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Nov 30, 2007

    青天白日满地红 39°88° N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11325072.html

      
      中国人的红可多讲,且不可乱用。
      其可为财,亦可为灾。

      旧社会,就算再恪守息事宁人之规,却总有那么几个穷人可能也无所谓了,图个彩头么,事事挂红,怎么着也要拼个光宗耀祖;人多了就有了红花会了,红灯照了。我们都管这叫无奈之举,是随着革命的枪声一去不复返的。因为老大红军出山了,解放军的天是晴朗的天。

      旧社会
      为什么今天非要写这个文章,是为了赶在12月前,因为上面那个彩票叫做“发财吕宋票”,是在10月份的《读书》上,王振忠先生的《彩票梦》里提到的,现在至少是在11月,说好听了文章也就迟到1个月,很是好的。

      “发财吕宋票”据一种较为普遍的说法可以算是我国最早发行的彩票,很洋气的。观众朋友们让我们看看彩票的玩法:
      今售英一千八百八十四年八月份票准期九号,即华六月十七日开彩后约两礼拜内对号单到申,共票二万伍千号,每张价洋六元,分售半张均可。
      计开得彩数目:
      头彩得洋三万元,二彩得洋一万二千元,三彩得洋五千元,四彩五张各得一千元,五彩十张各得洋五百元,六彩五十张各得洋一百元,七彩二百零五张各五十元,八彩五百张各得洋四十元。
      伴头彩上下副彩各得洋五百元。
      伴二彩上下副彩各得洋二百五十元。 
      兼收兑红票,照市即兑现洋。
     


      观众朋友们接着让我们看看彩票发行的背景:
      茶叶连年亏血本,去年亏本更加多。
      皆由外洋出数广,货挤不销无奈何。
      正货虽亏犹有谱,粗货蚀得真实苦。
      还价只得数两间,洋人视之如粪土。
      今年若不改章程,日后一定没陶成。
      
    我说的没错吧,旧社会就是不好,人逼得没法子,只能去买吕宋票。观众朋友们继续看公证员公正结果:
      “新年百业皆停歇,奖券公司独照常。自是人争贪万利,岂知民俗自兹伤”。

      新中国一小事 
      借着彩票回忆起了之前的一件事:

      去年,在我女朋友家(北京某地),有一彩票投注站,普普通通安分守己地运营了许久。
      这一天,是开奖日。到了下午约6点左右,小彩票投注站已经照常关门半个小时了。恰逢,我女朋友家人路过,看到一群人那着铁锤等工具风风火火跑了过来,路人皆避之。他们停在了小彩票站门口,大喊了几句寻找店主,不见回音后他们开始大力敲击店门,暴力地用各种翘开后,把彩票机器打开。周围路人惊异过后反应过来以为是抢劫集体来询问,哪知对方的答复让人们更加惊讶:
      “我们是彩票中心的!”

      经过有关治安人士到来后,他们才道出了原委——
      原来,是因为半小时后就要开奖,这个彩票站的信息没有上传到彩票中心的服务器。中心立刻调配人马前来强行解决,把信息传上去。

      为什么这么急?一件小事要这么兴师动众?

      作为学电视的,我了解我甚至可以不用费事在摇奖机上做文章,我只需要预先多录下许多版同期的节目,然后等到这期的购买结果出来,挑个对我来说赚得最多的,烙上直播的字样,面向全国观众堂而皇之地出炉,从技术上来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最后,我是不可以随便下结论的。因为这是青天白日的世界,满地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呵呵,这样也行啊?我晕。
    我其实特相信直播两个字。
  • 这篇写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