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May 31, 2010

    进入回程(补充)

    回家:)

     

     

    很多天后的补充: 

    有没有谁了解这里的情况?

    水路可以走么

     

     

     

     

     

     

     

     

    上面这些图都不要了,必须要先忘掉

    然后描绘画面,有黄色和上面蓝色的海峡,有点黑猫警长里头类似场景的感觉,还有就是加拿大北部人烟稀少的针叶林地区的白雪、草中间的土路和月光,我无法用笔画出来,我的手不听我的使唤。

     

     

    时光倒流去爱你

        我曾带着三个并不都是问句的问题而回忆:

     

    许多人都不明白自己曾经最远的一次旅行在什么时候。

    人好像并没有前世。

    假如有一天你曾爱上了自己孪生的姐妹?    

     

    许多年前的一天,应该是那个冬季里最温暖和煦的一天,鸟儿们都争相跃上了树梢,月儿也爬了上去。

    于是,和我们同围坐在壁炉边烤火的父亲做出了个决定:趁着月光皎洁,要带我和其他兄弟姐妹们一起出趟远门去找我们的妈妈。

    由于长得最像妈妈,于是父亲让我承担起了带队的责任。

    妈妈在哪?父亲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向队伍的前方指了指。

    目光所及,有绚烂的北极光、灰熊和针叶松。

    妈妈似乎在远端银河的另外一侧,那是会很遥远了,我想。

     

    在众多孩子们中,和我最要好的当是我的孪生同胞姐妹。父亲由于很忙便一直没来得及给她们起名字。于是我们仨互相称各自为:米伦、大卫和尼蔲尔。

    尼蔲尔是个特别活泼的小妹妹,我本该是很喜欢她的,她也一样;而姐姐米伦更知道我的心思。就像在找妈妈的这一路上凡碰到分岔,我都要暗地里问过她才敢向大家发布号令。

    离开蘑菇小屋已经很远了,我们在不自觉地加快着脚步。

    这段路上,父亲说,渡过银河我们就长大了,就如同他和妈妈一样,互相喜欢的男人和女人长大了后要永远生活在一起,要结合。尽管我不太明白结合的含义,但是要永远生活在一起,我想我和米伦、尼蔲尔心思应该是一样的。

    在大鹿角山下扎营休息时,我挤到她们的帐篷里,问到路上父亲提的这个问题。

    出乎我的意料:米伦当时什么都没有说,尼蔲尔竟也如此。

     

    月月更迭,抬头望向大鹿角山的半山腰,第二轮金黄色的月亮已悄然升起,光辉几近完全压过了陪伴我们一路走来的小蓝月;在双星上生活就是这样,潮汐变化无常,就如同女人的心思一样,时而汹涌时而细滑。

    正因如此,接下来的我们被迫乘上了许许多多艘方舟,向前开去。而今夜双月更迭引来的潮汐之猛烈更是我们以前未见的,也许是因为到了鹰歌峡谷?同船的还有威廉,在父亲说过银河彼岸将发生的事情之后他便始终盯着米伦不放。直到刚刚,他还一拳把试图登上我们船的乔纳森击倒在地而自己纵身跃了上来。

    对此,我心里并不自在,却什么也没有做。因为米伦和尼蔲尔的反应让我倍感失望迷茫而无心思索,并且在潮汐来临之时,我必须承担起责任。

    站在船首的我,观察着洪流的走向,指挥着大家扯动风帆。

    向前,向前,再向前。

    群鹰也在和着它们的歌为我们送行。传说,人一生只能听到一次鹰歌。所以除了在船头紧张着指挥的我,大家都在仔细地倾听着这脱凡的天籁之音;而父亲,也无暇顾及欣赏,只是专注着照顾着随浪前行的队伍。

    我来不及遗憾,因为心中的波涛汹涌远不比船下的风浪要小,越靠近银河,我越憋不住去问我生命里这两个最亲近的女人:你们难道不喜欢我么?

    左边那条船上的查尔斯用他一贯饱含磁性且风趣的语调跟尼蔲尔说着小熊与大嘴鹦鹉的故事。

    你在对他微笑!我在应付风浪的一瞥间还是发现这一幕,也许你也发觉到我的注视,头转回的那刻脸上挂上了悲伤。

    我险些扔掉了支撑着我身体的木桨舵。

    而威廉也正在为米伦罩上了套头披风;我转过头,不想再看之后发生的一幕幕。

    我的敌人只有面前的暗礁和巨浪!

     

    这时,右边方舟的船长,哥哥伍迪,皮肤黝黑且脾气暴躁,看都没看我一眼,指挥着他的弟兄们掏出座下的船桨奋力划水,转眼间就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而其他船上的兄弟姐妹们好像也同时兴奋起来,纷纷效仿伍迪的冲锋舟,在加速中前行。

    直到此时,失神的我才感受到了银河的召唤,这感觉,比起对小蘑菇屋的留恋还要强烈,好似父亲曾经提过的一种感觉。

    是的,父亲此时又说话了:

    孩子们,有件事情爸爸不得不现在才说,我已经带你们来到幸福的大门口,之后的路却只能你们自己走;而眼前的银河也许只能让你们其中的一个游过去,剩下的人将弥留于天际,伴星尘而消散,过程短暂、并不漫长。所以,加油冲吧,我的孩子们!彼岸见。

    无视我们大家的集体失神,一个大浪打来,父亲便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内。

    接下来,几乎所有方舟的两翼都甩下了船桨;而前面船上的查尔斯向后跃到了我的方舟上,“咱们一起”,恍惚间我听到他这么对表情惊愕的尼寇尔说。

    威廉开始向我大吼,似乎在质疑我的迟钝。他劈手夺过我的木桨舵,开始用力扯动着风帆的缰绳,纵它向前。

    而我,被他一脚踹到了船尾。

    似乎世界就是从这一时刻开始清静的,看着忙碌着的兄弟姐妹们,颇感轻松的我决定就留在我这艘白色方舟的尽头,随波逐流。再不用那么辛苦站在船头抵御风浪,反正诺大的双星上我就形单影孤一个人,这有多诗意啊.是一首悲情诗,还是一首歌特情歌?米伦,你又如在过往的时光里一样,曼妙地走到身旁,回答我:大卫生来就不是一个诗意的男子,他须要战斗。为了我们或者你们。

    我怀揣另一种疑惑看着这个和我朝夕相处却对之敬畏为之依赖的姐姐,她的话好像仍是那么深邃而难以理解。我正想继续问下去,却迎来了尼寇尔的目光。

    跟刚刚一样悲伤的面颊的之上,她的双眼饱含绵长的柔情与稚嫩的坚定,那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尽管它很难被抓住仔细来看清,而且我也没有时间——

    银河的漩涡让鹰歌海峡的出海口经历着难以承受之重压,所有的方舟都被打散了方向,甚至强悍如伍迪的船也无法随心所欲。

    我们的白色方舟在漩涡的外缘飞速旋转,威廉握住了船舵、米伦拉着我、我扶住尼寇尔、查尔斯奋力去拉扯着缆绳。船身早已发生了咯吱咯吱的响声,原来象牙玉树的枝干也不能永垂不朽。

    想到这里,我把尼寇尔交到了米伦的手中,举全身之力接住了飞舞着的缆绳,扯动风帆。就像我们三个曾并排坐着看过的动画片一样,主人公站在鲸鱼的背脊之上,驾驭着海浪,手中的水晶剑在一线阳光下闪耀着七彩光辉。

    鹰歌海峡在身后!灿烂的星辰之眼就在不远的前方。

     

    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可威廉知道。

    他用手中的木桨舵把我掼翻在地,眼中泛起褐色的光泽,在我被他压得将近断气的时候,猛然听到木头砸在头骨的声音。软塌塌的威廉沉没到我的视线之下之时,我看到满是关切目光的尼寇尔,接着我蹒跚站起紧紧抱住双手仍然紧握船桨瑟瑟发抖的米伦。

    越过她的肩膀,我似乎见到了灿烂的星辰之眼中妈妈的身影。离它合闭还有足够的时间,我满以为我们将就这样跨过这道命运之门。可是就像我们都读过得那些小说一样:米伦忽然把我翻转而推开,纵身一跃到船的主舵旁边,全力旋动着这个命运的转轮。接着,意图撞翻我们的伍迪让我们的船从中断裂。米伦独自迎风站立的那半叶方舟死死地粘在了那伍迪丑陋的巨舰之上,让它无法动弹。

    而她,正在沉没的米伦,义无反顾地向我挥着手势,那手势我明白,是道别和祝福,祝福我,祝福我和我们共同的小妹妹尼寇尔?

    星辰之眼正在关闭,噙着眼泪的我死死钉在甲板上。尼寇尔,我亲爱的小妹妹这时使劲推了我一把!在向星辰之眼的下坠中,我看到尼寇尔。

    她,对我换以一个微笑,一个饱含深情的微笑;又向米伦投去一个微笑,一个坦然的微笑。

    她像个孩子一样挂住查尔斯的胳膊上,欢笑着说:“查尔斯,我该还给你一份情,对吗?”说着尼寇尔便紧紧地抱住查尔斯,头埋到了那个男人的视线之外;接着,留下了一滴晶莹的眼泪。

     

    而我,紧接着被黑暗笼罩。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在寂静的黑暗中,我想。

     

    在重见光明的那一刻,恍惚间我见到了许多身着白衣的人、身下的很像妈妈的女人,在人群中,还有父亲。

    瞬间,一切回忆涌上心头,我再也抑制不住,开始嚎啕大哭。

    并宁愿忘掉这一切,做个失忆的人。

     

    时空倒回。

    我,

    肯定了第一个问题,许多人都不明白自己曾经最远的一次旅行在什么时候。

    回答了第二个问题,人好像并没有前世,那许多朦胧的事都只是在那个不该被遗忘的美丽时光结束之后被抹掉了,没被擦净的朦胧的事就成为了朦胧的记忆。

    仔细追忆着第三个问题,可是却又怎么也记不清她们的模样。

    我想,该和从前一样,三个人背靠背坐在鹰歌海峡的悬崖上,让我也听听这一辈子只能听到一次的鹰歌。



  •   我这算给BP做广告么?Blog对我来说的优点之一就是,有的时候可以说话有选择的”不负责任“。

      BP说过他不仅贡献石油,被油点喷溅到的游来游去的海洋生物们算么?又或者那片海域只剩下油了,其他的就消失而成空白了。

      BP(英国石油公司)曾经的一个风力发电广告给我印象很深刻,尽管我找不到了,但是它疯狂输出环保理念的形象确实已经奏效。

      记得这个视频没?Imagination/whale 

      墨西哥湾的“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爆炸事故已经过去了多日,BP也承认,它对清理自己的一座钻井平台爆炸所造成的油污负有“绝对的责任”,可是泄露的原油却远远没有散去,看看这个弥散的图形,是不是像一幅画,跟这只孩子画的需要保护的鲸鱼一样,过程相似,结果相似——

      清污要花数十亿美元,但是金钱无法挽救的事实更多。

      看看BP的广告,这是许多靠原始积累后的大型企业在发展到一定时候都需要做的一件事:

    符号篇
    能源多样化孕育能源安全

      在地下和海上各有一个黄金城;在金本位时代,人们并不了解石油,于是后代一直歌颂的财富代言人还是黄金,而每个人也都知道如今踩在上面粘糊糊的黑色脚印却更有城主风范。

      BP是城主手下的一员大将,在城主也上微博的权力制衡的年代,大将犯法如不能立刻与庶民同罪,是混不下去的。他的及时反应理所应当,承诺也是理所应当。为了更多的利益,要辨清眼前的利益。

    • 2007年11月 装载4700吨重油的俄罗斯油轮“伏尔加石油139”号在刻赤海峡遭遇狂风,解体沉没,3000多吨重油泄漏,致出事海域遭严重污染。 
    • 2002年11月 利比里亚籍油轮“威望”号在西班牙西北部海域解体沉没,至少6.3万吨重油泄漏。法国、西班牙及葡萄牙共计数千公里海岸受污染,数万只海鸟死亡。 
    • 1999年12月 马耳他籍油轮“埃里卡”号在法国西北部海域遭遇风暴,断裂沉没,泄漏1万多吨重油,沿海400公里区域受到污染。 
    • 1996年2月 利比里亚油轮“海上女王”号在英国西部威尔士圣安角附近触礁,14.7万吨原油泄漏,致死超过2.5万只水鸟。 
    • 1992年12月 希腊油轮“爱琴海”号在西班牙西北部拉科鲁尼亚港附近触礁搁浅,后在狂风巨浪冲击下断为两截,至少6万多吨原油泄漏,污染加利西亚沿岸200公里区域。 
    • 1991年1月 海湾战争期间,伊拉克军队撤出科威特前点燃科威特境内油井,多达100万吨石油泄漏,污染沙特阿拉伯西北部沿海500公里区域。 
    • 1989年3月 美国埃克森公司“瓦尔德斯”号油轮在阿拉斯加州威廉王子湾搁浅,泄漏5万吨原油。沿海1300公里区域受到污染,当地鲑鱼和鲱鱼近于灭绝,数十家企业破产或濒临倒闭。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海洋污染事故。 
    • 1979年6月 墨西哥湾一处油井发生爆炸,100万吨石油流入墨西哥湾,产生大面积浮油。 
    • 1978年3月 利比里亚油轮“阿莫科·加的斯”号在法国西部布列塔尼附近海域沉没,23万吨原油泄漏,沿海400公里区域受到污染。 
    • 1967年3月 利比里亚油轮“托雷峡谷”号在英国锡利群岛附近海域沉没,12万吨原油倾入大海,浮油漂至法国海岸。 

      这些个黑色脚印是不是把人类文明发展曲线慢慢拽了下来?

      所幸,这事发生在死活推卸责任不签署京都议定书却社会力量强大的美国,如果BP反应的不够快,他会比被原油污染的海洋生物死的更快。并且,和哥本哈根对待环保截然不同的情势是,《集体行动的逻辑》的黑暗一面没有机会显现,因为BP是明显的承担责任的一方,唯一一方。
      而且还有个印象,在应对全球变暖时,这个专门产污的公司BP,在没有政府“威胁”的情况下,和其他几个公司共同发起“行动呼吁”,主动给自己的企业排污设限。

      为什么同样敌对国德法到今天可以如此和睦的相处,而中日却不可以,原因很多很复杂;只抽取其中之一可以说是由于日耳曼人非常敢于直面、承认并全力弥补自己在战争中的罪行。并不是说这可以抵消一切,而这样的做法实际确实促成了之后的共同繁荣,这就是一个民族的智慧,也可以是一个企业的智慧。

      BP,希望你可以贡献更多,对象不仅是黄金城主,也不仅是人类。

  •   中国崛起的经济看上去是可以改变世界,如何改变?

      贵族的彻底消失,世界的道德沦丧

      不管是踩在什么上面,中国这个巨人算是站起来了。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日本稳坐20多年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地位看似即将由中国取而代之。

     

      小时候觉得国破会家亡,国富会民强。国家强盛了人民就站起来了,所谓的家天下; 
      到后来看到一些在某些地方偶尔的事,曾有疑惑却慢慢说服自己,发展要付出代价,牺牲小我可以成就大业也是值得;

      再后来,看到曾经的一些发生的事变成了到处发生的、天天发生的事,大业到底是什么?(今天看来就如同hot fuzz里面邻里守望组织的人们在齐诵教旨)所有的人都在牺牲,那么成就出了什么?
      于是看到中国强盛了的今天,并未出现万人欢庆的盛景。尽管这也许是以前数代人的心中的梦想,也包含过去懵懂而纯真的我;尽管到今天仍相信今夜的曙光和明早的艳阳。

     

      还记得以前七八十年代的中日友好么?甚至九十年代也可以算黄金时期。
      可到了小泉时代反日狂潮忽然卷起,现在到安倍时代,多次民调显示,日本民众对中国的反感,超过中国民众对日本民众的反感。
      中国人的变化难道只跟参拜靖国神社有关么?而日本人变化只是根据中国人的变化而变化么?

      显然,包括食品安全问题等都只是触发事件,最主要的是个心理变化过程,七八十年代日本经济飞速发展,觉得中国太落后,是需要多来点怜悯的时候,但是如今,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这发展甚至是畸形的,且仅仅是经济的飞速发展,让日本民众完全无法立刻调整过来心态,尽管在事实面前,日本政府和西方政府面临经济危机中的中国选择了更亲近的方式,这也跟他以往的发展史相似,但日本民众的反应却不能像一个国家机器那么简单。

      其实,难道对于人的心理优越感来说,钱是最主要的么?一种自我歌颂着的领先的文明、素质,至少还是得由自己播撒给别人。就像国人对待土大款暴发户,虽然觉得对方有钱,但是仍可以把“土”字无限拉长着形容这群人来慰藉自己。

      最让西方人英雄们害怕的也许还不知是经济上的问题,其实这也不好就定性为“问题”——

      前些天,有朋友为Nokia办乐随享的演唱会,邀我去D-PARK看看,跟他聊完我就自己一人悠闲地看看节目,等着我想看的MC Hotdog,无意中遇到一幕:

      我座位前是一整排的小女孩,她们之间最多是和身边同来的伙伴相识。最左侧一个小胖姑娘拿着相机边欢呼边拍照,然后她忽然发现同排右侧不远处的女孩或是长得漂亮或是衣着得体(我并没有仔细看,但大体感觉相貌身材不出众),于是拿起相机在被摄女孩不知情的情况下拍了一张照片,接着,她等到了这曲结束,环境安静下来的时候特意走到她身边,边说道歉,边拿起相机给被摄女孩看拍得是否可以,并征求意见是否可以发到网上,能不能PS一下。

      这小小一幕,忽然让我感觉到确实有很多美妙的事情在发生着,在转变着。

      适时的,让欢快的我听到了MC Hotdog的出场。《差不多的先生》带着他四溢的激情,而台下观众的反应完全跟他在台北所感受的氛围不同,平静,异常的平静,和刚才的苏打绿、林宥嘉、萧敬腾、方大同的场面简直是天壤之别。

      一瞬间思绪被拉了回来,我还身处在北京。

      胡适到底还是去了台湾。

      发片之时,热狗说:「30岁有30岁的骂人方式」《差不多的先生》重返写实批判社会写况,戏谑毫不手软,全碟以十首歌曲来贯串现实生活中的点滴,抒发了不可或缺却与琐碎至极的情景。同名歌道出时下人们的生活心态,与胡适笔下、人人皆晓的「差不多先生」不无相同

      前两天看《我们台湾这些年》(并不推荐,中国开放这本书让民众看到绝不是逐渐开明这么简单,里面有深远的目的,这目的其实并非表象里一样对广大百姓最有利)再次想起来这段历史——1987至1989 台湾房价因游资炒作而涨, 市住民运动也首次在台湾出现.1989 五月「中华民国无住屋者团结组织」成 后成员急速扩张, 久就成 大型的「无住屋者自救委员会」,同(1989) 8月27日并由 幸长发起万人夜宿忠孝东 活动,即著名的住民活动「无壳蜗牛运动」这段历史。中国到底落后台湾多少年?用“无壳蜗牛”夜宿忠孝东路来作为坐标参照,那么就是不止20年。

      很多年以前看过这个事件心里还没有什么反应,今天看这本书再次掀起回忆.....引一下书中原文:

      “那一夜,全家至忠孝东路逛街,只见整个忠孝东路及附近几条街道已经全部被封闭了,密密麻麻的人或躺或坐,占据了整条路面,前面的舞台上唱着歌,演着舞台剧,放着烟火,还有一些高高的人也在一边舞动着。整个现场不像是在抗议,反倒弥漫着一种嘉年华的气氛。

      抗议地点所在的忠孝东路,就是动力火车那首《忠孝东路走九遍》里的忠孝东路,台北人习惯叫这一带"东区"。"东区"一直都算是台北市高档百货与精品店的所在地,因此选在这里办活动可说是非常有代表性。

      有别于那阵子杀气腾腾的抗议活动,这场"无壳蜗牛夜宿忠孝东路"是非常软性且带着一点儿幽默及讽刺气氛的。从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开始,台湾的房价突然开始狂飙,前一年可能还买得起房子,隔一年可能只买得起厕所了,财团及炒家疯狂炒房,导致许多年轻人买不起房子,成为"无壳蜗牛"。在这场活动之初,他们本来只是找一块地方作为抗议地点,没想到越来越多的民众自发地加入,结果整个忠孝东路都被占满了,最后那一夜,几万民众夜宿在全台地价最高的忠孝东路上。大家很平静地唱唱歌,看看表演,聊天,打牌,吃消夜,打发长夜。

      这是场议题本身比活动更吸引人的社会运动,过程非常和平。现在看来,这场第一次由民众自发而成的活动,对台湾公民社会意识的建立,有非常大的影响。

      我想,住宅是基本人权的一部分,不是商品,更不应该变成玩金钱游戏的筹码,那么多人风餐露宿为的就是要争一条改革的路。不过,18年前高房价让人走上街头,18年后房价依然居高不下;18年前那些人应该房贷都付得差不多了,但这一代年轻人买房子的问题恐怕依然没解决。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当年那场活动的愤青总领队李幸长,现在已经是横跨两岸的锅贴儿连锁店"四海游龙"的老板了。”

      对了,胡适最后去了美国。

      大家了解的美国人很爱管闲事,很多时候并非政府在说话,而真是美国人民在管闲事,他们为了远在非洲或者亚洲什么地方的一些他们觉得不公平的事情,就会自发地去组织游行、示威和抗议以督促美国政府采取行动,苏丹达富尔事件就是典型例子,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化身,记得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里面的现在是american time吧,还有我在南方某国在游船上看到的,有对美国夫妇在对溺水者施救的时候,对其他旁边同样在施救的人和旁人的物品采取的是极其粗鲁的态度,对英雄式的掌声的期待的欲望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生死面前其他都不重要,这是无法扳倒的事实,只有美国人可以拯救世界。不得不承认的是,许多时候人类都需要这样的人存在。

      这些闲事不论真相如何,直观看来大致都是偏向弱势群体。

      假想,一旦英雄们失去了优越感和优越,这样的行为还可以持续多久?

      前几天文涛说到很多人说挣够了钱的人,开始琢磨这些精神心灵的问题。释伽牟尼,是王子,可以厌弃了这些财富去寻求心灵。此种说法必然会得到反驳,然而,事实上不反驳的人也大有人在。

      而我要留下的只是SOHO 中国首席执行官张欣的话:其实你要是看真正的情况刚好是相反,就是我们说对信仰,很多人走不上信仰的道路,是因为他眼前有一个帷幕。什么东西是最容易,帷幕主要来自于什么呢?知识是一种帷幕,财富是一种帷幕。因为知识和财富都给了你很多的假象,你觉得你很富有,很有能力,你觉得你很有才华,其实这些东西都是阻碍你寻求真理的道路。像比如巴哈伊教,我现在信仰的这个教,它发展最好的是在非洲地区、南美地区和印度都是特别的草根。其实我觉得是更朴实一些的人,更容易追求信仰。

      又或者,全世界现在的脆弱的贵族们都会因不平衡而消失,而中国这头巨兽只是变强了的兽,全世界的文明会停滞不前么?

      其实,中国到底会把世界变成什么样子?都是差不多的。他是差不多的先生。

      

  •   每个人都可以爱好科学;甚至,以前能成为一个科学家;科学松鼠会看上去就是个可爱的组x织,让人笑,类似于隐修会。

      人类的科学文明史将是:苹果离地面越来越远,我们离黑暗越来越近.

      这里的黑暗可以暂且理解为暗物质和暗能量,也可以按照看到它时的第一感觉来理解:

      科技引发的社x会发展正处在一个关键的岔路口,是任个体越来越强大还是早点遏制这个发展苗头——让个体永远无法抬头——这是寡x头们最后的机会,彻底把这条财富线路导向到资源持有轨道之上。牛顿式的个人平民英雄时代就要过去了。

      再换个角度读这句话,有本用Ipad下到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说到苹果树下的牛顿在四个世纪前建立起的完美的经典力学理论体系,原来只可以解释4%的宇宙运行原理。
      现代天文学通过引力透镜、宇宙中大尺度结构形成、微波背景辐射等研究表明:无论经典力学,或相对论和量子力学都不完美,我们目前所认知的部分大概只占宇宙的4%,暗物质占了宇宙的23%,还有73%是一种导致宇宙加速膨胀的暗能量。


      经历了两次故障之后,大型强子对撞机(Large Hadron Collider,简称LHC)的质子束流首次对撞成功,标志着物理学进入了亚原子环形隧道撞击的新x时代。

      100亿美元终于变得微不足道灰飞烟灭”。


    组装ATLAS强子端盖液体氩热量计(ATLAS Hadronic endcap Liquid Argon Calorimeter)。ATLAS探测器包含一系列一个比一个大的同心圆筒,它们围绕着大型强子对撞机的质子束相撞的界面中心

      日内瓦时间刚过下午1点,操作人员操纵着由数十亿个粒子组成的质子束流,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实现了首次对撞。对撞时的合并能量高达七万亿电子伏特,是之前世界纪录的约3.5倍。这个聚集了来自34个国x家的科学家,利用了全球150所大学和数十个政x府机x构提供的资金和物资的项目终于有了眉目。

      尽管有个一个摩纳哥+一个百慕大+四个梵蒂冈大的家,这变得小得再也看不到的100亿美元,却显然一直在引起着争议:LHC烧这么多钱到底值得不值得?还不如去建点房x子,搞房地x产技术含量多高啊。
      看到有人反驳说:“如果没有欧洲人对大自然的探索精神会有工业革x命吗? 更不会有现代地铁,高速公路......以及经济建x设为中心极x端政x策所造成的民x族短视,浮躁心态影响不比以阶x级斗x争为x纲的祸害大。”

      这种争论有因才有果(其实在经典力学以后的世界里 也不一定),且不说我的立场,那LHC到底能干什么?

    揭秘世界最大的机器:大型强子对撞机(组图)
    无尘室里的压缩介子线圈(CMS)跟踪器外筒(TOB)

      物质如何获得能量?宇宙如何诞生?为何物质与反物质是不对称的?宇宙中的那不可见的96%是什么?科学家们希望可以发现新的亚原子粒子,如希格斯玻色子――也就是神子,或叫上帝粒子(god particle)

      上帝没空回答我来回答你可能将要问的问题:在标准模型里面,应有61种粒子,现在其他60种都找到了,唯有这最后一个神子还是不觅踪影,它赋予物质质量,自弦。霍金打赌找不到神子。粒子物理研究在20世纪中后期进入了一个黄金时期,每天都有可能有人从实验室里跑出来说我发现了什么什么子,可是这个上帝粒子却始终不见踪影。上帝喜欢让求知欲无限的人满足自己的欲望,可是真身,也许永远也不是凡人能见到的。

      说句题外话,为什么霍金能成为伟大的宇宙学家(其实应该是理论物理学家),因为他被迫能安静下来,没有了权、x钱、x色这些尘世的欲x望,人才能倾听宇宙的脉搏,在指引下进行高级动物才有的思考。

      那么话归前文,LHC能做的事是把两束质子分别加速到7万亿电子伏特,使之对撞后的能量状态可与宇宙大爆炸后时相比。然后去找刚才说的神子还有其他事情,例如我们有人担心的如大海报画的那样在法国和瑞士之间早一个黑洞,然后把我们大家都吸进去。这是与LHC没什么关系的美国科学家说的,是不是因为LHC让美国的Tevatron日子不好过了?就是是研究也许无界的宇宙的有界的科学界。

      他们的讼x状还称LHC违反美国《国x家环x境政x策法》的规定,是啊,如果他们在冒险,却把全地球人的性命都作为赌注,提前跟大家打好招呼了么?这让我们离黑洞越来越近,离无尽黑暗越来越近?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研究黑洞?或者其他的?

    美专家起诉欧洲对撞机可能撞出黑洞毁灭地球
    黑洞吞噬星体示意图

      霍金的理论说黑洞也有辐射,霍金2年前还说过“现在的情况有点像1492年之前的欧洲,人们也许会认为让哥伦布去航海纯粹是浪费钱。但新大陆的发现却让旧x世界得到了根本改变。”黑洞,是研究宇宙起源的关键问题之一。说到其他的应用,也许可以制造一个天体物理学意义的超级武x器,或者也许会造出来一个黑洞计算机。

       一个无法行动的人有着探索无限遥远世界的欲望,我们呢?
      当然也有,可是LHC让我们离苹果越来越远,甚至霍金最近不也是因为剑桥的研究经费问题,打算移居美洲么?

      茫茫宇宙下渺小的个体的人在这个世界的生命并不长,终将也会坍塌成白矮星、中子星或者黑洞,在他的有生之年的诉求神都尊重,我们自己为什么说不呢?

      如最开始我所说的,黑暗有很多解释,苹果也有很多解释:

      目前科技行业一些现金充裕的公司正在整合实力,利用手中的资金向新的业务领域扩张,令中小型竞争对手更加难以与之抗衡。不仅个体与集体,就连企业企业间也出现了鸿x沟。

      科技行业的这一发展趋势主要是资产负x债水平造成的。《WSJ》分析,过去两年中,苹果、甲骨文、GOOGLE、微软和其他六家大型科技公司创造了685亿美元现金,相比之下,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中的其他65家科技公司加在一起共创造了仅135亿美元。

      少数资金雄厚的公司在其他很多企业缩减开支之际大举投资。过去一年中,甲骨文74亿美元收购了Sun电子计算机进入了硬件业务;戴尔收购了Perot System增加了科技服务。思科则斥资70多亿美元收购了六家公司。谷歌进x军电脑操作系统和手机业务。微软反过来拼搜索。苹果开发了iPad,还收购了一家手机广告公司并开始瞄准谷歌。

      得益于巨x额现金积累,这些公司可以在经x济依然脆弱之际负担得起较小公司无法承担的风险。一些中型科技企业开始放弃与较大竞争对手较量的尝试。

      其他公司则在准备进行收购,以便不被落在后面。举例来讲,在线软件生产商Salesforce.com Inc. 1月份借贷5.75亿美元,几乎将现金储备增加了一倍。他准备将这些现金用于收购比他更小的。

      从2007年底到2009年底,资产规模最大的十家科技企业的现金水平增加了48%。开始说的那另外65家科技企业同期现金只增长了13%。

      这两个集x团之间的差距处于纪录水平。差距还会加大,科技行业发生的现金集中在其他领域并没有出现。

      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觉得贷x款的人都不是好人,难怪的,如今那些昧着良x心的如房x地x产市场就是得益于银行信x贷的宽松政x策。那么这些公司的强大其实相比起来如李嘉诚的诚信经商一样还是让人比较心服口服了?

      LHC会带给爱好科学的人们什么?就如同电视工作者回到家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播春晚一样?

      我想,仍然会很高兴的,宇宙给人的胸怀,它自己也无法估量:)

      任何科学理论都是相对真理,许多事情也都不是绝对的,连时间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可靠了,还不如拿起家里的业余天文望远镜,去看看能不能命名两颗飞过的流星吧:)

    揭秘世界最大的机器:大型强子对撞机(组图)
    这是晨光中的“创新球”系统。这个木质球体结构最初是为瑞士全国展览会Expo'02建造的,直径40米,高27米。说到世博会,最近在给枫叶国贡献些劳动力,欢迎大家来加拿大馆参观,里面可是别有洞天:)

      一则笑话作结尾:

      课堂上,汤姆漫不经心的看着黑板。 突然,老师叫到:“汤姆,你来回答刚才的问题。” “什么问题?”汤姆紧张的问到。 “什么时候才能摘树上的苹果。”老师不耐烦的说。 “嗨!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当然是看门人和他的狗都不在的时候。”汤姆笑着说。

  • Mar 3, 2010

    蓝坝开闸

      你的手机里有黑莓么?如果有,那么这该是条好消息:

      黑莓免费企业版服务器软件BlackBerry Enterprise Server Express正式开放下载,这就意味着干用了中国式致残的黑莓已5,6年的我终于可以首次体会到BES了,尽管其实没有它我也很喜欢简单实用的BlackBerry.

      在加拿大雪封的RIM的大门终于为中国朋友们打开了缝隙,是蓝坝,不是绿坝:)

      其实呢,还有听说电信版黑莓将于5月份正式推出商用,最终会推出黑莓9530和9630两款,至于9650还未上市所以不得而知,BES价格189元/月,BIS为68元/月。但不知道跟移动怎么接入,3G的实现什么也不清楚,似乎还是烧号。

      如果你不是黑莓用户,也不用着急去打酱油——

      看看就明白,无论什么智能手机只要安装了 BlackBerry Connect 或者是安装了 BlackBerry Built-In都可以和 BES  进行数据工作交互。

      让我么一起来PUSH MAIL!:)

      其实呢,更喜欢不插电的我很少关注这些伟大的高科技们的。不过呢,尽管无知的我有时认为科学很愚蠢,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它有时的确很有趣。呵呵,看看伦敦时装周上,模特们也开始喜欢坐着电动代步车来展示 New Power Studio的作品。

      就算滥用:)(下面来自译言)

    Geek comic

    "对不起,我们不能把皮萨当作附件给您电邮过去。"

    Geek comic

    我真地很担心越来越多的人们使用信用卡...,否则我们讨不到现金了。

    Geek comic

    警察:你的地址?

    小子:kevin@net.be

      

    Geek comic

    孩子:“你怎么光给我起了名字,没给密码呀?”

    Geek comic

    “他看见你的手提电脑了,问你是否可以让他查一下他烦的Hotmail邮箱

    Geek comic

    “我们肯定上了邮件列表了!”

    Geek comic

    “爸爸,我们怎么需要5个手指头呀?鼠标只有2个按钮呀?”

    Geek comic

    “爸爸,怎么不买这样的屏保呀?”

     

    Geek comic

    ...咖啡机坏了...

    Geek comic

    "F1! F1! F1!"

     

      F1有很多意思,别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