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Aug 2, 2011

    无轨的自由号列车 众神黄昏的动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153435992.html

    无轨的自由号列车 众神黄昏的动机
    邱嘉秋

      德国的拜罗伊特,华尔纳写下了(尼伯龙根的指环)的第三联 (齐格弗里德,台xx湾人叫他齐格菲)

      在第三联的第三幕的开始,“自然的动机”与“女武神的动机”融合,“契约的动机”解释了布仑希尔德沉睡的惩罚,并隐含着“众神黄昏的动机“

      噢,齐格弗里德  

      前几天和朋友吃饭,跟我聊起他们去中央x校学习,最近各派别智库的意见争执已进到了白热化,尤其集中于民x生问题和体x制改x革方向。正逢此时,动x车x追x尾了,惹起了更大一波的民x愤,我想这一定会催化意见明确。无论结果如何,代价已经由无辜的百姓们背负。

      要知道在尼伯龙根的指环第一联《莱茵的黄金》中,众神之王正是因为违背给巨人许下的自己的小姨子作为妻子的诺言,只能用莱茵的黄金来诱x惑贪财又贪色的巨人,于是不得以去偷莱茵河下面那下x贱的无耻的侏儒(现实来说,以前的西方人明目张胆地将侏儒称为邪恶的化身,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黄金来交给巨人。其实契约的精神人和神都在遵守,如果没有他将失去信用、信誉和信任,试想,如果你压根就没什么可失去的,不需要信用。又会是什么样的世界。

      社会学家Ashis Nandy:“在印度,你永远无法选择要混乱还是要稳定,而只能选择要可控的混乱还是不可控的混乱”
      别处,暗流才更加汹涌  

      中国x社会常在暴x君政x治与暴x民政x治之间摇摆,新的解放者常比旧的压xx迫者,更令人恐惧。
      很喜欢的《新周刊》在新浪的微博却好像是另一个人,他推荐了伊维塔·泽鲁巴维尔的《房间里的大象》并说“历史将记取的社会转变的最大悲剧不是坏人的喧嚣,而是好人的沉默。”(马丁·路x德金)“皇帝的新装”是典型的“房间里的大象”,尽管某些事实触目惊心地存在却视而不见。就像鲁x迅说的,尽管铁屋子里的人快死了,但呐喊者更讨厌:人们不愿正视。
      他不是孙x中山这样的人杰,背负不上类似可能没有让中国就成为一个成功的君主立x宪国家这样的后果。人们还没有做好准备,或者有很多人已经在事件起间,正义凛然的呼喊,预备好了好好来利用这场惨剧,为了目的。而更多的是不明白。

      《野火集》里“不一样的自由”,这一节我很喜欢,而今看着眼前这些,他们只取了一部分,让我有怕的那一部分。人人都想争取做“人”的权力,比现在的人再多一点,却忽略了更多一点的那一部分。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对自由和平等的解释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原始的野蛮人,我不信任这种自x由,这种所谓自由将永远地奴役所有的人,包括权力顶端的人,而失去自由。而今天的无序却仿佛印证了他的话,知道为什么么?因为他面对的是众“神”,而非众人。

      明白什么才算明白呢?可能在机器中控车间的工程师们已经明白需要将压力施放,才可以有助于稳定,让怨恨体现出不信任与偏执,这种气息带来危险,也会让人们更加迷惑。
      机器不止一个,他们正争相互相驾驭,他们一共用最海面最尖锐的鱼鳍的来掩饰水下的庞大身躯,焉不知今天的人们很多虽然没见过猪跑,却基本上都尝过了猪肉。通过电视我们看过了很多关于鲨鱼鳍由远而近漂来的幽默或者恐怖的桥段,这是媒介的力量,今天的媒介还给了观众看见鲨鱼鳍惊呼、嗤之以鼻和表达饥饿的权利。水下的庞大生物何以遁形?这也是媒介的力量。

      噢,齐格弗里德 

      贾x平凹在废都里找到一首歌谣,跟众神不同,在人间有十种人
      一类人是公仆,高高在上享清福。二类人作“官x倒”,投x机倒把有人保,三类人搞承包,吃喝xx赌全报销。四类人来租赁,坐在家里拿利润。五类人xx大盖帽,吃了原x告吃被告。六类人手术刀,腰里揣满红纸包。七类人当演员,扭扭屁股就赚钱。八类人搞宣传,隔三岔五解个馋。九类人为教员,山珍海味认不全。十类人主人翁,老老实实学雷锋。  

      在德国的Thuringia,也有一个古堡,不叫座废都,在1802年,来自德国各个各地的500个学生就在这个城堡里第一次开会,有人称之为德国现代民主的萌芽,陈大师形容这是德国的“五四运动”,叔本华、尼采、华格纳、李斯特都来过。

      于是,我们中国的知x识分子很苦恼,为什么作歌谣的人不能被写进去?
      今天的有知识的分子们大多都有这样的共识:此类人在变xx革中本应扮演道德和认识上的核心角色,或者是推波助澜者。似乎人人都拥有这种驱使自己前进的使命感,在利益面前,未经磨砺,未经判别。且会越呼喊越发现自己难以加入众神的行列,弼马温也不是相当就可以当上的,之前必须是齐天大圣!

      噢,齐格弗里德,我不知道鲨鱼鳍下面是什么。但是,瞧,我认识这叫做鲨鱼鳍。
      他们生活在水中。

      这是在日本地震海啸后从水中尽力捞取遗物而让亲人们认领它们的地方,可怜的岛国不仅四面都是海,连少的可怜的土地上如今都溢满了水,而动车就因为边上恰巧有个泥潭就连同人一起埋进去了。有时想起来确实想骂街。

      丢失信任的后果极其严重,首先重塑信任就是一个最难的事情。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遇到因为某个事情,比如误会,明明知道是个误会,却可能仍然最终导致合作伙伴的破裂,情侣的分手。是的,明明知道是个误会。

      如果它根本不是误会,那么挽回就更是...在中国这个唯一能出口的国家级核心技术在已经被各国关注的情况下,可能全部打水漂。同时,为了挽回信任,还会让业内倒毙一大批公司,因为更换零件所带来的是产业大换血。在错杂的利益关系下,该如何选择,绝对是考验国家执x政能力的关键时刻。

      开始我曾提到,印度如今是个新生代精英建造的自xx由经济民x主战舰,而船体内一样的充斥着严重贪x污和混乱无序,而独x裁如李光耀所统x治下的新加坡却一样可以让腐xx败无处遁形。
      我们的体x制很有弹性,其实是更加繁复的控制,利益纠其根本指向的极其明确却没有一个可以配得上这分配结果的独x裁x者可以用来作为尼伯龙根的侏儒大帝来指责,因为机器操作一切,很强大的机器。
      可是机器不可以忘记契约人和神都有在用。走偏点儿,你可以理解成是你里面的链条,或者无轨列车的履带。

      噢,齐格弗里德  

      像其他事物、植物、动物、工具一样,国家的规模也有一个界限,当它们过大或者过小时,这些事物没有一个能保留它们的天然能力,它们或者完全失去了他们的本性,或者被损坏了。
      ——亚里士多德在公元前322年说


      请休息片刻,我们回到“不一样的自由”,我挺喜欢龙应台对于他们的关于的勇气的认定的评价,摘取两段

      “简陋的讲台上,披着红条子的候选人讲得声嘶力竭。穿制xx服的警xx察、着便衣的监选
    员,紧张地站在群众堆里。候选人口沫横飞地,把平常报纸绝对不会刊登的言xx论大声大
    嚷地说出来。
      他举的例子谬误百出,他的用语粗糙而低级,可是我站在榕树荫里,耐心地听他说
    完,欣赏他有勇气主张与大众不同的意见

      我们的发言人我见过几面,如果他的讲台不在铁轨上,也许也是个可爱的家伙。

                      ※               ※                 ※

      “朋友发了两百张喜帖,下星期就要结婚了。可是又发觉这实在不是个理想的结合—
    —两百个客人怎么办?他硬生生地取消了婚宴。
      他的决定实在下得太晚了一点,但我微笑地撕掉那张喜帖,欣赏他有勇气做一般人
    不敢做的事,上了车,还有下车的勇气

      只是可惜有的车上的去,下不来,尤其是高速行驶的无轨自由号列车。

     

      请按照齐格弗里德长长的曲里的提示,来听

      沉思的动机
      尼伯龙根的动机
      侏儒米梅的动机
      剑的动机
      巨人的动机
      小鸟的动机
      号角的动机
      绝望的动机
      契约的动机
      流浪者的动机
      青年人力量的动机
      向往爱的动机
      蛇的动机
      诅咒的动机
      憎恨的动机
      众神黄昏的动机
      火焰的动机
      安眠的动机
      觉醒的动机
      感谢的动机
      命运的动机
      为难的动机
      纯洁的动机
      幸福的动机


      望逝者安息,生者能少些苦难

      这是众神黄昏的动机

     

    分享到:

    评论

  • 希望大家去看看尼伯龙根的指环
  • 已经很多人跟我说看不懂了
    其实希望大家去看看尼伯龙根的指环

    当然,也难怪,动机就是启发
    而他只有半个音符
  • 如此多的×××提醒我们路还很远……
    回复Catalium说:
    我找了很久
    2011-08-05 00:4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