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Jun 14, 2008

    雨后的味道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23016309.html

      很喜欢希优顿王在圣盔谷之战前对加姆林说的那几句话,由于把《指环王》看过了许多遍,最后终于背下来了,尤其这句:
      Where is the horse and the rider?
      Where is the horn that was blowing?
      They have passed like rain on the mountains.
      Like wind in the meadow.

      通过很多个当时的想象,我更深地体会到并喜欢上了雨滴顺着什么东西滑落的感觉。

      前天还有朋友问我北京什么天气,如果换作昨天我的回答就可以同样是雨天了。
      看过来,有一个月没更新了,此时,借了一场雨才暂且冲掉额头那层灰雾。怎么讲?
      -借雨过天晴

      下起了雨,世界就全变了。
      回家的路上,人们尽皆回避,原来世界是这么的安静,只有淅淅拉拉的雨声,旋律悠美,有时点缀着路旁小楼中轻轻的电视机的声音,温暖的色彩从湿润的土壤中、松树的龟裂纹中、未合掩的窗格中散发出来。   
      有时像野比一样,也梦想拥有那种随时能关住各种味道气体的小罐子,因为美丽的味道,通常是稍纵即逝的。   
      在我们大院里上有一片中有小径的松树林。只要一下雨,我就爱往里钻。它好比是道时空门,可以带我去别的地方:
      林子的东侧尽头有棵很高的梧桐树,树冠宽大,可以遮住一切。所以当我向东走的时候,感觉就是渐近十四世纪的英伦幽宅,昏暗中透射着诱惑的味道,闻起来,苔藓铺满脚下、两侧或所有目光所及的地方;中段,树木错落有致,雨水会不经意间滴落下来,好像走入了北纬50度以上的针叶林地区,空气变得比刚才清朗,那是树干和松叶频繁被风吹过后的味道;走到林子的西侧,我也就快到家了,这时土壤和草的气息淳厚,似乎回到了雨林,深吸一口气,太享受了。
      这时,我喜欢从松枝的尾端取走那一滴雨露,妄图多享受一会这种美妙的感觉。

      雨下长了,有种雾我独偏好,想想类似的,比如:
      地铁西直门站,由13号线路换乘2号线时要经过的那段废弃的车站中弥漫的白色的雾;
      前些天去北海拍外景的时候,用了下暗通御膳房的皇家冰窖,当我一步一步走入完全由纯天然制冷的地窖时,白色的雾忽扑面而来,瞬间那沁人心肺的感觉难以言表;


    北海皇家冰窖地下

      忘不掉的,还有去神农架时狭长深远的燕子洞里的深沉的味道。
      这些都该统称为—潮气—一种真正来自地下的味道,直到觉出雨水暂时统治了这世界,他们才会走出来,正也如我所期待。

      此时才出来的还有一种味道。
      第二天早上起来,趴到阳台上看依然未停的雨,忽然闻到一种酸酸的气味,循它而去,原来是木头的味道;直到雨下过好久,那些不封漆的木头才会散发,就如同森林的味道,香淳而充满回忆。

      上面那五彩的瓶子,不仅是因为看起来是五彩的而让我喜欢;这就是我心中那“野比的罐子”,摆在沙滩上接着雨水,散发着不同的味道,等我去品尝。
      雨后的一切似乎都很美妙。

      雨滴在洋文里叫做Raindrop,很形象;其实,直到它顺着树叶缓缓滑落,最终同样会被Drop而破碎。
      雨滴是个球面,有时会折射两个不同的世界,并且会碎裂。此时,在四川的地震灾区,下雨会带来的是死亡的气息。残垣碎砾下面,雨水浸泡后,散发出来的会是大量尸体腐烂的味道,唐山大地震的后代曾对我讲过那种味道的震撼,让人们感觉走入了地狱。
      Gov的过度宣传果然导致了热度陡然下跌,现在灾区仍然是形势紧张,需要的帮助是持续的、有效的,下起了雨,不仅仅救援清理工作会遇到困难,瘟疫也会借助流淌的雨水走向他方。
      yao刚刚从前方撤离,前方目前管理混乱,却仍然需要更多的援助。

      别的不多说了,希望不久的雨后,大家可以同样闻到美丽的味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你好长时间不更新了阿
    恩,雨后的感觉就是很好
    灾区的雨后还真的很恐怖
  • 今天竟然更大,被淋透了...
  • 北京现在居然雨月下越多了
    以前都不怎么下的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