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May 7, 2012

    痰的来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210982781.html

    画出来用了很久,方法很笨,一点点蹴就;发现最近鲜有时间可以坐下来如此书写。
    结果就是能看出来这是从上面吐了一口痰下去,还是在下面看到上面吐了一口痰落下来么?
    费了半天工夫就是为了个“不明所以”

    有时觉得 意识形态最不同的第三世界街头小贩和世界第一大国家的主席言辞上没有区别。
    要知道总是标榜自己是正义化身的人往往会有个角落极端的邪恶;
    人们骗人前往往会先抛一句“说真的”或“不骗你”;
    小贩每天都在亏本赚吆喝,或者那位化身总会在出口前来句“天地良心”

    我们往往不知道选择后到底是更好还是更坏,
    许多人总是悲观着觉得自己站在高楼大厦的正中央等着那口痰下来,
    而另外一部分人被他们认为是邪恶
    这动机不明。

    所以大家不去想痰从哪里来,还是去想到哪里去吧
    你习惯洗澡的时候pipi么?至少不是caca.
    吐出的痰和pee出来的哪个更晶莹剔透?

    忒恶心,说别的

    于是不知道好坏的人越来越极端
    第二轮大选中史无前例的极右x翼的勒庞之女勒庞拿到了18.2%的选票,在蓝领阶层比萨克奇的拥护度更高。
    极左也拿到了15%,这个最初诞生左右的国家如今又走到了前面。

    奥兰德当选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身为左翼,但是作风更保守,但这保守却不是经济紧缩,而是保守以往,而口号又是变x革——可能没得说了,在不好的时候,人们总认为变至少还有机会——在危机时期,“左”传统上代表社会民x主力量,在经济上更倾向于促进社会x公平,这将天然为其争取支持。不过似乎无论是谁上台,我很早前关于欧盟分化预测都会趋近成为现实。

    分裂、混乱、极端、不信任,危机的四个孩子

    极右确实也很有道理,最后回归天然,不一定是坏事,所以有时候极右也代表自由。
    法国人是懒惰的,是向往自由的,不管如何,这些是简单的,甚至可以是轻松的。
    连法国服务生都可以傲慢地在客人的餐盘中淬上一口痰

    事实上我们才是在深水区里游荡,复杂的不能再复杂,方向不明确。有个想明确的,由因为路线问题牵扯事关重大被下马。以前好啊,士农工商各司其职,这么多年下来如何能不倒,因为早形成过公民社会,如今市场、政府、社会、法制和和在一起下锅,就好像一口phlegm.

    插播两条很多很多天前我记下来的,新闻联播里头“某某领导冒着蒙蒙细雨...”为什么我没忍住乐?

    凤凰的节目“中国更关心如何签署协议” 苏丹驻华大使萨利赫说,他可真直.

     

    我记得我上初一的时候第一周的外教叫做 萨曼萨.痰。 原谅我,我脑子里总是想着这个中文字。事实上,她温文尔雅,整洁靓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