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Jan 28, 2008

    大雪,需要一列满载烛火的列车来融化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14786358.html

      车窗外,大雪仍然没有停息,火车也就依然未能开动。

      在长沙的一个姐姐昨天短信告诉我,连续5天没有了水和电,好在家人都平安,所以,没有关系,就当回了趟70年代。她很乐观,一贯如此;不思考末世,末世来到了也会向前看。

      末世,我的确这么定义,尽管是暂时的;很容易联想,一部动了不少宣传成本的《后天》讲述了相似并更严重的状况。

      那么,七十年代?七十年代是这样么?我不得而知,因为我还没有生出来。原来,痛苦不过于在七十年代,更不知道上一辈的人会怎么认为,三十?四十?五十?原来我如此幸福?远离着末世,就算今天仍然如此——我与大雪,相隔着14个小时的火车时间。

      许多人跟这个姐姐不同,并且他们之间也不尽相同。记得上学时,一对同桌历史课上的对话:

      “要是把我放在三国时代,我肯定比曹操强,只可惜现在太太平了”

      “你好像我一个朋友,他也这样跟我说过”

      “噢,是么?”

      你知道的,第一个是个男孩子,第二个是女孩子,她提到的也是个男孩子,也许,这个男孩子想要对这个女孩子表现出自己内心的勇武,也许听到女孩子的话他心里会有一丝不是滋味。大家会说,小男孩都是这样的stlye。事实上仔细去想,并非如此;就象《魔鬼经济学》里的房产经纪人,许多人都可以做的,并不时在生活中给自己上一出精彩的骗局。

      事实上,并非每个男孩子都这样想,那同桌后面的孩子就觉得还是没有战争更好,尽管这是他爸妈告诉他的,但我猜今天如果问他答案仍然一样,他很听话的;同桌的同桌也想回到过去,不过,是要当常山赵子龙。
      这叫人怎么分类?

      说完乱世,便回到末世,此时我更关心这个。

      天知道,我曾多次梦到末世天劫的到来,醒来后欣喜若狂。那证明我自豪于出色的生存能力?还是对这个世界充分的厌倦?那醒来后一刻之后的一刻,我会发现很难理解前一刻的自己。这样想可真的不好,因为我没有考虑其他人。是的,not my stlye。但是我说的是事实,因为我梦里在不停地救人,可能是因为自卑,怕不被他人认可,急于证明真正的自己。自己就这点出息?

      是了,我在救人。这样,就没有负罪感了。

      分析自己是无聊而有趣的,我很少这么干。因为,刚刚有个朋友才说到,时光是一条悲伤的河流。

      说了许多,于救大雪中的人可谓并无益处。但是,我想大家知道,面对这种灾难,无论你如何思考,都希望你能继续你的思考,直到灾难离去。形形色色的旅客,都有资格,登上这列火车。

      尽力燃点每个人心中希望的烛光,靠自己的力量,让它不停息。

      火车便不会停息。  

     

      p.s.这两天呢,看看指责政府救灾不及时的说法越来越多了,其实呢以前曾为国务院办公厅应急系统工作过,深知他们的工作之辛苦,其中有个xu处长,自己桌子上无数个电话和传真,几乎不停断,是个工作狂,下班非常晚,带动他们处的人都不睡觉,而且他对接全国应急部门,弄得其它省市的系统内工作者稍有迟缓便被动口指责,很难看出效率低下。所以呢一直以来,应急系统的中基层给我的印象是认真负责、办事高效。
      今天看到这些指责觉得可能需要简单说说,责任有,但是我想不该是这些人本身,他们并不同于许多有钱的部门天天没事干胡吃海塞或者办公室看报纸看一天,是个辛苦的清水衙门。
      是谁或者该归咎于什么呢?剩下的话呢,我想大家早就明白了。

      p.s.neverland,这首歌是送给所有人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woocool ,确是如此,许多科幻作品都在向人们警示这类未来可能遇到的危险,科幻作品许多都是最终实现了的。

    yaoyao,是yaoyong么?
  • 恩,说得好
  • 恩。大雪,需要一列满载烛火的列车来融化
  • 現代社會提供了諸多的方便,但是這種便捷是脆弱的。當遇到災難的時候,這匯總脆弱就會體現出來。當年紐約的大廳電視如此,這次的大風雪也是如此。看來不能過多的依賴現代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