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Jan 18, 2012

    印尼 球很大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188225632.html

     

      昨天我看到这条新闻前,我一直无法确定选择大马还是印尼作为下个潜点。

      尝试过iphone上zombie smash的朋友们可以看真人版的了,这里我必须粗鲁一下,太牛b了——

      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处?用处很大,用来爆头的

      Railway staff in Indonesia have started hanging concrete balls above train tracks in a bid to prevent commuters from riding on carriage roofs. The first balls were installed just above carriage-height near a station outside the capital, Jakarta.印尼铁道部门在主要铁路干线上垂挂可以爆头的铁球,以防止车顶攀爬,第一批球在雅加达。

      亚非拉盛产Roof riders,铁部长常教导大家,看人家都在车顶上,中国不错了。纪录片导演June Bam-Hutchison拍了部此类题材的片子,讨论反种族隔离制度和南非如今停滞不前的民族变革,我觉得有必要多加点料儿了,如今这个就很重磅。

      我非常爱坐火车,浪漫的交通工具。印度有三列很豪华的豪华列车,而很不豪华的破车数量绝对可以把前者忽略掉。我猜认为坐在破车顶上很刺激的人绝对不止一个,可要让天天上下班的认可此观点也绝对很困难。尼西亚呢?荷兰殖民者留下了全国的错综复杂的小窄轨,几十年下来政府没有打算重新规划。

      在这里我收回前几天说出的一个想当然的错误——在全世界只有中国有这种大范围的集中人口迁移——显然事实并非如此,比如开斋节,定更是举国大迁移。

      所以,印尼每年因为车顶掉下来的人不计其数,伴有各种社会问题如盗窃和性骚扰,女士专用车厢粗鲁地解决了一下感觉汇报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于是,更粗鲁的就来了——还可以多汇报一个成果,全民武术水平的提升,以及优胜劣汰的人种培育计划。

      看看人家的应战宣言就知道我可不是空穴来风

      "I was really scared when I first heard about these balls,'' said Mulyanto, 27, who rides daily between his hometown of Bogor and Jakarta almost every day for work.

      "It sounds like it could be really dangerous. But I don't think it will last long. They have tried everything to keep us from riding... but in the end we always win.''

      其实印尼球很多,我不得不感叹,你们印尼人太猛了...

      这个球是用来堵火山口的!

      防止泥火山喷发...堵了这里,那压力何处释放?有个调查分析机构机构说it was a natural disaster resulting from increased seismic activity following a major earthquake two days before the mud began flowing。按他说法,好嘛,这回不光有火山还有地震了

      本来不想提,印尼的汉子们确实球大,曾经《金陵十三钗》里的惨烈场面你们在现代重演了好几遍,搭对手戏的仍旧是华人。打仗或者争斗,不跟真正的对手角逐,欺负手无寸铁的中立女子和孩子算本事?

      不说这个了,说回身边

      昨天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到快过年的时候,任哪里都是一片出奇的宁静。除了火车站是热闹的异常,鲜有迎来尽送往,为了少见些伤离别或让想强行拼命回家的人莫拼了命,便禁了比大铁球温柔的多的站台票这后来才有的发明。于是场外车水马龙,要送的终还是要送的,只是这次要远远地完成“终须一别”,而要归家的人也从未放弃希望,游荡在"人群"之外,游荡在社会边缘。

      插一句,其实我想把“美其名曰”这个成语放在我所有的句子前面,就这样,全文同。

      孟加拉国坐一百公里最便宜的车票要两元人民币,可是人们仍然坐不起。为什么roof riders听起来不觉得有悲情英雄的感觉?骑士跟他们没有关系,有产阶级哪怕落魄的才会有此称号,所以他们没有拥有过什么,哪怕这讽刺的称号。


    roof riders和大家最终会被铁球所替换,或者替换掉铁球么?

      从技术和强制规范能解决的了问题?没有哪个立场的人会从心里认同此说法。社会公平?相对的。权力阶级做再多的好事也是在永远高于对方这个前提下运作的,而公正的法律是不是也就是支配的工具?
      前天看到中央六播的关于在南美洲保护美洲豹的纪录片,白人环保战士孤身进入南美荒蛮地,跟当地政府和原住民周旋最终阻挠其当地经济农业扩张建立保护区的英勇故事。很正义对么?不同身份的人说道类似哥本哈根,发达国家作了恶要和发展中国家一起买账,牺牲别人的利益来完成自己已经无需考虑的需要。美洲豹是认同自然规律的,人,不是。工具和语言,都不如是否跪拜在自然脚下这点成为人与动物的最大区别。
      罗伯特 · 弗兰克的《达尔文经济学》我看这两天还有人讨论

       关于瞪羚应该在进化里更多提升速度,而犄角更多是为了群体内竞争而造成资源浪费。可对群体而言,一只瞪羚快了自然会有其他会因慢被吃,然后鼓励剩下的也快起来,于是和美洲豹之间的关系大家等于一起来浪费资源了,还不如都慢点,还不如联手。或者都快点,因为他也有他的敌人。所以演化就是相对,我们可以有很多种办法或者产生很多看似同时更物美更价廉的产品,但只是看似。所以人类觉得这些很无奈于是选择了做一个违背自然规律的物种?  

      怎么才是更好?这个问题太棘手了...通篇下来,如果只从字面来看,能确定的事情好像只有强奸是绝对错误的,其实我想说,就像对浪漫的趴火车一样,一切其实都是好的,因为我们本身就并非仅是个体,进化和演化在我们身后的世界也在持续,都看得到。一切都是缘份和命定的,只有世界存活,我们便存活。 

      火车的问题我想不明白,倒是忽然觉得在群体和次群体内的矛盾,比如环境保护和落后地区发展的矛盾问题,前些日子我看到的一个做法让我眼前一亮:厄瓜多尔发现原油,但是面临着破坏亚马逊的难题,这不光是对全人的责任,也是对自身发展的考虑,怎么让发达国家即闭嘴又掏钱?虚拟石油——挺聪明的,向境内外捐款者虚拟出售石油,预计每年筹集4个亿。不知道这套如果不是国家层面操作是不是也可以应用到各个差异地区。

      扯得好远,结语:

      印尼你可以弄个虚拟铁球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下一站凉山 Jan 18, 2009

    评论

  • 那是个什么国家啊,真恐怖,人满为患
  • 好久没回来看了
    终于更新了博主
    您写文章越来越深了
    后面没怎么看懂
    不过文风依然洒脱
    回复TENNI说:
    :)thx
    2012-01-20 19:3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