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Apr 5, 2012

    太平小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203023236.html

      京派小说兴盛起来是由于他回归了乡土

      那时候文化中心去了沪上

     

      左翼要为政治服务

      海派主张商品化

      而少有了政治压力,自由主义在京派中催生

      以至于影响了几代人的文化

      我们的上和上上辈人或者我的前半生甚至不知道我们本该是什么样的

      因为这挽歌式的文化冲击

      在雨后春风中,会显得特别的猛烈

      好似人们可以永远生活在挽歌中一样

     

      安贫乐道

      我本以为是古来的传统,从商人是下九流那时开始的

      其实算来,不过是一百年间的事情

     

      胡同里,难道就不能容下外出行走的大富贵么?

      显然不是

     

      在胡同里有田园牧歌?

     

      是从凤凰城飞来的沈从文先生

      从江南水师学堂走来的周作人

      还是已经出走的。谁出走了?

      谁也没有出走,一句没用的话。

     

      每个人都有理由田园牧歌

     

      京派小说来自湘西、来自鄂东山野、来自苏北乡镇,

      可是生于斯养于斯的孩子们没有机会体会

      到今天,可以看到绝大部分售货员,

      这个我的同学口中道来是:" 以前家里人如果出了个当商场售货员的是无比光荣的事情"

      他的舅舅便是如此,

      可是那是个靠历史绞动的大家伙,看似很慢,其实一旦开动起来,油脂也会干涸.

      我半个分句都没有说完,可以看到绝大部分售货员都是北京的时尚青年们,在他们身上都看得到黑箍,这是世纪的挽歌,一个时代的终结。

     

      理查德·耶茨也是个边缘人么?传世的文化为何总和苦闷围绕在一起?Rich很hard?

     

      边城,京城又何尝不是边城呢

      这个被边缘化的地方

      况且什么言语也说不出来

     

      不说这里的事情,而叫为京派

      达观自如,也兼容并蓄

      爷这个称呼,其实是渴望亲近与平等

      尴尬的称呼,爷们心中是希望真正没有人把别人当作爷,更不要当成孙子.


      在我记忆中的西单,没有一座高楼

      右起两家,是最奇怪的建筑,因为进去前要上左右两道楼梯,这是天府之国,小时候不知道,因为天府之国就是天府之国,所以要有条通往天府的阶梯。于是担担面便成了最美的食物,里面温暖带着光,窗外却很冷,于是不管世人到底怎么想,我便认为皆向往。对面的金店和羊肉泡馍,一样的热气腾腾,珠光宝气,暖光就像永远笼罩着他们......

      照片我摄自台湾

      特意挑选了一张有影子的,这样不至于消失

      现在,面向西面,悠然见南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飓风避难号 Apr 5, 2013
    苹果有虫 Apr 5,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