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Nov 25, 2007

    日行四十五公里 下 神农架 四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11097507.html

    我从来都承我是个脆弱的人,不时充满恐惧,支持我走下去的就是我仅仅的信念,没什么可以拦得住拦得住时间的巨轮,如果信念不在我也就随之倒下,当然,没有如果。 
     这一天,我负重行走了根本无路的陡峭山岭40公里和5公里公路。
     
      山里与山外人看山的角度从来都不同,即使同是喜爱的感情也是不一样的。相同的只有这大山,几千万年来,傲骨依旧;坐观日月,心可与天齐。
      我上山之前想到的山顶并非如此,到了之后,我知道,我心思太过小气了.
      生生不息
      充满生机这几个字形容这里太不为过了。即使是朽烂的树干,你仔细去看,树皮上铺满了苔藓,树皮的小坑里拔起了小苗,树干里面爬满了小虫子,并夹杂着菌类和我根本不认识的活物,这个美丽的季节,他们统统都泛着绿色。
      已经疲劳异常的我其实是根本无力去欣赏它们的,但是它们确实很奇妙,还有,我也实在走不动了,所以才随意照了张照片,只能向上照,因为向下就全会被1米内的景象挡住了,我没有时间架起架子,所以就没法用光学原理记录了。
      走到山中,我的衣服因为出汗和温度差异,已经湿透,这湿透跟平生我遇到得湿透都不通,真的是放在洗衣机里用汗水洗了一下出来没有区别。向导提醒我必须脱下来,用手随意一拧,“哗啦啦”,我好震惊。而且已经冰凉,他说如果发烧我们决计出不了这山,我赶紧把里外两层衣服都脱了下来,胡乱塞进了背包。换上了身稍微厚点地深色长袖,本应感到舒服些的我却开始感到些许不适,看来我的身体已经收到影响,此时已经十一时,我们因为他的一个决定改变了路线,虽然已经走出去很多路程,跟1个多小时前离山顶反而却还有更远的路要走,很重要的,我的体力已经接近极限了;他和担心,因为我们的水源不够充足,我们的负重太大,刚才的路线走得不是很理想,前两天的雨让山里更加难以前进,而且发现了些野兽的踪迹,他怕天气如果来了雨我们就危险了,因此他尝试问我怎么选择。
      我说:“上吧”
      屈向导是个爽快人,跟我换了负重,拿起我的开山刀(zana送我的)开始开路,他说我们必须尽快冲上去,否则就出不去了。
      ......  
      过午一时,尽管我换了负重,但是换来的结果是我和向导都已经接近极限,这里的情况比之前的路又有许多变化,周围无论高树或是矮棘都是浑身带刺。算上之前的,我已经浑身伤痕,塑胶手套早就破得成布条了快,我双脚都已经淤血和磨破,三个指甲里面都充血了,脸上也被划了许多口子;
      这个时候,我知道了屈向导的年龄,“我都五十八了,马上就六十了,家里有小孙女,本来家里人不让我干这个了,可以在家享福,可是我就喜欢这里,加上要不是你跟我说的那些,这情况我才不来呢。咱们现在太危险了,我要回不去你说我值不值...”
      我实在没有力气回答了,只能紧紧地握住上面带刺的分叉,用力把自己拽上去,然后再爬着去握下个树枝。
      其实,生生不息的又岂止这草木,我们也是呢。
      我们的选择让我们面临困境,我们的困境让我面朝天空
      我从小就是喜欢天空的,天空中繁星点点,有五彩世界,至少你可以想象。
      
      我承认我遇到了困境,因为我的一意孤行,很可能会牵扯到两个人以及他们身后的人。但是,我想我肯定会回去的。
      其实,这时,我们加快了步伐。因为,就要近顶了,跟我想象的山顶不同,是这样:  
       
      我要求停下来,慢慢体会,这绝有人迹的地方,看起来好——
      安静。
      这是我当时的感受,这么温顺的山顶,避开了人们的视线,是他的幸福吧。
      向导说他几年没上这个顶了,我们来爬的这个峰根本没名气,他拍拍胸脯说很少有人知道上这里的路,这边我们可以横到神农架最高峰,是他私藏的路线呢;这里没有阴浴河美,这次时间紧过不去,可是这里,确是纯净的很。
      我说,是啊。
      
      我们继续上路。
      他好象迷路了,他说很久不来了,记不清这里该怎么走,他着急了!抬起了脚,他的雨靴破了个一指长还多不少的口子,他说鞋子要是完了他就下不去了;而且,我们的水太少了,加一起不到1/3壶了。他说别听外头那些骗人的书说的,说什么接露水什么的,根本就是胡邹。而且上半山野兽太多,到了晚上他们开始活动我们如果下不到下半山扎寨,肯定抗不住;到了晚上,他说他必然会,迷路。
      我答应他今天不横过那边的顶,到了这边的目标后迅速下半山。
      我仰面朝天面向天空,静静地享受了这可贵的几十秒钟,又一次开始加劲。
      比山顶更高
      许多孩子都希望自己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这样显得比较高大。
      我走到了今天可能能到的最高的地方,向导冲我挥了挥手。
    从上向下望,我是我首先朝得方向,不如孩子争气。
      我们爬上棵7,8米的大树!
      我很兴奋,我是不会爬树的,不像我爸;
      回到家我也敢对爸说,你儿子我也上大树了。
      轮到向前看了.
    大松果,我先看近的呵呵
    在树上照相我真的照不好,而且当时根本没力气去挑角度了,其实,我已经感受到了,不是么?
      冲!冲!冲! 
      废话写了这么长我也着急了,跟着我的步伐往下冲吧!
      我们真的是飞滚下山的,我根本想象不到会是这个样子!!
      要命要紧!
      天色微变,向导已经急了,他大吼着,不顾我减速的恳求。我们早已经水尽;背得向导的包带子已近断了,他把带子就拽下来系在中间(哎呀,我的粗鄙的文笔没法形容它的样子了,反正不能称之为包);他两道已经贯穿整个肩膀的大伤口不断流血,因为我的包太沉了;鞋子坏了;我的狼狈样子无须形容了.....
      我们花了7多小时上来的路我们必须2小时下去3/4,我觉得我就是穿山甲,后来连跑我都跑不了了。我也不管松土和悬崖,就往下出溜,和坐滑梯的却别在于,无论不知道土下是什么的滑道和带满大尖刺的扶梯手都不像给人类修建的;我他妈的当时不管了,我的包根本就不背了,使劲往前扔着滚,管它里面是什么啊。我只注意保护我的相机了,仅有的理智,仅有的理智啊。
      ......
      这两只滚着走的穿山甲像长了坚硬的皮甲,不畏惧其他的东西,终于趴到了水源上,把头扎进了水里,狂饮!
      后来..
      文章写得太长,那时的我和现在的我都累了,这天我就在帐篷里睡了,没有忘了自己拿微型燃气灶给我们煮了无比鲜美的方便面,喝着山泉,太幸福了.
    逃下山来的我
    和我的手(过了一天这些口子开始都变大渗血,没想到这时是最好的样子,两个脚指甲都掉了,等....)
    分享到:

    评论

  • 终于又等到你的大海报啦
    哈哈
    回复mars说:
    还是这个游记呢,大海报是许久没有更新了。
    我的友情链接不知道为什么不出来了 ,你们大家的地址我都不知道了
    2007-11-30 04:02:01
  • 推荐!好久不见你这么美的文章了~~~神农架!此生一定要去!
    回复一朝说:
    谢谢,去吧,确实不错
    2007-11-30 04: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