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Oct 15, 2011

    糟糕的椰子和尴尬的寄居蟹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172238376.html

      纳富提,阳光最早照耀到的首都,她属于图瓦卢,被预测将第一个被沉入海底的那个岛--国。

      昨天看到Two idyllic South Pacific islands are facing a water crisis; they're running out of it, and fast.The island nations Tuvalu and Tokelau have declared states of emergency after six months of little or no rainfall.

      于是便是,美丽的图瓦卢在被预测成为第一个沉没的岛屿后现在又严重缺水。

      在Tuvalu人们能歌善舞,少用乐器,常以击掌伴奏。他们想过,换成拳头也没有用。

      这个世界第四小的国家,慢慢被淹了后就会有可能变成第一小。

     

      其实岛国居民还是很欢迎外来宾客的,上个月去palawan,我第一次下飞机遇到鼓乐队欢迎。
      如今在Tuvalu,洗澡都成了问题,还是不要出汗了。

      那早上,在Miniloc island旁边的我不知道名字的很小的岛上,wangwang坐上皮筏,把所有的东西带上就划水走了,这时,我便真正的一个人站在远离陆地的无人小岛上了,那时我忽然意识到,如果jose过几个小时不过来,我连水都没得喝。

      没有游船经过,更没有人,之前我曾很想这样,尤其晕船前。
      两只从别的小岛游过来的小狗,一直在吃着我省下的冷炙,看得到远处崖壁上的燕子在徘徊,于是几天后在小镇我去喝了几碗燕窝。 

      大海报上面的椰子就是被我拿着砍刀胡乱砍了几十刀后的结果,旁边那瓶baracay自从我seasick后就开始躲着它,其实非常的好喝,味道像百丽甜,又多一些酒精,很合适的搭配。

      这是我剩下的两种淡水。

      图瓦卢以前靠降水收集淡水,可最近The island nation relies almost exclusively on rainwater collected from the roofs of homes and government buildings to supply a population of 10,000. However, three dry spells over the last three years has gradually drained the community's water supplies.

      记得我看过一本书上介绍希腊的一个小穷岛上的成为世界典范的低成本淡水处理,但显然我不清楚是否挖地洞方法一样适合在Tuvalu。

      美国的连线杂志提到有人想把南极冰川拽过来放在非洲,如果这个不靠谱,中国科学家发明了水上行走相当于390只水黾重量的机器人,原理也是学水黾。

     

      尴尬的寄居蟹,有或没有水,都会死。

      Tuvalu也是。

      能看出画面里的寄居蟹在哪么?之前是这样的。

      在这个海滩上,我坐这只小家伙旁边呆了挺长的时间,直到后来,觉得它好累,于是我也累了。

      金三角的中国船员们遇害,明显是因为万能的中国商人搞的赌场再次抢了异乡本地人的生意,其实呢,是不是在大湄公河上这些恩怨已经流转了百年千年?

      澜沧江江如其名,故事很多,泰国的大水是不是我们淹过去的?
      每个大坝的修筑似乎都和旱涝分不开了关系。

      关于三峡大坝的一众丑事早已昭然,而澜沧江的大坝有人说,湄南河上游发源泰国山区,但澜沧江大坝工程,影响湄公河等周边支流,中国有计划控制泄洪,让泰国洪水雪上加霜。当地居民说,去年湄公河旱灾,当时已有传闻澜沧江大坝让湄公河水位减退,酿成旱灾。

      上面所说还有直指人为,可这次长江中下游的大旱确不可能自己故意为之。有人说三峡工程曾经被责为地震、云南干旱的导因之一,这次人说三峡大坝阻断了暖湿气流下行导致降水减少、蓄水导致下游湖泊水面缩小……

      尼罗河注入地中海前经过10个国家,上游的苏丹、埃塞俄比亚威胁要关上“水龙头”,埃及反映强烈。印度也曾建大坝引起巴基斯坦不满。中国在雅鲁藏布江水坝也让印度不满。全球最长的20条河流上都建有大型水坝。 

      而前几天电视演到莱茵河的治理,其实他们也是经过一个蒙昧的工业化发展时期,让一切糟糕到底,上下游国家也曾针锋相对,但最后能够整合这么多国家之力,让纯净重新注入,确实可以成为欧洲人的骄傲。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转折点因为灾难而成就。我想中国人既然有前车之鉴这句成语,还是未雨绸缪要来的更好些。

      水,确是生命之源

      没也不是,多也不是,脏,也不要为好


    我在烤鱼

     


    我在钓鱼

     


    潜水到他们之间


    夜的大海,宁静

     


    我门前的暮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什么时候我也能旅游到那么远
  • 海底真的好强大啊!什么时候我也能旅游到那么远呢
  • 不错的
  •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