湖水,水又回到了黄旗海!

        躲藏在浓雾之间的除了那纯净的湖水还有一些晃动的看不真切的影子——

        听着候鸟们的起起落落和夹带回声的低鸣,冷风吹过,眼前恰是宛如世界的尽头。

        记得过去的记载,每年白天鹅、大雁及几十种候鸟途经歇息。候鸟们比我们人类更敏感地觉察到了变化,她们又回来了,因为水在玛雅人预测的世界末日前被赐回了这片察哈尔人世代赖以繁衍生息的“塞外圣洁明塘”。

     


        越是走近,双脚越是深陷,想起来这里二十年代时候被定义为沼泽地,便放弃了向前走的念头,这样远远看着飘飘渺渺不真切也是一种美的享受。从马路到湖边的盐碱地,植被变化明显,到了这里只有苔藓和地衣这些在最严酷环境下才能生长的植物,不同于其他同类,它们的身上还要裹上一层白色的盐外衣。

        拾起一小撮盐粒,拨开泥土,真的如冰雪般洁白。

     

        晚上回到乌兰察布,在热气蒸腾的屋中喝着奶酒,吃着烤羊腿;得到黄旗海又有水的消息,乌兰和她的朋友们显得由衷的幸福,而我的开心来源于这些美好的意外,想必这是一个外来旅人和世代生活在这里的本地人的区别所在。不过,我猜这份偶遇的缘分也是我们彼此共同珍惜的。   

     

        民风如此淳朴,也是其悠久的民族传统和历史所造就。乌兰察布地区是辽代的古商道,是去往波斯湾等西域的必经之地,也称西经道,也是契丹文化的发源地之一。除了来黄旗海观看美景和候鸟迁徙,这里还有著名的元代“集宁路”古城遗址和庙子沟古人类活动遗址及辽代鎏金面具契丹女尸墓。

        集宁古城遗址位于巴音塔拉乡土城子村北,有内外城之分,街道东西南北纵横分明。除了大量出土文物外,城内一庙建筑竟似四合院,大家都可以到现场跟北京四合院一比究竟。

        最后,当然少不了的还有奶茶飘香、哈达献歌、策马奔腾和蒙古包留宿的经典内蒙古大草原风情。

     


        “破坏湿地等于自毁生命财产的天然屏障”,我国越来越加以重视湿地保护,正计划修筑水管,引渤海水注入黄旗海,后从黄旗海开挖自流河渠,将水分输给巴丹吉林、腾格里沙漠等地。我想这时,黄旗海真的可以称为海了。

     

     

     

        黄旗海,不是白雪原,不是海,曾经是湖泊,告别了荒漠,诚然盐碱地也别有一番景象,未来还是希望她再次碧波荡漾。

    分享到:

    评论

  • 真心好看
    回复猫背上的吧啦说:
    此时也会是另一番美景:)
    2013-06-30 12:22:54
  • 干涸的海,还是有点难过
    回复shela姐说:
    如今有水了,不过还是很少,希望回到碧波荡漾时
    2013-06-27 15:04:22
  • 安静的地方,总会给安静的人带来不同凡响
    回复hay624说:
    希望你也可亲自踏上这片雪原,想必又会是不同风景与感受
    2013-06-25 17:14:27
  • P2,3,4,巨美啊
    回复bushifish说:
    内蒙的景色很是有感觉
    2013-06-25 17: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