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Nov 8, 2012

    天大的事啊!

     

        必须誓死保卫

     

     

     

  • May 7, 2012

    痰的来处

    画出来用了很久,方法很笨,一点点蹴就;发现最近鲜有时间可以坐下来如此书写。
    结果就是能看出来这是从上面吐了一口痰下去,还是在下面看到上面吐了一口痰落下来么?
    费了半天工夫就是为了个“不明所以”

    有时觉得 意识形态最不同的第三世界街头小贩和世界第一大国家的主席言辞上没有区别。
    要知道总是标榜自己是正义化身的人往往会有个角落极端的邪恶;
    人们骗人前往往会先抛一句“说真的”或“不骗你”;
    小贩每天都在亏本赚吆喝,或者那位化身总会在出口前来句“天地良心”

    我们往往不知道选择后到底是更好还是更坏,
    许多人总是悲观着觉得自己站在高楼大厦的正中央等着那口痰下来,
    而另外一部分人被他们认为是邪恶
    这动机不明。

    所以大家不去想痰从哪里来,还是去想到哪里去吧
    你习惯洗澡的时候pipi么?至少不是caca.
    吐出的痰和pee出来的哪个更晶莹剔透?

    忒恶心,说别的

    于是不知道好坏的人越来越极端
    第二轮大选中史无前例的极右x翼的勒庞之女勒庞拿到了18.2%的选票,在蓝领阶层比萨克奇的拥护度更高。
    极左也拿到了15%,这个最初诞生左右的国家如今又走到了前面。

    奥兰德当选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身为左翼,但是作风更保守,但这保守却不是经济紧缩,而是保守以往,而口号又是变x革——可能没得说了,在不好的时候,人们总认为变至少还有机会——在危机时期,“左”传统上代表社会民x主力量,在经济上更倾向于促进社会x公平,这将天然为其争取支持。不过似乎无论是谁上台,我很早前关于欧盟分化预测都会趋近成为现实。

    分裂、混乱、极端、不信任,危机的四个孩子

    极右确实也很有道理,最后回归天然,不一定是坏事,所以有时候极右也代表自由。
    法国人是懒惰的,是向往自由的,不管如何,这些是简单的,甚至可以是轻松的。
    连法国服务生都可以傲慢地在客人的餐盘中淬上一口痰

    事实上我们才是在深水区里游荡,复杂的不能再复杂,方向不明确。有个想明确的,由因为路线问题牵扯事关重大被下马。以前好啊,士农工商各司其职,这么多年下来如何能不倒,因为早形成过公民社会,如今市场、政府、社会、法制和和在一起下锅,就好像一口phlegm.

    插播两条很多很多天前我记下来的,新闻联播里头“某某领导冒着蒙蒙细雨...”为什么我没忍住乐?

    凤凰的节目“中国更关心如何签署协议” 苏丹驻华大使萨利赫说,他可真直.

     

    我记得我上初一的时候第一周的外教叫做 萨曼萨.痰。 原谅我,我脑子里总是想着这个中文字。事实上,她温文尔雅,整洁靓丽。

     

  •   希区柯克不止在《救生艇》和《房客》里,也曾经自己想饰演一下浮尸,不过他觉得不保险,怕被淹死,我们在里面最可以看到“一个人不公正地受到指控”。看电影时,似乎有很多地人感受到憋屈不因“好人”被“坏人”残害,而是一个正常人被冤枉,被大部分人误解。人们在不知道实情的情况下,作出了判断。所以自古至今人们还是爱自由,自由就是可以不在乎其他的人的判断,自由比较保险,不会怕当下价值观判断下自身的符合以及主流价值观自己的跳跃。

      哈维尔与“宇宙塑料人”乐队的友谊缔结在无权者的权力中
      维也纳和布拉格一样是个舒服的人的气息极重的城市

      想象一下,美丽的多瑙河上,伴着圆舞曲,一具有着穆斯林面孔的尸体,可以体面的穿着,略显浪漫的死法;不同于警方,其家人先放出的消息是心脏发病安详去世于维也纳的家中。
      利比亚的卡扎非政权石油部长、前总理,曾叛逃出国的加尼姆浮尸于维也纳。

     

      维也纳是OPEC的总部,加尼姆是以前的副秘书长,有人怀疑他转移了很多卡扎非的金子到了这边,曾经的改革派——也正是因为他觉得改革无望才出逃——如今被现任政府认为与卡扎非关系甚密,归国他便不指望。昂山素季结束了抵制议会。

      有点哈维尔的波希米亚精神是会让一切更浪漫的,另外布拉格人很有趣,他们自己说捷克民族喜欢‘投降’,因为他们的国家太弱小,在强权面前不会去做无谓的抵抗,所以,布拉格这座古老的城市才得以幸存。

      全球贼本主义时代,与仍在努力争取公民社会的中国,无太多关联可就,过几天法国就大选了,而紧缩的政策 默克尔乐于继续看着他们让一些人看清本质是什么。

      哈维尔会对于以通过选票和取悦大众来获得权力抵触,在晚年谈到离开政治时:“通往理性、和平和公正的道路意味着许多艰巨的工作、自我否定、耐心、知识、一个冷静的视野,并且甘冒被误解”由此我什么也看不出来,这就对了,他最后还是吻别了自由。

      《黑镜子》里的最佳代言人反抗的政治的代表那个我实在忘记了名字的黑人同志,窗外的景色美么?

      石油部长是死在“水”上的

    you can blame me,try to shame me.
    And still i'll care for you.
    you can run around,even put me down.
    Still i'll be there for you.
    The world may think i'm foolish,
    they can't see you,like i can.
    oh~but anyone,who knows what love is,
    will understand.

  •  

     

      记得他还是部长的时候,我们接到他们发来的亲笔签名贺信,于是我便把他给留下来了,这是当时写的一篇大海报,现在看来也挺有趣的共x和国部长的character“这政x治我是看不透了 不过听说字可以相人 没想到这点世界上的人都看出来了,在英文中,character有两个解释:人品和字 The politics  couldn't been seen through, but its character testify to its own character.”

      你可以很容易的发现,中国各个城市的宣传口号就是在玩一个大的排列组合,大家都很喜欢“改革创新、开放和谐”,因为“创新”很重要的,一定要稍有区别还行。

      偏偏有个地区又滋毛——重山重水,重情重义

      哪儿哪儿都这么不一样?不喜欢按规则来,我们是不能够真心欢迎的。中国人只喜欢“创新”不喜欢“个性”

      然后再来个千夫所指,巧妙地用可爱的新闻刺中很大部分群众的兴趣点。不心虚也不一定不会想到用唾沫淹死,中国的第四大法宝,始终认为是第一大。

      为什么把人放到重x庆,好像他倒是很有这里生长过的国军气质。

      从小便记得这句表现国军的狭隘等种种品质的在战场上的对话,当时正在溃退,一名受伤士兵抓住另外一个逃跑士兵的腿“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吧!”结果一个甩手,被抓的士兵扬长而去。本是为了说明信仰才是最可靠的,人情淡薄便淡薄了。可中国自古讲究个情义儿子,生死关头同志和兄弟,我还是更喜欢后者。

      昨天,还是这个城市的人民这几天聚集了十万人

      可是对着这最终没有入选的,其实得票最多的,心中便就是这么认为的城市口号——

      重山重水,重情重义

      来说?

  • Apr 5, 2012

    太平小说

      京派小说兴盛起来是由于他回归了乡土

      那时候文化中心去了沪上

     

      左翼要为政治服务

      海派主张商品化

      而少有了政治压力,自由主义在京派中催生

      以至于影响了几代人的文化

      我们的上和上上辈人或者我的前半生甚至不知道我们本该是什么样的

      因为这挽歌式的文化冲击

      在雨后春风中,会显得特别的猛烈

      好似人们可以永远生活在挽歌中一样

     

      安贫乐道

      我本以为是古来的传统,从商人是下九流那时开始的

      其实算来,不过是一百年间的事情

     

      胡同里,难道就不能容下外出行走的大富贵么?

      显然不是

     

      在胡同里有田园牧歌?

     

      是从凤凰城飞来的沈从文先生

      从江南水师学堂走来的周作人

      还是已经出走的。谁出走了?

      谁也没有出走,一句没用的话。

     

      每个人都有理由田园牧歌

     

      京派小说来自湘西、来自鄂东山野、来自苏北乡镇,

      可是生于斯养于斯的孩子们没有机会体会

      到今天,可以看到绝大部分售货员,

      这个我的同学口中道来是:" 以前家里人如果出了个当商场售货员的是无比光荣的事情"

      他的舅舅便是如此,

      可是那是个靠历史绞动的大家伙,看似很慢,其实一旦开动起来,油脂也会干涸.

      我半个分句都没有说完,可以看到绝大部分售货员都是北京的时尚青年们,在他们身上都看得到黑箍,这是世纪的挽歌,一个时代的终结。

     

      理查德·耶茨也是个边缘人么?传世的文化为何总和苦闷围绕在一起?Rich很hard?

     

      边城,京城又何尝不是边城呢

      这个被边缘化的地方

      况且什么言语也说不出来

     

      不说这里的事情,而叫为京派

      达观自如,也兼容并蓄

      爷这个称呼,其实是渴望亲近与平等

      尴尬的称呼,爷们心中是希望真正没有人把别人当作爷,更不要当成孙子.


      在我记忆中的西单,没有一座高楼

      右起两家,是最奇怪的建筑,因为进去前要上左右两道楼梯,这是天府之国,小时候不知道,因为天府之国就是天府之国,所以要有条通往天府的阶梯。于是担担面便成了最美的食物,里面温暖带着光,窗外却很冷,于是不管世人到底怎么想,我便认为皆向往。对面的金店和羊肉泡馍,一样的热气腾腾,珠光宝气,暖光就像永远笼罩着他们......

      照片我摄自台湾

      特意挑选了一张有影子的,这样不至于消失

      现在,面向西面,悠然见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