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Se exhiben caligrafías chinas con frases más famosas de García Márquez en Beijing http://cctv.cntv.cn/2014/07/18/VIDE1405644845000311.shtml Calligraphy tribute to García Márquez, it's perfect, Congratulations to my good friends the curator Wenzhao and Yasef 

     

  • Jun 28, 2014

    今日小记

        二零一四年

        六月二十八日记六月二十七日

        小记

    第一件事

        今天在给一本长期供稿的少儿读物写文章,节令,关于中秋,北京为此有拜兔爷的习惯,一种百变的、换装的吉祥“人”物,写完我猛然发觉,兔儿爷不是还有个意思么?所以我会再尝试写个成人版的。我不会低估孩子们的信息接受能力,也许他们比我这种死板、落时的人都熟悉。

    第二件事

        今天晚上从朝阳门上了地铁六号线回家,人不多,不过没有我的座位。

        站在车厢中间,人不多,所以书包可以背在身后,我就这样靠在管子上,把杨奎松的书拿出来:“读史札记”,蒋经国留苏的故事,还有张学良与西安事变。尤其蒋经国在苏联的这段故事很有趣,我以前都不知道他年轻时候这么“可爱”,难怪可以解释得通他后半生的作为。

        东四站停靠、开车。比较瘦的一位专门在地铁上卖报的老兄,刚刚一步踏入了大门,迟疑了一下,或者有丝无奈,仍然操着熟练的腔调:”报纸卖了,看报纸!“

        无人相应。

        以我的角度,完全的160度余光,当时的我在想:“这是我大概熟悉的一个人或者一类人,他们几个已经这样的方式十多年了吧?进门那刻,我觉得他是不是也很没信心?或者那种孤独,或者对过去的依恋,他们可能也曾很风光,可以说可能是非常赚钱的曾经,虽然要卖报,只是需要适当放下面子。朋友亲人看到会不会看不起?是不是不是在自己出生的城市就可以,还是适应了......我一个大学同学的舅舅小时候光荣地当了售货员......我这么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多少有一些职业有关的因科技发展多少添了点暮色下的悲情骑士的感受,这是罗伯特说的,廊桥遗梦里我怎么总记得这句话? 不管如何,如今报纸没人买了,他会很失落的.....他到底该怎么办?不做这个还能做什么?我还没想到。也许只先这样看看"

        在短短十秒内经过以上的思考后,我重新让看书变得不是“读”书,开始跟上了张学良的节奏。

        卖报人看到无人应答,准备尝试下一个车厢,他需要从我身前走过,因为我没有把书包按照很多人时候那样拿在手上,我很抱歉的使劲向后靠了一靠,对我来说真的会有“紧张”。

        因此,我没法完全听清到他经过时候确实很洪亮的说的话。只是似乎是——

        ”你真是好!竟然还有人真正看(这样的——但我肯定他看不到书名,所以我应该听错了)书呢!“

        不过坐在我面前那一排的一半的人却一致使劲看我的书名,我被我刚才的思考和心里那股同心,以及已经绝尘而去地已经到了下一个车厢的卖报人的话震动了下。单独来看都是平常,这样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我真的变成了平行思维下地同情了自己。原来还是很象呵呵,这回不是因为职业相关,这回是一个生活习惯。

        好吧,我继续开始仔细看蒋经国,引人入胜。

        因为在此前我很快思考了下,我好像只是一部分死板,总体来说未来的新奇玩意对我的吸引力和因此的行动力具强,不学习和更新自己似乎会有一点点无趣,至少在某些方面,没必要那么悲情,可以象孩子们多学习,向未来学习,或者就自己创作。岁月漫长,心从来都不曾老,就为了那些有趣的东西保有突破自己的决心吧。为此,我是共勉的,希望卖报人和每个人都可以听得到。

        未来是开心的。

    第三件事

        有一段打车的路程,我招到一辆的士,对面冲过来一位约莫近四十岁的年轻女士,说:“一起吧,方向一样吧?拼车吧!”

        我还是不太习惯,不过她很“开朗”,于是我们分别坐在了前后排。

        我没有回头,也没有礼貌地通过后视镜寻找她,便隔空与她简单讨论了一下(事实上我是有些耳背的,无法完全记述)。最后我跟司机说把她放在一段主路和辅路的出入口外,这样我可以在公主坟盘桥就回家了。

        司机师傅很冷淡没有说话,也许不习惯或者不爱说话。偶尔听到后排女士自己跟自己有声音的嘀咕,身上没多少钱了也。

        准备放下她前,她其实觉得与预期有一点点心理距离,当然,此情境下可等同目的地距离。她拿出十块钱,我没有要。不是因为她的嘀咕,按习惯,开始就没打算要。等她下了车,我才正视着这位近四十岁的年轻女士,很放松地笑了笑,让她也放松,这事再简单不过,远称不上“大方” 。

        到了下车前还有2分钟,这期间司机对我特别的客气,友好极了。

        想了想,司机开始是不喜欢和我说话;这“大方”实际上并没有补回--全体出租车司机刚刚缺少的那部分收入。所以,大家开心的来源在哪里呢?

    第四件事

        最后,在网上看到一个叫做“海”的网友说:

        "刚刚路过一个路口,正好俩交警交接班,我分明听到一个在对另一个说:“你看我一伸手车就停下来了,像不像万磁王?”

  • Apr 8, 2014

    进入审核

    大海报的文章一大堆重新进入了审核阶段,暂时没法发送和查看已经发的大部分文章,等审核完毕最近会有更新:)

  • 我们无处安放的古老
     邱嘉秋 (Pico)

          天看iweekly,弹出来的广告是久违的法国军火贩子Dassault的"if we"—icedream的宣传片—有一伙人想把冰山化淡水,达索的3d系统以逼真虚拟体验和海洋和气象学信息科学仿真集成技术,简单说就是3D虚拟和科学模拟,让这设想接近现实。

          这是人家达索花了大钱的叙述纪录型广告,目的卖他那套我一直觉得有时代局限性而且基于销售目的想着讨好外行客户的怪异3d概念模型,非常贵,而如果用得好可以让你得企业省不少钱。

        就因为他是军火贩子 

        不过让我感兴趣的确实不是IceDream,总觉得把冰山化了淡水,人类会更加贪婪、无度。 顺网摸瓜,看到了Paris3D ,达索把巴黎在虚拟环境下历史重建。

         大家肯能用过google earth,我很喜欢。而Paris3D,他不支持我的Safari和firefox在64bit模式下运行,我只能观察除了3DVR,未来肯定还要结合移动互联网下的AR,3DLbs和newSNS,总之,他把历史的巴黎给了我们,光是这梳理就另人欣喜。

        不谈它和冰山化淡水之间谁对人类更有价值,只是觉得Paris3D很简单,意义大不大且不说,找坏处怎么也比他们造的“幻影2000”要简单。当然只要跟纳税人的钱无关,对追求利益为本质的公司企业来说,做什么都无可厚非。

        说这是军火贩子预备为自己脱罪的内心救赎是否太残忍,毕竟他还有动静。

        千年巴黎就这样变成了0与1,这么容易,让我们可以不再珍惜。

        看到我话锋一转了吧。看到外国月亮不用我来,你一定会想想自己的家乡。

        天涯咫尺

          顾恺之《女 史箴图》阎立本《历代帝王图》宋徽宗《五色鹦鹉图》顾恺之《洛神赋图》马远《寒江独钓图》昭陵六骏玉面人兽脸《永乐大典》《帝后礼佛图》青铜器象尊等等, 大英博物馆东方室青铜器、陶瓷、书画、玉器、雕刻品23000余件,敦煌盗宝第一人斯坦因功不可没;华盛顿弗利尔博物馆就有1200余幅中国书画,其实外 公蒋雨浓的画除了芝加哥有作为建筑物壁挂正式购买外,被非法带到美国都有百幅之多;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华夏地理摄

    美国纳尔逊博物馆

         中国文物到底多少流失海外,且慢咬牙切齿,想来想去,如果他们留在中国,也许命运就不止流失这么简单了,消失殆尽来形容,并不为过。

         做壁画保护工作的学者用过《左传·僖公十四年》中的“皮之不存,毛将安傅?”来形容壁画不能脱离洞窟环境。

    “飞鸽衔环窟”(中国学者对此命名严重不满)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根据档案资料对此窟进行了整体复原

         而“不可移动的文物”!记得有研究考古的专家自己说,如果说文物都不能移动,那全中国的博物馆很多都是盗墓贼窝,如何界定是个问题,而为何要移动亦是。

         除了柏林“飞鸽衔环窟”的远方复原,或者达索的Paris3D也给了我们些提示,我们的响堂山石窟在芝加哥已经跨越两地,让分属中国和美国的文物在虚拟环境下合二为一,两边的观众既可以看到真迹,也能看到全貌。     “作为中国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响堂山石窟,早已遭到持续多年的严重破坏。连续被盗的石刻陆续被各自收购。除了上世纪初开始的连续被盗外,五十年 代,南响堂是《峰峰工人报》的编辑部,很多石窟被用作编辑部的储藏室,第二窟的门已被石块完全封堵;最惨的是第四窟,窟内的造像被全部凿平,佛台被改成睡 觉的炕。
          到了今天,工业化带来的严重污染,污浊的空气、灰尘和酸雨对砂岩石刻的腐蚀性更是防不胜防。

      而两地的文物历史情 感纠葛,和各种说法的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争论,让佛祖头身分家已久。跨出了的这一步意义重大,“响堂山石窟:复原和还原”项目,07年,芝加哥大学东亚艺术 中心和北大获批,在响堂山石窟内开始数码摄影和三维扫描,对建的模进行纹理映射,把模型和照片对应到一起,实现真颜色和实感,完成三维模型。

        说到场馆复建,我要聊聊馆内声音

        王府夜曲

    恭王府戏楼

         拿戏楼来说,很多内容是我在国家图书馆的考古期刊上学习的。
         唱戏,当然在广场、厅堂、庙宇乐楼、瓦市勾栏、宅第舞台、酒楼茶楼、戏园或者自己家都可以;但是,听起来一样么?

         不同的剧种是需要不同的场馆的!我国传统戏楼内戏剧演出演唱为主,辅以伴奏。纵观历程,演出场所由室外逐步进入室内,对于戏剧的演出和西方歌剧不同,中国戏曲更适合在短混响状态下演出。为什么?

         长混响时间有长混响感,高丰满度。感到声音“温暖”是低频混响时间较长的结果,而“华丽”、“明亮”则要求有足够长的高频混响时间。在恭王府的测试显示戏 楼空场状态下观众席和舞台的中频混响时间均为1.3秒,坐满观众后室内混响时间约下降0.1~0.2秒,由此可估算满座情况下室内混响时间为1.2秒左 右。在此声环境下正适合观众听清楚演员的每一句唱词和伴奏的音节。这是中国戏曲。 

        高频混响时间与中频保持平直,以保持高音的亮度;低音要有所提升,使低音更丰满而增加温暖感。恭王府测试了挺温暖。 木装修,实木座椅,仅仅舞台上有地毯和布制帘幕,低频吸声较多,结果也是温暖。

        我觉得确实挺讲究的,下次做家庭影院的时候大家多多参考!

        古老,何处安放

        《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故事发生在江南,而“此处并非江南地,晓是琴萧伴雨来”

        成龙捐徽派建筑,就跟认养孤儿时,平时不关心的七大姑八大姨马上会站出来一样。这哥们向来爱打爱国牌,此次一定是无奈之举。跳过我们的文物保护能力是否合格,其实,民间人士想捐个文物,本身就是极难的事情,

        “从想捐文物,到真正捐成,我花了十年的时间。  我曾想给上海博物馆捐赠一个战国时期的青铜器,上面有错金银的花纹和文字,他们说不要,只要商周的;我 听说他们有个馆长是瓷器专家,又想投其所好,捐赠瓷器,但是他们的鉴定结果是“不对”,也不要。        我认为,目前制约私人捐赠的最大障碍,就来自于博物馆内部,真正愿意做研究的人太少了,体制也决定了他们没有多大的积极性接受民间捐赠。” 这是一位捐赠者的口述。 

        那咱就不求人,自己找地来做,便是有这么一位老大哥,在保定植物园一角辟地六十亩,老砖、老匾、南来木,远渡千里自江南来,复建小三十幢徽派古宅,包括明朝嘉靖年进士、绍兴知府江世荣的故居等。

    修好还需要时日,前些天过去小坐,拍了几张照片。

         这五哥一心都扔在园子里,大家坐在外头喝茶聊天之时,他始终目光跟随着湖边玩耍的孩子,稍微靠近就会大声提醒。可是这呼喊当地政府却始未觉醒,难道没发现这对当地来说是块不太费饲料的活肥肉么:)

         以这么粗鄙的词语来结束心有不忍,不过也该停笔坐听竹林箫声了。

          想来想去,总比美女航天员带文物上太空要强。或许我们能乐呵呵免着票,信步于清凉的洞窟中稍作休息。

          写多了没搂住,估计读到此句的人一定极少,又非如画中老梁一般雕琢精致。为此耐心,在此谢过了。

          完。

  • Jul 5, 2013

        祝贺爸爸再次击败国家一级棋士,记得以前作为社代表队主力,就曾力挫数名一级棋士,如今宝刀不老,这两天又比赛获胜。

     

         父亲书写改编诗一首,小叙象棋:)