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Oct 28, 2007

    日行四十五公里 上 神农架 四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t-logs/10661270.html

    我从来都承我是个脆弱的人,不时充满恐惧,支持我走下去的就是我仅仅的信念,没什么可以拦得住拦得住时间的巨轮,如果信念不在我也就随之倒下,当然,没有如果。 
     这一天,我负重行走了根本无路的陡峭山岭40公里和5公里公路。
      这是我。海拔3010米以上的某点,由于不断的大幅度冷热交替,相机里面已经充满了水汽,极度疲累的我勉强靠着随时可能崩塌的朽树挤出了一丝微笑,我救命的屈向导喘着粗气却仍饶有兴趣地给我“咔嚓”了下;我知道他喜欢照相,也许他不知道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被拍照的。镜头里我坐着的山峰,他告诉我叫“铁砂城”,神农架最高峰的侧翼山峰,神农架第二高峰?他这么告诉我的。
      如果说我有可能后悔来这里,应该就在此刻了吧,之前的10公里,我是真真正正爬着上来的,四肢着地,双膝跪入烂叶烂土中,头可以不抬,心中仍畏惧猛兽、蛇与蚂蟥,和见底的水壶。
      
      屈向导的斗争
      我想,这次旅途没有他,我是决计回不来的。
      树上的屈向导,59岁,神农架最有经验的向导之一,中科院严教授7年考察金丝猴的首席向导。
      他第一次只带一个外来人上山过夜,我很荣幸,其实我也没办法,因为神农架这些日子来这么玩的似乎只有我,我也渴望同伴。
      他很诧异地听完我的要求,直接拒绝了许多次邀请后,发现我不论有没有他都要上山的决心后,心底的善念终于应下了我这趟苦差使。我何尝不苦?一个人花一队人的钱来请一位向导。我本想告诉他我本也不想请你,可是陆俊峰和店老板他们不像危言耸听。
      官道路宽,草民不能行
      按我的要求,我们不能走官道,我身上的现金已经不足以让两个人通过那个巨额收费站;而且我夹带帐篷的背包——80L的背包,应该负重了有50多斤?我没什么概念,反正装得满满的——是被禁止的,禁止露宿于保护区,对我的身分来说。我必须躲过他们。
      于是,我被狗咬了。没见过这么凶的狗——6点起来,经过1个半小时车程,我们来到一处隐秘的山脚下,农家的畜牲如同猛兽般直冲向我们,屈向导灵巧地躲过去之后,我略显纤瘦的大腿成就了它的出击。
      继续的步行,之后毫无预兆地跳下了香溪河,从滔滔河水穿越着的怪石之间也试图穿越过去,不用我说大家也明白方向是个垂直的交叉。我这双崭新的防水鞋梆仍然太低,可为了防止我非常害怕的本地特产蚂蟥钻进我的大腿,实在不愿意解开被窝绑得紧紧的护腿雪套和鞋子,只能趟水时采用半跳跃式,清凉的河水让我感觉今天绝对不会是个舒坦的登山游园。
      向导仍然对今天的天气异常担忧,其实,他担忧的事太多了,他没有把握只有两个人的组合能全身而退。他说之前他们三个本地向导结伴都不敢露宿今天要去的山上,不过他为什么答应我要求的行程,我猜是他有把握我爬不上去。我自己心里知道,我肯定是要上去的。
      水,没问题
      下段路遮蔽在繁茂的树叶之下,不会像指环王的法贡森林那样幽暗而富有亲近感,只是呢过于安静,如果我不怕蛇儿和蚂蟥,我应该会更加舒服地去享受这一切。
      屈向导的空瓶子在这里的山泉下接满了甘甜的清水,我也增加自己的负重。正在赞美这个山泉瀑布,屈向导下面的话让趴着喝水我差点扑进水里,“从这里爬上去”。又爬瀑布?!这可跟我前天爬过洞里的小瀑布不同,这家伙如此陡峭和绵长,山雾中我几乎见不到源头,而且我今天的负重增加了至少25斤。不过我的痛快答应让他察觉不到刚才我的思虑,他后来慢慢不再询问我的意见,因为只要能让我爬到山顶的建议,我都会直接答应。
      我发现我的防水鞋非常地不防滑,身后的重量让我经常左右摇摆,抓着藤蔓的手是我唯一的保障。向导向上爬起来就不再管我,我也就只能自己尽力去追他,除非我摔出很大声响,他才会回头看看我。距离很远,我只能自己爬起来。
      终于爬到了水不再流动的地方,他说从这里开始我们就没有任何方法取水了。我们真正的旅程,刚刚开始。
      你多变
      你个美人,太善变,正应了村民们的话“神农架十米一季”。温度的变化真的超出了我可以想象的限度,寒冷、雾气、湿冷、闷热、燥热、冷风不按任何规律进行排列,我着双层衣服(里面的长袖衫,外面的防雨服),不管内面变化几何告诉自己可以应付。
      你多变,还有你的衣服。山上的地形地貌也是越变越诡异,我们早已无法找到任何可以称得上路的东西。我从小在北方长大,觉得在山上没有路有什么所谓,直到这时我才知道,此言难以用在长江之南。树木或者是勉强可以称之为草的植物们,不论是硬如坚石又或脆如蛋卷,都坚定地堵在你面前,面前的后面和面前的后面的后面,其实我最怕的还是蛋卷,和无法发觉得松土上的草垛,我多少次险些摔下高崖,根本数不清,还有多少次真的摔下去了,卡在什么东西上头,也数不清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Pull Oct 28, 2010

    评论

  • 都是XX……
    回复davie说:
    都快忘了yupoo的密码了
    2009-04-09 19:03:39
  • 羡慕啊!这经历可以写本什么指南了,呵呵。好久不见,问好!
    回复角度说:
    下次同去啊
    谢谢!也问个好,有空吃饭
    2007-11-30 04:00:51
  • 诶呀,什么时候上的新文章,也不说下:)
    回复vivi说:
     
    2007-11-30 03:59:09
  • 惊险!!! 被狗咬后有没有搽药啊? 还要去打预防针的!!!
    回复Yenny说:
    没关系,裤子厚~
    2007-11-30 03:5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