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Jan 7, 2013

    两岸猿声啼不尽 轻舟难过万重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231009730.html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尽,轻舟已过万重山。

        几日以来,南周的风波全城沸扬。

        好似觉得《十面埋伏》的国民心态至少到今天还不过时,李重光“一闭上眼看到的就是中国的明天”算是清醒地知道自己所想要的明天是什么,也许他甚至可以抓住后天一些关键地要结。

        有些总觉不是孙中山先生说的话似乎启蒙了所有人,或者给了每个人一个理由:赌徒重阳为了荣誉和骨血,商人李玉堂起了个好名字好似也有一个魔戒在手里,郁白的古道狭风为着气节,车夫阿四为了爱情和相信...其实把这些拼凑起来,便也就是为人的一些享受了。

        人们说孙中山式的革命没有换来民族的和平进步是因为精英主导的革命是虚弱的不彻底的革命,就目前来看,即使是全民参与的革命便会是彻底么  

        不加深究,据说福柯觉得人类最美的时光可能已经过去了。    

        我说的话挺反人类的,只是左右思量多年,觉得很多事情当不会让你一个人就这么想个一知半解了。

        记得关于语言学研究时提到动物和人类发声时为何一位被成为说话、另一位被成为吼叫?研究时候告诉大家的答案是这样的——

        动物的发声是被动的,是因为被动需求而产生,比如进食,交配,防御,进攻等,可以说是逻辑的;而人类是主动的,非逻辑的。自主意识,是神赐给每个人的,当然也许动物们在进行更高级的思考,不知道他们的被诱导被欺骗从众行为是血液遗传还是大悟了生存之道。     

        总说起多年前参加过一次以曾有牢狱之灾的老程他们为代表的新闻高级危险分子的聚会,算是启蒙吧,搞得象重光或阿四一样,甚至身份可以说是年轻的满清军官,当然其实我都不是,只是去喝了点酒,吃了点甜点,为了多年后和小玲老师谈起陈婉莹而在当时和了张影。

        总之适当时候我说一句,“先生,学生报国了!”,别管这国是什么, 总会有人感动。

        已经过了万重山了,三峡都淹了,也该回回头回看一下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